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首页 > Lifestyle > 时尚 > 科技遇见时尚,一场结局未定的谋杀?

科技遇见时尚,一场结局未定的谋杀?

在思考这个选题的时候,我想起《木兰辞》里无限傲娇的结尾:“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其实当年我就觉得这句话特悬疑,比如,在虚拟现实无限渗透真实世界的现在,你购物车里的所有衣服很可能出自同一个智能电脑程序,而效果图上的模特只是根据你的喜好设置出的虚拟人物,并不实际存在。

说“时尚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并不完全是为了博眼球。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你也许在欣赏美好肉体的时候没注意到这次维多利亚的秘密秀上出现了一件3D打印的“冰雪女王”内衣;权志龙玩得倍儿爽的Chanel赌场里模特们穿的经典菱格外套罩了一层3D打印的“网纱”。时间倒退,如今赫赫有名的荷兰怪才设计师Iris van Herpen早在2009年就以“行走的木乃伊”全3D打印系列一举震惊时尚界,后来大表姐刘雯还穿过他一件几乎只遮住关键部位的骨架裙引起了微博上不小的骚动。想象一下,在不久的将来,3D打印机可以在短时间内制作出完美贴合体形的各种衣服,并且可以根据个人喜好调整颜色、长短、面料、装饰……这算是高级成衣?高级定制?以后的时装还能不能遵循一百年来的规范,或者它将从一小群人的特权稀释成大众快速消费品,最后沦为沃尔玛货架上让人兴味索然的过气玩具?


Hussein Chalayan在2007秋冬季的巴黎时装周上,展示了一件借由LED(发光二极管)技术制作而成的梦幻衣衫,成为了当时人们的向往。


Loewe2016春夏系列运用了大量的透明塑料材质,让整场秀散发出了浓重的科技味道,而这也正是设计师Jonathan Anderson对新材质的一次挑战。


事实上在2016年春夏巴黎时装周上已经有一位先锋派设计师Hussein Chalayan向我们做了堪比魔术的示范:一件风衣在水流冲刷下慢慢溶解成一条礼服裙。看得我脑中一片空白,来回播放的只有一句特不时尚的话: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相比这位大神,更接地气的设计早就被潮人们穿遍了,比如TFBOYS穿过的刘思聪的发光外套、大黑牛李晨穿过的吉承的发光翅膀卫衣、教主黄晓明穿过的发光鞋,等等。别笑人家技术稚嫩,从猿到人也就一步之遥,“咻”一下很快的。

« 1 2 3 »

“卸下重负”迎接春天

脱下厚重的外套,轻盈自在的春日已来。需要应对多变天气的同时想时髦的心思自然不减,那就让高颜值雨衣、飘逸的缎面裙、舒适的乐福鞋与点睛一笔的金属耳环伴你迎来这个“卸下重负”的春天吧!

春夏配饰亮点,看这里!

春夏配饰亮点,看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