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时尚 > 在泳池边,为自由而战

在泳池边,为自由而战

很多在今天看来一些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一些理所当然的存在,背后的故事可能都没有那么简单。不管是运动还是海边玩耍,穿着一件合身的泳衣或者一套花纹好看的比基尼,早就不是什么难事。没有人会因此惹上麻烦,也没有人会随意评论是否裸露过度。男士泳衣的发展非常平稳,随着对于功能性的追求,随着面料科技的进步,一步一步到了今天。但女性为了今天这种自由,已经在泳池边奋斗了百年。

美国著名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年轻的时候,多次站在最高法院里,试图让傲慢的男性大法官相信,女性依然在社会中因为性别而受到歧视。她说:“我不要求性别特权,我只要求人们把踩在我们脖子上的脚拿开。”女性泳衣这一百多年的发展,体现着女性一直试图摆脱人们踩在自己脖子上的脚,这个“脚”就是传统道德,是男权主义,是根深蒂固的区别对待。百年来,勇敢的女性一次又一次站起来,为了自己的权益而战,打破传统,建立新的秩序。多亏她们,我们今天才能自由自在,畅游在泳池之中。


在泳池边,为自由而战

摄影/Helmut Newton


被捕的安妮特

很多人认为泳衣最开始诞生于18世纪的英国,因为那时候非常流行到公共浴池里泡澡,同时公共浴池也是重要的社交场所。于是在18世纪初,女性们穿着沐浴长袍出现在欧洲各地的公共浴室里。当时流行的沐浴长袍大多数用羊毛、法兰绒制作而成。跟已经在泳池中自由游泳的男性不一样,质地厚实的长袍在吸过水后变得无比沉重,女性在水中几乎无法移动。有些沐浴长袍在下摆的地方还带有金属链条,为了进一步加重衣服,让衣服在水流中不至于飘起来。不管是羊毛还是法兰绒,在湿水之后都不会透显出包裹之下的身体,这就是为什么当时采用这些材质的原因。总之,所有的设计都围绕着“怎么让女性在水里看起来也很得体”,而不露出任何一寸肌肤。


Amelia Bloomer画像、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Annette Kellermann

(左)Amelia Bloomer画像。

(右)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Annette Kellermann成为

世界上第一位尝试横渡英吉利海峡的女性。


1920、1930年代在沙滩上看到正装不是新鲜事。

1920、1930年代在沙滩上看到正装不是新鲜事。


这样沉重的衣服没有流行很久,就被一种叫做布卢默(Bloomer)的灯笼裤所取代。极力推广这种裤子的是女权活动家艾蜜莉亚· 布卢默(Amelia Bloomer),她主张简化女性的服装,“女性的服装应该要符合她的想要和需要。它需要被立即改善以达到健康、舒适与有用;此外,它也不该失去用来打扮、装饰个人的作用,这具有仅次前者的重要性”。这其中就包括泳衣,当时已经有女性将灯笼裤直接穿到公共浴池中,面料也渐渐轻盈,女性泳衣革新又前进了一步。


到了20世纪,女性更多地参加到了各种运动中,其中也包括游泳。澳大利亚游泳运动员安妮特· 凯勒曼(Annette Kellermann),世界上第一位尝试横渡英吉利海峡的女性。1907年,她在波士顿的海边游泳,随即被波士顿警方逮捕。而逮捕安妮特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她在游泳的时候穿着了合身的连体式泳衣,这样的泳衣在当时被认为有伤风化。这一举动激怒了所有喜欢游泳、热爱游泳的女性,于是她们追随安妮特的脚步,纷纷穿上了紧身连体泳衣。从此之后,女性终于在水中摆脱了沉重繁复的泳衣,再不需要忍受厚重面料紧贴皮肤之后的不舒适,再也不需要为了不让自己的裙摆飘起来而穿着铁链下水。安妮特的被捕,反而让女性泳衣自由运动更加高涨,因此她也一直被认为是女性泳衣发展史上的先驱。


« 1 2 3 4 »

为什么秀场上的模特很少微笑

​在刚刚落幕的2022 春夏时装周上,Chanel 的一场秀,被创意总监 Virginie Viard 形容为是一场对令人怀旧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时尚发布会的怀念。她让这些漂亮高挑的女郎效仿彼时秀场的 Chanel 女郎们,迈着轻盈、自信满满的台步,潇洒地走至T 台尽头,随后怡然自得地对着台下不停闪着闪光灯的镜头露出了充满魅力的迷人笑容,这令人一见倾心。秀场外、屏幕前的我们,在目睹这场重新拥抱笑容的秀场时,不免也勾起了旧日回忆,也不禁再次感叹如今早已被时尚圈人士视为陈规的现象——当模特在秀场上行进时,她们几乎各个都是高深莫测的“高冷脸”,似乎从不微笑。

欲滴

红与绿,从来都是色彩家族中地位不可撼动的王者,这份明艳与直接,美得不由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