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首页 > Beauty > 明星 > 重塑规则的好莱坞甜心

重塑规则的好莱坞甜心

女性在我们社会中的角色一直是个问题。如今,“好女孩”角色的存在至关重要。它以某种方式回忆起沉默的反叛者的忧郁,她既强壮又优雅,能够参加战争,争取独立或成为她所在领域的知名人士。好女孩是尊重和重塑规则的不守规矩的女孩,她们了解自己的价值并实现不可能的事。经过几十年的现代历史,我们观察到了许多“好女孩”心态的表现。

上午11 点22 分, 洛杉矶消防局接到了一名25 岁女性的医疗紧急求助电话。几个小时之后消息便传开了,被带去Cedars-Sinai 医疗中心的住院年轻女性实际上是美国甜心和迪士尼明星Demi Lovato。Lovato 以公开承认存在药物滥用问题而著称,她也一直是对抗好莱坞娱乐业压力的维权者。



痛苦的现实、有限的个人自由、紧张的行程表以及对现实的控制的缺失,这些叠加在一起约等于一条走向自我毁灭的陡坡。作为这个时代的女演员或模特有着比从前更多的意味:她们需要成为是一个角色和生活方式楷模,而这要归功于社交媒体的曝光以及随之而来的漫天评论 —— 坚持自己是一件不能再难的事。


这种趋势愈演愈烈,并影响了娱乐行业的诸多“好女孩”。想想Taylir Swift,她和Calvin Harris 分手这事儿让她变了个人,同时这位女歌手和说唱歌手Kanye West 之间又总是“争执不断”。Swift 在她的专辑《Reputation》中扮演了“一个坏女孩”,唱着《看是你逼我的》《随你怎么说》,该张专辑大获成功,但也引得人们开始思考,在这些行业里的好女孩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女孩的形象是在不断发展的。 Reece Witherspoon有想过她在《月亮上的男人》中的首次亮相将让她成为众口相传的好女孩之一吗?她并没有这样的意图,但同时她也规避了坏女孩的形象。那么Emma Waston 呢?她暂别演艺圈去完成布朗大学的英语文学学位,也表明“坏女孩”和“坏蛋”女孩之间是有界限的。好女孩的“模样”是一种态度。做一个好女孩是一个声明,有力得就像宣称“我要做个坏女孩”一样,前者所要求的奉献与付出和后者同样多。


将一个人归入“好女孩”的行列,背后的原因常常简单明了:或许是她的头发,或许是她的演讲,又或许是她熨烫得整整齐齐并且扣子一一扣上的衬衣。时尚绝对是一种让人“成为”一个好女孩的途径,或者至少看起来像是有效的一种方式,尤其时尚和魅力是总被捆绑在一起的两个词。延续这样的衡量标准,Gucci 的AW2018 系列中空灵的“预科生”形象,浪漫而忧郁,将这种“好女孩”的氛围带入了一个全新的层面。多年来,许多像Prada、Chanel 这样的品牌也一直在玩弄一个“所谓的女孩”的概念,并从最近开始尝试进行从“好女孩”到“叛逆”的形象革命。


Lana Del Rey 是将“娃娃脸”形象运用到无辜的色情女性形象中的一个歌手,她的做法带来了一种脆弱和危险的诱惑。她的专辑用叙事的方法讲述了欲望和限制的故事,这些故事悲惨又具有争议性。这个概念同时伴随着一些神奇的吸引力,与《爱丽丝梦游仙境》类似,“好女孩”在不忠和悲伤的现实世界中迷失了,但又进食了另一个让她变得更强壮的药丸。她寻求逃避现实,帮助她成长和克服困难时期,直到她发现自己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 1 2 »

渡边直美,胖女孩的高光时刻

身高1米58、体重107公斤的渡边直美,放在任何一个国家的娱乐圈都会是一朵不折不扣的奇葩。尤其是以胖为原罪的时尚行业——瘦骨如柴的纸片人儿站在鄙视链的顶端,穿6码服装已经不配在这片领地里生存,但是渡边直美,就像一头大象一样横冲直撞地闯了进来,引起轩然大波。

12岁的李嫣,跟你想象的也许有些不一样

李嫣像阳光,给人温度和能量。这一切光与热的来源,是十余年来,源源不断围绕在她身边的爱和关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