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首页 > Beauty > 时尚 > 年轻的代价

年轻的代价

当Brooke Shields十四岁登上1980年2月的《Vogue》封面时,她开启了未成年模特的时尚旅途。从那以后,时尚杂志便疯狂地拍摄十几岁未成年模特,而这似乎也成为了这一行业公认的一种现状。没有人知道时尚界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滥用青少年劳动力的?行业中更没有人质疑这种行为到底是对还是错。

Gisele Fox、赵佳丽

(左)Gisele Fox为Dior 2018秋冬走秀

(右)赵佳丽为 Loewe 2018秋冬走秀


Kaia Gerber、Hannah Motler

(左)Kaia Gerber为Moschino品牌代言

(右)英国超模Hannah Motler为Zara拍摄广告


因为在商业模式的循环下,这些年轻的男孩,女孩们,正被这个行业剥夺了属于自己唯一的青春,并对此毫无察觉,而他们自身反而沉浸在这种模式所带给他们的名利中。但是是否所有年轻的模特都能像Brooke Shields 那样幸运呢?


Kaia Gerber 是如今模特界耳熟能详的名字,除了她有一位超模母亲Cindy Crawford,她个人在T 台上的表现也是可圈可点。当被问及到Kaia 16 岁出道是否过早的时候,Cindy 的回答似乎正是代表了这个行业的共识“在某些方便,她还是个孩子,但是作为模特,我觉得这是个正常年龄,因为我开始的时候也是这个岁数。”作为中国新生代模特代表之一的王新宇,她在2018年的秋冬共产出了27 场秀,堪称秀霸。正如她自己在采访中提到的那样“我觉得一半是自身的条件和天赋,一半是专业技能和努力。年龄不是问题。”


15 岁就出道的王新宇如今在中国模特界如同“明星”。“我觉得成为模特对我来说是个人生机遇,在我15 岁的时候在老家山东看到龙腾精英大赛的海选报名,家里人觉得我个子高劝我去试试,结果就进到北京总决赛,还拿了冠军,一些都在自己预料之外的。我现在特别感谢当初的这个机会,我现在还很年轻,但是模特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如果以后有机会参与到影视、娱乐之类的我也愿意去努力尝试!”


这对无数做着模特梦的青少年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诱惑,这是一个吸引人的行业,很难有女孩会拒绝。


今年秋冬的T 台,毫不意外地亦被许多年轻的脸孔霸占,除了Kaia Gerber 外,14 岁的英国小将Hannah Motler 更是成为了本季秀场冉冉升起的一颗新鲜星,一共走了28 场秀,还有16岁的Gisele Fox 亦是走了25 场秀。这些耀眼的数字的背后正是代表了这个行业对于“未成年”的钟爱有加,许多渴望出名的年轻女孩们亦是对模特行业趋之若鹜。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未成年女孩出现在时装秀台上?研究表明这跟时尚圈偏爱骨瘦如柴的0 尺寸息息相关。“这是一场数字游戏,”Elite World Group 的联合首席执行官Chris Gay 表示。“ 品牌每次的秀场需要四五十个女孩,秀服都是特别的偏小,大都是0 尺寸, 而谁才适合这些超小尺码的服装呢吗?”Gay 沮丧地说道。“ 只有尚未完成成长的青少年女孩。”


“并不会所有孩子最后都会变成明星。”Angus Munro—服务于Rick Owens 和Isabel Marant 品牌的资深模特选秀导演总结到“正如不是所有演员和歌手都会出名一样,并不是每个模特都会成功。”


更有越来越多质疑的声开始出现“ 这些年轻的小模特们真的适合这个行业吗?”虽然年轻一直是我们所崇拜的特质,也是时尚圈永远追随的标杆,年轻所带给我们的是无限的创作热情与对华服的表现欲,但是对于让过于年轻的模特来表现这一切会不会有适得其反的效果?让那些还没有步入高中校园,尚可被称作“孩子”的小模特们去展现的“女性姿态”能收到真正的积极效果吗?


“整件事就是骗局!?”

« 1 2 »

Plus size从夏季一路热到冬季

Plus size从夏季一路热到冬季,急速下降的气温降低了掌握这类单品的难度。叠穿和上下身层次对比的方法在冬日更方便打造。羽绒材质动感易塑形,而毛茸茸的皮草视觉上放大体积,在脸的周边搭配都很有造型感。快大胆穿上这些温暖的胖子们吧!

文艺女青年抛开固有思维

想象中的文艺女青年是穿着棉麻浅色系长裙的刻板印象还是戴着“啤酒瓶”框架镜的书呆子形象?抛开这些固有思维,在简约的轮廓上加上一点设计感,艺术印花或是几何图形,细节处不经意的流露出文艺韵味,夸张的刚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