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时尚 > 在泳池边,为自由而战

在泳池边,为自由而战

很多在今天看来一些再普通不过的事情、一些理所当然的存在,背后的故事可能都没有那么简单。不管是运动还是海边玩耍,穿着一件合身的泳衣或者一套花纹好看的比基尼,早就不是什么难事。没有人会因此惹上麻烦,也没有人会随意评论是否裸露过度。男士泳衣的发展非常平稳,随着对于功能性的追求,随着面料科技的进步,一步一步到了今天。但女性为了今天这种自由,已经在泳池边奋斗了百年。

Carrie Fisher 饰演的莱娅公主身着金色比基尼现身

Carrie Fisher 饰演的莱娅公主身着金色比基尼现身。


比基尼与电影

电影和电影明星,让比基尼被更多的人认可,最终成为海滩最常见的一种泳衣类型。这其中要数法国性感女神碧姬·芭铎(Brigitte Bardot)最出位,她在1953年的戛纳电影节期间,被拍到穿着比基尼坐在南法每一个海滩边晒太阳。每一个海边,她都穿着比基尼,不惧目光,独自美丽。这大概就是法国女人,不管你如何看待,她们永远都只做最舒服的自己。在大洋另一端的美国,也有不少好莱坞女明星为比基尼站台,包括玛丽莲· 梦露这样的大明星。但即使这样,当时的报纸也还是写道:“任何一个得体的女性,都不应该穿着如此暴露的比基尼出现在公共场合。”


身着比基尼的法国传奇女星Brigitte Bardot

身着比基尼的法国传奇女星Brigitte Bardot。


1960年,乌苏拉· 安德斯(Ursula Andress)作为第一任邦女郎,穿着比基尼出现在007系列电影《007: 诺博士》(Dr. No)中,成为比基尼在大银幕上具有史诗级意义的亮相。当安德斯穿着那身白色的比基尼从海水中走来,她立刻成为无数人心目中最经典的邦女郎形象,也拉开了1960年代的性别运动序幕。而这件装饰着一条军用皮带的白色比基尼,在时装史上也被认为是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比基尼。那种强势又性感的女性形象,宣示着女人的力量,和穿衣的自由。2002年,哈利· 贝瑞(Halle Berry)再次在电影《007: 择日而亡》中演绎了一个比基尼造型,这次的比基尼换成了明艳的黄色,腰间别着白色刀鞘,依然让人感受到了某种毋庸置疑的力量感。


另外一个电影中经典的比基尼形象出现在《洪荒浩劫》(One Million Years B.C.)中,性感的女主角拉蔻儿·薇芝(Raquel Welch)穿着皮草做的比基尼在海滩边奔跑。天真性感,以至于她的这个形象,最后都要比电影本身还要有名。这都要归功于拉蔻儿· 薇芝几乎没有瑕疵的美好身材,在1970年代,她也被《花花公子》评为最令人渴望的女星。《星球大战》中也有一个经典的比基尼造型,来自凯莉· 费雪(Carrie Fisher)饰演的莱娅公主。那件金色的比基尼,在好莱坞戏服设计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电影明星们为了能够穿着比基尼自由在海滩活动,做了对抗公序良俗的斗争。而电影在更加长的一段时间里,持续打造着经典的比基尼造型,潜移默化中让比基尼更加“日常化”


« 1 2 3 4 »

我们能否逃离理想审美

无论是西方故事中上帝创造的美丽夏娃,还是中国传说中女娲捏泥人,女性在文本叙事中被描绘成了一种超脱了肉体凡胎的存在,被寄托了美好的幻想。在真实的现实中,作为个体,女性在多数情况下都是处于被审视的地位,而这种审视的主导权并非单纯局限于异性,也来自女性同胞本身,且标准从最初原始社会中与生育能力、健康有关,逐渐转向了以“美”为名的理想形象探讨,从而衍生出了对女性的长相、身材、着装、习俗、文化等议题的思考。但需要注意的是,被人人追捧的“女性理想审美”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它被裹挟于时代浪潮里,也被置入了文化语境中。需要认真反思的是,我们能够逃离所谓的“理想审美”的束缚吗?​

如金

黄金穿越时间,串联记忆,经过岁月的洗涤,不仅色彩不会褪却,反而愈发熠熠生辉。寄望那些闪亮的日子亦能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