关注我们:
首页 > Beauty > 时尚 > 何必要长大?

何必要长大?

表现得符合自己的年龄?当然可以。但别指望这位三十出头的成功女性穿得像她这个年纪的样子。


我觉得6 岁是我的人生的巅峰。


13 岁则是个尴尬的年纪。当时我满脸油光,戴着牙套,脸上的高光打得一塌糊涂。不过,30 岁的我也没好到哪里去——我留着新闻主播式的古怪短发,露着一口让茶渍染黄的牙。32岁的我,穿着49 美元的Zara 连衣裙走上红毯,甚至还被摄影机捕捉到里面没穿内衣。不过6 岁时的我长着金发,皮肤晒得黝黑而健康,穿着紫色裤袜,戴着同色系的闪亮发带,看上美极了。当时的我拥有自己梦想中的模样(极其可爱),拥有自己理想的小天地(我的卧室),还和镇上最受欢迎的人玩在一起(我的父母)。于是,就像高中球队的四分卫直到中年还喜欢玩橄榄球一样,我也一直都穿得像个大孩子。


背带裤?我有好几十条。哈伦裤?也有呀。圆领衬衫和娃娃裙?我买了一件又一件。不管博主们如何吐槽我的卖萌红毯装,我还是会挑选同样风格的衣服。穿着平底鞋站着内八字,穿着不像出席正式场合、更像去游乐场的日常装——我感到很舒服。


我从苗条的小女生逐渐变成了丰满(说得委婉点)的青少年时,就开始有了这种偏好。我的体形对我来说突然失去了意义,我觉得实在没有什么必要去拼命拉自己的牛仔裤腰。我没有去买一些合身的新衣服,而是仍然轮换着穿三件单品:极其宽大的印花布袋裙、粉色棉质长裤。还有船形领条纹上衣。穿着这些衣服去出席一个7 岁孩子的生日派对很合适——可我却穿着它们出席了我的高中舞会。我优雅苗条的母亲试过给我一些指点,她给了我一条黑色的长裤、一件透明的衬衫,还有一件有垂坠感的深蓝灰色针织衫。我却觉得,自己原本的打扮已经实现了最佳效果。我穿着自己挑的衣服时感觉超好,不过估计连Chicago West(侃爷和卡黛珊的第三个女儿)都会对那些衣服皱眉头。


虽然舒适感是极其关键的,但穿这些衣服并不只是为了舒适感,而在于能够颠覆他人的预期。我要是穿上最常见的白色褶边舞会礼服,看起来也会很性感。我穿着条纹连体衣,也能评论小说。可我穿着六层迷你裙时,没人会和我谈论政治。我是我们街区块头最大、最聪明的孩子。


我的事业开始有所起色时,我感受到了来自父母、宣传人员和评论人士的巨大压力,觉得自己似乎要开始表现得像个真正的成年人了。那些觉得名流(尤其是女名流)有义务在镜头前穿得得体,甚至还要有点性感的人猛烈炮轰的,正是我为人称道的真挚和自我意识。我不是个愿意迎合别人的人。虽然这听上去古怪有趣,但其实并非如此。我直接选择了能让我开怀而笑的服装。天哪,如果时间紧迫,我甚至能让Prada 给我准备一件巨大的蕾丝T 恤去出席艾美奖。大家都是我恶趣味游戏的同谋。


我偶尔也会试着穿成人风格的衣服。我会在The Row 的衣服大打折时狂买一堆。这些衣服往往非常紧,却能创造新话题。然后,我会慢慢地、有条不紊地重新穿回去年的那堆旧衣服:带褶边的花朵印花衬衫、弹力裤和平底运动鞋。如果我能骑着三轮车去上班,我绝对会骑的。


我经历了巨大的个人变化:身体的失控、令人绝望的公开分手,始终陪在我身边的是我的“童装”。在接受子宫切除手术之前,我在装饰着紫色褶边、像休息室一样的医院大厅里闲晃。手术第一晚,我是穿着芥末色弹力短裤、印着“I’m a very complicated child”(我是个很复杂的小孩)的T 恤独自度过的。我进入早期绝经状态时,穿着带星星和条纹的衣服。


最近,我的一位密友质疑了我的着装。他是个极其时髦的酷儿,还参加过节目《House of Style》。“你不可能会觉得你的衣服好看吧,”他以温和的口吻责备道,边说边卷起我带波浪花边的衣袖,“你的腰臀比例不错,却全被这裙子给遮住了!”他说如果我细心搭配衣服,以适合收入不菲的30 岁单身女性的得体方式来着装,与人谈话时就能把重点放在艺术和个人兴趣上,而不再会受到一些莫须有的批评。“你就告诉我,你为什么想穿这件衣服。”他说道。我哼了哼,然后飞快地把便士乐福鞋换成了荧光高跟鞋,嘴里却小声叨叨着有挑衅意味的话:“或许我就不适合光鲜亮丽的打扮。”第二天早上,我在黑暗中匆忙穿好了衣服,我特意穿了件芥末色的毛衣、一条黑色紧身裤和一双闪亮的靴子。


到了上班的地方,我的着装获得了好几个人的称赞,而我通常不太会受到这类有关时髦的赞赏。可是到了中午,我就感到自己的屁股像箍在一个柳条篮里似的,脚也疼得不行。在卫生间照镜子的时候,我几乎认不出自己。此外,破天荒地,当我听到广播里凯莉·克莱森高亢的歌声时,第一次没有想起舞的冲动。我孤身一人,闷闷不乐,急于想回到原本的身体里去。于是我去Creatures of Comfort,买了双正在打四折的Pepto 粉色玛丽珍鞋、一只同色系的钱包,还有一条印着蓝色花朵图案的不收腰田园风连衣裙。


我在店里立即把新买的衣服给换上了,用卡子把头发别起了两个小髻,接着顺着街道往前走,想去买袋软糖。


做成年人太难了,还不如让自己回归最年轻快乐的状态。


Lena Dunham,美国演员、导演、编剧、制片人,金球奖电视类-音乐喜剧类剧集最佳女主角,代表作《衰姐们》。


撰文/LENA DUNHAM 编辑/Jasmine 设计/石晓凌

被寸头的angelababy撩弯了!

angelababy杨颖的美,圈内外有目共睹。混血的她,脸蛋小,五官精致,大大的眼睛仿佛会说话。印象里,她一直都留着长头发,可就在刚刚,她分享了一组寸头照,剪发后的她棱角鲜明,硬朗十足。网友惊呼:果然女生酷起来就没男生什么事情了。

新垣结衣,你的复古风太过分了!

一大早就被“老婆”新垣结衣的美照勾走了魂,微博@这里是日本分享了一组日本《NYLON JAPAN》杂志中的新垣结衣的复古风照片,简直美炸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