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时尚 > 为什么秀场上的模特很少微笑

为什么秀场上的模特很少微笑

​在刚刚落幕的2022 春夏时装周上,Chanel 的一场秀,被创意总监 Virginie Viard 形容为是一场对令人怀旧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时尚发布会的怀念。她让这些漂亮高挑的女郎效仿彼时秀场的 Chanel 女郎们,迈着轻盈、自信满满的台步,潇洒地走至T 台尽头,随后怡然自得地对着台下不停闪着闪光灯的镜头露出了充满魅力的迷人笑容,这令人一见倾心。秀场外、屏幕前的我们,在目睹这场重新拥抱笑容的秀场时,不免也勾起了旧日回忆,也不禁再次感叹如今早已被时尚圈人士视为陈规的现象——当模特在秀场上行进时,她们几乎各个都是高深莫测的“高冷脸”,似乎从不微笑。

在刚刚落幕的2022 春夏时装周上,Chanel 的一场秀,被创意总监 Virginie Viard 形容为是一场对令人怀旧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时尚发布会的怀念。她让这些漂亮高挑的女郎效仿彼时秀场的 Chanel 女郎们,迈着轻盈、自信满满的台步,潇洒地走至T 台尽头,随后怡然自得地对着台下不停闪着闪光灯的镜头露出了充满魅力的迷人笑容,这令人一见倾心。秀场外、屏幕前的我们,在目睹这场重新拥抱笑容的秀场时,不免也勾起了旧日回忆,也不禁再次感叹如今早已被时尚圈人士视为陈规的现象——当模特在秀场上行进时,她们几乎各个都是高深莫测的“高冷脸”,似乎从不微笑。


科学家经过研究后认为,人类在创造面部表情的36 块肌肉中,可能最多有12 块肌肉用于微笑。所以,我们不妨认为,微笑,本身就是一场发生在面部上的“运动”,它就像模特在T 形台上走秀、镜头前拍照一样,需要调动肢体的肌肉,展现出最好的姿态。不过,时尚圈对“微笑”的表情似是有些“苦大仇深”。让我们随意翻开一本时装杂志或者点开一支时装秀的视频,你会发现无论是镜头前还是T 形台上,模特几乎都是同一副冰冷的模样:空灵的眼睛、欲语还休的表情、嘴唇,即便你在秀场现场,与她们隔空对上了视线,也会发现她们的目光仿佛穿透了你的存在,正面无表情地望向某个未知的对象。


你会觉得奇怪,但也会觉得正常。前者是因为你会自我怀疑:作为个体本身,“面无表情”究竟算不算得上也是一种“表情”?后者则是因为你会发现这在时尚行业并不是个例,而是常态,于是你自我开解,认为这或许就是时尚圈“高级感”的由来——在无数自诩为高级感十足的大片中,模特几乎是统一的冰冷面容,冷漠、距离感即等于高级,而且模特们也早已习惯把“面无表情”的神情视为圭臬。模特刘浩在接受采访时提到,当他第一次作为模特进行拍摄时,发现身边一起工作的模特几乎同时摆出了和日常完全不同的“高冷脸”,于是他也效仿起了他们,在镜头前保持冷漠“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难道高级时装模特就必须是冷漠的吗?并非如此,至少我们可以从时尚历史中找出相反的案例。二十世纪初至五十年代,时尚界还未开始举办兴师动众的T 型秀场,大部分时装屋都是以沙龙的形式私密地展现给尊贵的客户。从油管上一系列记录了当时沙龙场景的视频中可以发现,彼时的模特虽身着价格不菲的定制华服,手拿衣物的号码牌,但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丝娴静的笑容,她们表情柔和,流露出一种极其温柔的女性气质,这些丰富且动人的表情也伴随着当时的许多照片被一同记录和保留了下来。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当下时装秀场上的模特已经鲜少流露出这样柔和表情,你甚至看不出她/他的喜怒哀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因为模特越发地被视为是一种无需甚至不被允许流露出过多个人表情的“行走的衣架子”。2007 年,路透社曾经以“秀场模特为什么面无表情”的话题采访过法国时装联合会的负责人,后者非常清楚地解释了个中的原因,“当模特微笑的时候,你会过于关注她们/他们的表情,而忽视她们/他们穿着什么;但当她们/他们不笑的时候,你就会关注她们/他们穿着的裙子,这才是整场秀中最重要的。”该说法被视为用来解释该现象的一种最为常见且最被认可的官方理由。然而,细细推敲,你会发现这一条被普遍认同的理由似乎并不能完全解释模特不笑的现象,至少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这个被许多人视为时尚圈“黄金年代”的阶段中,也曾大批量地出现面露笑容、充满自信地迈着台步的风情万种的超模。


