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首页 > Beauty > 时尚 > 由表及里,我的十年

由表及里,我的十年

《三体》中的一句“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如同诗一般阐述了人与时间的关系。当然, 跟这个动辄以光年为单位的庞大命题相比,十年也许都称不上一瞬。然而对于每个人的生命而言,十年却又是如此扎实的光阴。站在这个本无意义的整数时间节点上,我们搭了个台子,借着腕表聊聊时光变迁,听一些人讲一些不太矫情的故事。

肖骁

2008年佩戴腕表:无

傻乐的大学时代虚度了太多光阴,

对钱都没概念(也没钱),对好表就更没什么概念。


肖骁

2018年佩带腕表:Audemars Piguet 全金皇家橡树系列腕表

虽然是价格不菲的金表,在泰国看着喜欢就买了,

而且也只是把它当作一件黄金配饰来戴,

常常忘记上发条,甚至有时连时间都是错的。


肖骁

《奇葩说》辩手

摄影/汤灵杰 化妆、发型/尹


不要祝我18岁生日快乐

由于拍摄对象是男生,化妆师只带了男艺人专用的那箱装备,里面没有双眼皮贴。极具综艺天赋的肖骁当场便故作娇嗔地说:“Come on,我要女明星的那一箱!除了假睫毛我哪样都要!”结果是助理临时去找人借了一副双眼皮贴,这才伺候好了我们的“少奶奶”。


这种情节如果放在其他男艺人身上,只会招来白眼,但是出现在肖骁身上,大概所有《奇葩说》的观众都会接梗一笑——这大概是肖骁最厉害的地方,一边做真实的自己,一边又有本事让你忍不住和他一起大笑。就好像,你问他十年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他非得先说“脸吧”,让所有人笑过之后,再特别认真地告诉你,他觉得自己现在变得特别矫情:“以前看问题特别简单粗暴,现在辩手做久了,想问题就会从很多的维度去思考,让自己变得特别不可爱。这简直是一种职业伤害。”


十年前肖骁刚进大学,那会儿没有糟心的事情,每天都乐得跟傻子似的。他说当初选播音主持专业,也不是因为有个做主持人的梦还是怎样,纯粹是因为自己成绩不好。这种走一步算一步、有些不管不顾的做派,一直推着肖骁向前走。尤其是最初来北京漂泊的那几年,即使四处到朋友家借宿,甚至住过集装箱里,他也没觉得有什么苦。“我就觉得能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就可以了,所以那会我对钱真的没有特别强烈的欲望。”


肖骁说:“遇上《奇葩说》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偶然的事情。”五季的《奇葩说》改变了很多人的人生轨迹,肖骁也许是改变得最翻天覆地的那一个。这一季,肖骁的身份已经是带队导师,虽然还是会捂住脸“娇嗔”,但捂脸的手上已经变得珠光宝气——几个金灿灿的大牌戒指,还有一块全黄金的爱彼皇家橡树腕表。他买这块表也没有经过什么深思熟虑,就是在泰国逛街的时候买的。甚至肖骁也不用它来看时间,连发条都常常懒得上,只是当做一个自己喜欢的黄金的配饰戴着。


上个月底,肖骁刚邀请了一众好友庆祝了自己的29 岁生日。他一进包间,就先讲了两件事情:“首先今天大家不要祝我18 岁生日快乐,因为我觉得29 这个数字特别好,我对得起29 这个数字。第二件事情,到了29 岁,我的重心,越来越想要放在自己身上,所以希望大家自己可以吃好喝好玩好,如果有谁觉得被我冷落了的话,那请你自己习惯一下。”

« 1 2 3 4 5 »

四季女人的品味体现

香水其实就像女人的味道名片,公开昭示了主人的性格。选择所使用的香水就像选择读一本书,看一部电影,是品味和兴趣的体现。

音乐节着装仪式感,更像一种生活方式

在音乐节上,不管你喜欢什么样流派的音乐,无论是绑着头巾穿着长靴还是顶着爆炸头穿着喇叭裤,每个人都能找到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那款风格,音乐节着装的仪式感总是十分重要的。在如今,音乐节的存在更像一种生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