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首页 > Beauty > 明星 > 彭浩翔,戒不掉的弱势女性形象

彭浩翔,戒不掉的弱势女性形象

由彭浩翔编剧、导演,余文乐、杨千嬅领衔主演,原班人马再度集结打造的都市爱情电影《春娇救志明》已上映。时隔八年,余春娇与张志明的爱情上升到了另一个高度,而一向是港片“怪咖”的彭浩翔,虽然继续保持北上作风,以迎合更多受众的口味,但他对电影的坚持始终没变。

都市爱情电影《春娇救志明》

都市爱情电影《春娇救志明》


彭浩翔

彭浩翔


在当今的香港影坛,彭浩翔虽不是最卖座的导演,却算是一股中坚力量。十几岁就用兄长的摄录机完成独立短片的他,这么多年用“怪趣味”打造了一部又一部黑色幽默元素浓厚的港式电影。回顾他的作品会发现,在他的电影中,不管是黑色幽默、悬疑打斗还是反映香港现实,故事中都有一个最重要的存在—弱势女性角色。她们承担的不仅仅是电影中女主角的作用,更代表了一种对社会现象的表达。彭浩翔何尝不是在用一种极致的隐晦来表达女性在现实中的真实地位?这是一种让人不敢直视的事实,也是他的电影备受女性观众喜欢的原因,因为影片中的角色就有她们的影子,即便这个影子正在被压迫与嘲讽。


从2001年的导演处女作《买凶拍人》,到今年再以IP电影《春娇救志明》回归,十几年的时间里彭浩翔以几乎每年一部的高效率诠释着他心中的电影和女性形象。从为了购房梦想而疯狂杀人的邓丽嫦(《维多利亚一号》,何超仪饰)再到拥有“爆炸嘴”绝技的徐家欣(《低俗喜剧》,陈静饰);从身患哮喘病却为了接近意中人而学吸烟的余春娇(《志明与春娇》,杨千嬅饰)到有恋父情结的神秘少女张碧欣(《伊莎贝拉》,梁洛施饰)。彭浩翔的电影在反映香港当下问题(戒烟令、楼市崩盘等)的同时,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都是这些女性角色。这些女性角色要么是在情感关系或者社会关系中处于弱势,不断遭受来自男性的压迫跟剥削;要么是接受过高等教育,高收入又有社会地位,但对男性来说却过于强势,甚至是咄咄逼人的,因而受到男性的鄙夷。她们是众多香港女性,甚至是中国女性的缩影。


在“春娇与志明”三部曲的第三部《春娇救志明》中,春娇就是这类女性中的一个。从相识到相恋,八年的时间,春娇与志明经历了爱情的各个阶段,有相爱相杀的部分,有半路杀出情敌的桥段,到了第三部就是春娇拯救“大男孩”志明。从第一部的香港本地性,到第二部的北上(加入杨幂、徐峥),再到第三部深入到婚姻与生育问题,彭浩翔想表达的就是那种对弱势女性戒不掉的关注。春娇为何放不下志明?因为志明的一句“我不能没有你”就再次妥协?还不是因为,就算在身份与社会价值上春娇是与志明平等的,但在情感面前爱得更多、老得更快的春娇依然是弱势者。这种弱势,正需要电影的升华来唤醒关注。在拍摄《春娇救志明》时,杨千嬅说“爱就要学会拯救,这是两性关系的重要学题”。余文乐也说“八年和角色共同成长,我们都明白每一段男女关系里,人们都会改变”。这是彭浩翔要教会大家的,也是他一直在探讨的。弱势的女性形象,到底该如何救人并自救。

« 1 2 3 »

卢靖姗,未来可期

相识多年的化妆师说卢靖姗“ 精力旺盛,到哪儿永远都在旁边跑”,是个“野孩子”,对于这一点,她欣然接受,棕色的深邃双眸笑得圆月弯弯,“京哥叫我疯婆,因为我太喜欢开车,哈哈哈!”一直是墙外开花墙内香,回国临危受命接拍《战狼2》,一跃成为“55亿票房女主”,野孩子也有春天。

“妙女孩”时尚模特Dilone

Dilone 曾为众多品牌走秀,担任过维密天使,还曾与吉吉·哈蒂德(Gigi Hadid)和卡莉·克劳斯(Karlie Kloss)共同为范思哲拍摄时尚大片,但她却从不对自己的日常工作过于苛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