不过,就上述提到的“聚焦点偏移”的理论而言,我们可以将该话题一定程度上延伸至探讨设计师的服装表达的形式上。事实上,正如我们所看到的,秀场本身是设计师渴望传递故事的空间,模特本身是故事中的人物,是否需要表情都是由设计师本人来决定,极端一点地言,像是 Martin Margiela,别说他不需要模特的表情,甚至在好几季的发布会中,他刻意抹去“面容”的存在,不是用毛发就是用面具直接盖住了模特的面容,剥夺了她们作为个体人的特征。另一方面,秀场上通常也不乏一些天马行空,非常人能够想象的作品,以 Comme des Garcons 那些“异形”的女装设计为例,若是模特面带笑容地穿着它们在秀场上行进,难免会让台下的人觉得场景荒诞,说不定还会爆笑出声,这也意味着冷漠的表情很有可能意味着严肃和郑重其事。



第二点原因与我们谈论的“高冷”有关。“高冷”一词虽是民间俗语,即“高级冷漠”的缩写,但词语属性重点放在了前者“高级”上。那又是因为什么才会认为“冷漠脸”就是高级?回答这个问题恐怕需要我们回溯至艺术史中十七、十八世纪的贵族肖像史。


在十七世纪的欧洲,上层阶级、名流贵族都认为在公共场合露齿笑是一件非常不得体的事,露齿大笑是粗俗不堪的(也有说法是因为当时的贵族们的牙齿不好),只有下层阶级、醉汉和戏剧表演者才会毫无教养地放声大笑—这有点类似于中国古代的说法“淑女应当笑不露齿”。于是,在许多被保留下来的贵族肖像中,我们很少会看到带着笑意的肖像,肖像中的人物多数都是抿着嘴巴,表现出冷漠和傲慢的神情,而这种傲慢的表情又是地位和阶级的象征,刻意的距离感又代表着一种优越性和自我控制,他们以此凸显身份的尊贵。同理,时尚本就诞生于上层阶级、贵族阶级,与肖像(画)的发展也几乎是一脉传承,如果说肖像中的“冷漠脸”是用来拉开与大众之间的距离,显露出“我比你尊贵”的态度,那么时尚圈中的“冷漠脸”自然也就顺理成章地具备了“高级”的意思。模特面无表情,摆出不可接近的姿态,越是泰然处之、表现出轻微蔑
视的样子,越能够催生出凛然的“高级感”。


举例来说,若是我们翻看当下众多“明星设计师”的个人肖像照,会发现极少有设计师本尊在镜头前露出灿烂笑容,多数都是表现出一副生人勿近的表情,川久保玲尤甚,以至于当我们后来在网络上翻到她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某日刊上绽放着笑容的照片时,会莫名产生了认错人的错觉。但也有例外,譬如Jean-PaulGaultier,他在官方肖像照片中就常面露亲切的笑容,也当真是不负他“时尚顽童”的美称。


不过,关于肖像画中鲜少露笑容的另一种说法是,微笑是一种很难长时间保持的表情,它是一种回应,而不是一种表情本身,因此它既不容易维持,也不容易记录。试想一下,当你面对相机镜头,听到摄影师拖长声音冲你喊着“茄—子—”并示意需要你尽可能地维持笑容时,你是否会意识到脸部肌肉开始因为笑容而慢慢抽搐,随后被定格下来的笑容,就会显得有些皮笑肉不笑—这和贵族找来画匠给自己画肖像同理,他们需要保持长时间不动,可能是数小时,然后让画匠先大概地画下他们的神情和仪态,在这数小时中一直保持同一个微笑的表情,自然是非常困难,于是很多时候他们干脆就是面无表情。因为比起被画下一张“脸部抽搐的肖像”,冷漠且略显威严的肖像,显然更好一些,就连马克· 吐温也说过:“一张照片是最重要的历史文件,没有什么比一个愚蠢的笑容被永远记录下来更可怕的了。”

« 1 2 »

Warm Hug

体感的温暖能为冬季带来无限的幸福感。凛冽寒风中,羽绒服、绗缝棉服、枕头包、长靴等等御寒装备带来的温度宛如阳光下一个和煦的拥抱。

传奇时刻重现?

安特卫普“六君子”的神话直到现在依然为人津津乐道,它已经成了现代时装进程中闪光的一段记忆。三四十年过去了,人们一直期待着“六君子”那般的轰动现象能够再次出现,虽然一时半会这样的愿望恐怕很难成真,但安特卫普先锋独立的概念性的时​装态度已经成了所有人的共识。而在2022 年的上海,设计师裘淑婷的“ 自我探索” 系列和SensenLii 的Windowsen“Monster Heart”系列通过浓墨重彩而个性鲜明的设计给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样毕业于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时装系的他们,在圈内刮起了一股小型热议,再一次引发了曾经的世纪疑问,安特卫普的集体闪光时刻是否会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