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生活 > 美国艺术家Brecht Wright Gander

美国艺术家Brecht Wright Gander

“我的作品是许多东西碰撞的结晶。”美国艺术家Brecht Wright Gander非“学院派”出身,其作品反映了如今颠倒错乱的世界,以野生的气质独树一帜。

Brecht Wright Gander

摄影:Max Burkhalter


Brecht Wright Gander

“材料实验是我创作的一个重要部分。”Brecht Wright Gander以一个建筑学徒的身份探索材料、工艺与设计。他将功能性视为审美的基础,而广泛的好奇心则激发了他以研究为导向的艺术创作实践。他的作品Illumination Machine #1落地灯就出现在本期王霏霏封面大片中。


从左至右:Ode to the Wrong Angle Table、Pretty in Pink Lamp、Rhythm and Flow Console

从左至右:Ode to the Wrong Angle Table、

Pretty in Pink Lamp、Rhythm and Flow Console


(左)Flow Center Table、(右)Yo Burri!

(左)Flow Center Table、(右)Yo Burri!


Flow Center Table

Gander的Flow系列桌几,是用链锯从泡沫聚苯乙烯上切下而得的大块桌子,用玻璃纤维覆盖,再涂上虹彩变色树脂后产生变幻流动的彩色纹理,才创造出这华丽又“无政府主义”的作品。


Yo Burri!

Yo Burri!落地灯的创作灵感源于意大利艺术家Alberto Burri,这个设计也是对著名艺术家、贫穷艺术先驱Arte Povera的致敬。Gander的灯具设计总能带给人不可思议的感受,一件件灯具都像是经历了“变形记”,在保持其功能的同时改变了人对它的认识,从而重新塑造了家具的拥有者与灯之间的关系。


编辑/吕旻 设计/Vivi.Z 图片提供/Objective

旗袍百年,一场关于女性的梦

当巴黎女王可可·香奈儿于1920年代在康朋街31号让小黑裙风靡西方世界的时候,大洋彼岸的中国也有一种新的服装样式正在成为主流。

用时装为爱恋下注解

社交隔离常态化的现在,爱在距离的阻碍下更显难得和珍贵。无论是爱本身,还是时装界在后疫情时代逐渐回归理智与情感的浪潮,都在表明一件事:爱是和煦阳光下的花朵,更是惊涛骇浪中的驳船。5个爱情的意象,成就5个时装的传奇灵感,爱与时装的连接一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