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时尚 > “丑”时髦“统治世界”

“丑”时髦“统治世界”

在传统意义上,美与丑是一对反义词,“美”之所以被视为美,是因为有“丑”的参照,假如说“美东西”可以陶冶情操,那么“丑东西”呢?“丑”似乎总是被界定为“美”的反面而遭到批判。在样样都可以拿来大做文章的时尚界,美与丑不再具有特别的评价意义,而只是被视为一种现象的存在。既然有“审美”,自然就有“审丑”,于是 Ugly Chic 应运而生,它成为了一种时尚流行的文化现象。有趣的是,它的评判标准并非固定不变,而是随时代更迭而变,自有其新意。其实 Ugly Chic并不是啥新鲜事,只是近年,“真香定律”在时尚圈大行其道,愈演愈烈,大有“统治”之势。

在传统意义上,美与丑是一对反义词,“美”之所以被视为美,是因为有“丑”的参照,假如说“美东西”可以陶冶情操,那么“丑东西”呢?“丑”似乎总是被界定为“美”的反面而遭到批判。在样样都可以拿来大做文章的时尚界,美与丑不再具有特别的评价意义,而只是被视为一种现象的存在。既然有“审美”,自然就有“审丑”,于是 Ugly Chic 应运而生,它成为了一种时尚流行的文化现象。有趣的是,它的评判标准并非固定不变,而是随时代更迭而变,自有其新意。其实 Ugly Chic并不是啥新鲜事,只是近年,“真香定律”在时尚圈大行其道,愈演愈烈,大有“统治”之势。



在《麦克白》的第一幕中,三位女巫曾经大声呼喊:“美即丑恶,丑即是美。”


尼采曾提出这样的观点:在美之中,人把自己视为美的尺度。作为视觉动物,我们在评判一件出现在视野中的物体或人时,会基于自己的标准,迅速地为眼前的事物下达一个最初的印象,“美或丑”就是最直接的评价。


单从词面的意思来看,“Ugly Chic”就是一个非常奇妙的词语,“Ugly”是丑陋的,而“Chic”是时尚、流行的,既然是“时尚”,其潜台词中自然也包含着“受欢迎和推崇”的意思,于是“丑时尚”就衍生出了“丑东西俘获人心”的意义。


西方时尚界认为“Ugly Chic”作为一种现象的专有名词被提出可以追溯至 Prada 1996 春夏“平庸的怪癖”(Dubbed Banal Eccentricity)系列。彼时,被誉为“潮流引领者”的Miuccia Prada 献上了一季风格独树一帜的女装系列,其另辟蹊径体现在这一季配色的独特之处——将“令人恶心”的鳄梨绿、“肮脏浑浊”的黄棕色、“锈迹斑斑”的茄子紫,以及1950年代的Formica® 瓷砖的风格都运用到了成衣中。有人猜测这些“令人不适”的颜色的灵感实际上源自1980 年代威尼斯双年展上的家居用品展,因为其中涉及了一些1950 年代的壁纸和厨房设计,不过这种从日常生活场景中取色的方式在当初并不常见,更与当时主张精简主义风格的主流时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因此算得是鹤立鸡群,才会一经发布就迅速引起关注。不过后来“Ugly Chic”真正蔚然成风,成为时尚趋势,则是与后期许多其他的设计师紧随其上的共同努力不可分割的。



继“平庸的怪癖”发布后的第七年,Miuccia 在接受某杂志采访时以一番发人深省的话用来佐证彼时“Ugly Chic”的师出有名:“丑具有吸引力,令人兴奋,也许是因为它更为前卫、新颖。在我看来,对丑的研究比研究资产阶级的美更有趣。因为丑是人性。它触及了人们不好和肮脏的一面。你知道,‘丑’在时尚界可能是一个奇特的景观,但在其他艺术领域却很普遍:在绘画和电影中,你会看到丑陋是如此普遍。”


诚如Miuccia 所言,通常在大众的概念中,“丑”的意义包含了丑陋、残缺、古怪、恶心、败坏等种种贬义,然而这些特征在艺术领域却极为常见,甚至早已形成流派,譬如毕加索在画作《哭泣的女人》(1937)中勾勒的女性肖像就与提香笔下的美艳丰腴相差甚远,绝对称不上“美丽的”,而是以碎裂、解析、重新组合形成的“怪诞”模样;阿布莱希特· 布鲁斯(Aelbrecht Bouts)的画作《耶稣受难》(1490)中的耶稣,遍体鳞伤、眼流血泪、额头被荆棘冠扎得鲜血淋漓,令人深觉可怖;摄影师安德里斯· 塞拉诺(Andres Serrano)常用血、被屠杀的动物尸体和遗骨进行创作,作品《布达佩斯》(1994)更是捕捉了一位80 岁女人浑身鸡皮赘肉的衰老模样……从视觉上而言,尽管它们并不“美观”,我们仍然无法否认它们是艺术史中极具研究价值的瑰宝。


虽然,上述这番与艺术史相关的言论,很容易被误解为在替时尚的肤浅进行开脱,乃至变成赋魅,但已足以证明“审美”只停留于美好事物的概念的薄弱之处。其实在 Miuccia将“Ugly Chic”借白纸黑字将专业术语确定下来之后,翌年,艺术杂志《Artforum》的评论人Ingrid Sischy 就曾举办了一场名为“时代与时尚”(Time and Fashion)的展览,将时装设计师与艺术家的作品进行了关联。彼时,她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提到,除了Miuccia 以外,Jil Sander、川久保玲、Helmut Lang、Gianni Versace、Karl Lagerfeld 等 产出的许多作品也都曾一度被批评为“丑陋”的,而他们的作品是出于对已有的主流审美的质疑。“(他们)先是在视觉上进行了突破,就像是过去的艺术家突破了风景画的概念一样,”Sischy说道,“这些最有创造力和最具挑战精神的设计师正在革新调色板、线条、廓形的原本定义,他们相当于是时尚界立体派的领路人。”


因此, 我们可以得知“Ugly Chic” 的另一层含义是“偏离主流的审美”——事实上,该观念的提出早于“Ugly Chic”, 最好的例子就是1993 年时任创意总监的 Marc Jacobs 为 Perry Ellis 设计的Grunge 系列,当他将地下文化的Grunge 风格融入以资产阶级品味为招牌的 Perry Ellis 时,前者的放浪不羁且看上去极其贫穷、颓废的元素与该品牌原有的风格形成了鲜明反差,在当时的时尚界掀起了轩然大波,倒霉的 Jacobs 为此还丢了自己的饭碗。即便是后来,时代向我们证明了 Jacobs 的远见卓识和才华横溢,但这一经典事件也为我们佐证“偏离主流审美”在彼时就意味着离经叛道和曲高和寡。


距离“Ugly Chic”概念被创立已然过去了二十六年,如今的“Ugly Chic”通常会与以复古时尚为主要视觉风格的Y2K 文化彼此联系,Balenciaga 的老爹鞋、众多奢侈品牌乘势推出的运动套装,以及原本被视为不时髦的运动长裤搭配高跟鞋的穿搭方式都在当下蔚然成风,成为了新一代时尚弄潮儿的选择。人人云集景从,形成一个有趣的景观。


撰文/徐小喵 Jessica 编辑/Andy 设计/LU Shengyu

行者

行者无疆, 一如时间无垠。

Killing Me Softly With This Song

夏日多元且轻松随意的穿搭如同一张张行走着的音乐唱片,从不同视角与音乐类型出发,Hip Hop、Rock N'Roll、Techno与Jazz 的节奏与韵律仿佛近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