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首页 > Beauty > 生活 > 生活是适应

生活是适应

Selina宣布和阿中离婚,媒体对这场原本王子公主式的幸福婚姻为何破裂到不可收拾,进行各种分析,甚至有人认为Selina受伤后长时期复健,使夫妻间的性事失调。而他们的离婚宣言,则让我们窥见了,婚姻、爱情和生活不可同日而语。


回顾两人各自公开的“离婚宣言”,我脑中弹出一个句子:“恋爱不是生活,婚姻却绝对是生活。”看样子,凶手是生活。


每次夫妻俩出门,小乖总一切就绪站在门口等,约15分钟后,他老婆才一脚踩着没扣好的鞋子,一手提另一只鞋子出来。生活是门妥协的艺术,所以小乖温柔地对老婆说:“不要急,你慢慢化妆。”这么体贴的态度换来老婆一句话:“你没关系,我有关系。你知道有个人老站在门口等我的压力有多大吗?”


大丙20岁爱上马拉松,一跑10年。婚前与小娟交往,小娟受他影响也跑,不过结婚后,大丙一人跑。某天大丙跑回家,见小娟臭张脸问他:“周休两天你跑两天,年度休假去日本,你跑三场马拉松,想过我吗?”“想过呀,”大丙理直气壮地回答,“跟我一起跑,身体健康。”小娟从不爱运动,婚后,她的生活里开始有孩子,不想再跑了。那么,大丙没有错,小娟呢,未免不够体谅?唯一拉近差距的方法只有妥协,偏偏人有的时候,真难妥协。


生活里最惨烈的现实首推家族关系,小惠恨过年随着老公佳佳回彰化公婆家,从除夕到初一,她做菜烧饭,洗碗刷锅,忙得没停过。连续七年,去年终于忍不住问:“为什么都是我一个人忙?”“当媳妇,一年忙两天,将就点。”“你妹妹、你弟弟为什么从来不帮忙?”“我们家以前都是我妈忙,他们习惯吃现成的,现在有你,我妈轻松点。”“你妈当然可以轻松,不过为什么忙的变成是我?”所以小惠不肯随老公回婆家了,这下子万一佳佳控制不好情绪,随着发飙,事情想必无从解决起,幸好佳佳求了半天,勉强说服小惠,可是明年呢?


生活中的琐碎细节太多,拿我家来说,老婆恨我球鞋的异味,因此我一进家门便得将球鞋摆到阳台去。我恨书架上堆满不是书的东西,我老婆偏喜欢把她手边用不着的东西往我书架上放,她说反正你书架还有空位。


最最可怕的是抽烟,交往时她从没挑剔过我抽烟,婚后我先被迫去厨房的抽油烟机底下抽,我是油烟。接着被赶到阳台抽,我是厨余。她再抱怨我在阳台抽烟把晒的衣服熏臭了,要我到楼下去抽,我是污染源。那时我家在二楼,几星期后她打开窗对下面的我说:“你的烟味飘进屋子了。”很好,接下来我得走出小区,趁绿灯走到快车道中央抽烟,这样她会不会满意?


不能不再提一件事,我喜欢自己买衣服,运动型的衣服,最恨卡脖子、束腰拴屁股的雅痞打扮。我老婆爱买衣服,顺便也爱替我买,而且非把我搞得像棵三月的樱花树不可。现在我早忘记买衣服的乐趣,对于有时候自己长得像樱花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婚姻,在扣除了爱情之后,只剩下一个原则:“生活是让你去适应,而非让你去选择。”

Vol.76 METROER本周关键词|踩雷——姐妹我劝你,这个雷坑你别蹲!

要说到“踩雷”,编辑部的小编们都跃跃欲试、试图抢麦发言,无论是拔草了网红店、网红单品,抑或是怀着好奇心拔草了某些中看不中用的东东,期望的与实际体验大相径庭,忍不住吐槽!今天就盘点一下METROER GIRLS的踩过的“雷”,也欢迎踩过“雷”你在评论区踊跃发言~

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是“打飞的去重庆,只为了一顿火锅。”

前些日子,看《妻子的浪漫旅行》,节目里有谈到一个话题:“迄今为止,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谢娜和张杰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是在事业的上升期去国外留学。程莉莎和郭晓东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是在农村举行婚礼。应采儿和陈小春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是在一万米的高空跳伞。颖儿和付辛博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是蹦极挑战澳门塔。你做过最疯狂的一件事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