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时尚 > 传奇时刻重现?

传奇时刻重现?

安特卫普“六君子”的神话直到现在依然为人津津乐道,它已经成了现代时装进程中闪光的一段记忆。三四十年过去了,人们一直期待着“六君子”那般的轰动现象能够再次出现,虽然一时半会这样的愿望恐怕很难成真,但安特卫普先锋独立的概念性的时​装态度已经成了所有人的共识。而在2022 年的上海,设计师裘淑婷的“ 自我探索” 系列和SensenLii 的Windowsen“Monster Heart”系列通过浓墨重彩而个性鲜明的设计给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样毕业于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时装系的他们,在圈内刮起了一股小型热议,再一次引发了曾经的世纪疑问,安特卫普的集体闪光时刻是否会重现?

安特卫普“六君子”的神话直到现在依然为人津津乐道,它已经成了现代时装进程中闪光的一段记忆。三四十年过去了,人们一直期待着“六君子”那般的轰动现象能够再次出现,虽然一时半会这样的愿望恐怕很难成真,但安特卫普先锋独立的概念性的时装态度已经成了所有人的共识。而在2022 年的上海,设计师裘淑婷的“ 自我探索” 系列和SensenLii 的Windowsen“Monster Heart”系列通过浓墨重彩而个性鲜明的设计给所有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样毕业于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时装系的他们,在圈内刮起了一股小型热议,再一次引发了曾经的世纪疑问,安特卫普的集体闪光时刻是否会重现?



为何Avant-Garde设计能成为安特卫普的城市名片?


去过安特卫普的人都知道,它偏居在荷兰和比利时两个小国的交界一隅,有着欧洲城市最典型的特征,城小人少节奏慢,与欧洲主流大城市相比,它更是缺乏足够的市场腹地,走出去,是安特卫普各大产业没有选择的选择,这点和北欧国家如出一辙,而安特卫普“六君子”当年的一夜蹿红,就是因为他们集体走上了伦敦时装周的舞台。


“六君子”的说法,常常让人误以为他们是组团出击的设计师组合,其实现在回看历史,这更像是一段集天时地利人和的偶发事件。上世纪80 年代的欧洲,留给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时装设计毕业生的发声机会少得可怜,巴黎、米兰、伦敦,前两座城市是整个时尚生态圈的中心,年轻人要施展自己天马行空的创意抱负,伦敦是唯一可以让人看到的机会,不光“六君子”,出身于这座学校的很多设计师都选择到伦敦的平台发声。


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内景。


而伦敦在80 年代已经超越巴黎成了欧洲地下流行文化的中心,六七十年代滋长发芽的青年独立亚文化在这里横行,华丽摇滚、孔雀革命、披头士一族、Teddy Boy……年轻人身上带着各种各样的“标签”出入地下酒吧和迪厅,看亚文化杂志《Dazed》《Blitz》,这种风潮慢慢发展演变成了独特的时尚气质。政府看到了其背后的机会,为创意行业设立辅助基金,举办行业性活动,聚焦放大设计产业的能量,这也吸引了安特卫普的设计师们来到这里发布作品,你甚至可以想象一下,铁腕政治女强人撒切尔夫人在伦敦唐宁街设立了办事处,专门接待创意行业新人的样子。


除了伦敦的决心以外,安特卫普在自身的行业面料危机之后的变革也驱使这一行的年轻人们朝着更大胆的方向前进,比利时经济部长推出“面料计划”,举办了一系列设计竞赛来盘活服装行业,而巧合的是,“六君子”和同时期毕业的Martin Margiela 几人反复赢得了其中的几场比赛。在此,我们不得不提到外部社会大环境对当时整个西欧年轻人的影响,经济强势复苏、东欧剧变、恐怖袭击、HIV 问题等等,这些令人不安而矛盾的信息通通成了设计的灵感来源,但与当时在巴黎发布的几位日本设计师的解构作品相比,安特卫普这群年轻人在表达了批判的独立态度的同时,服装更具备朝九晚五的可穿性。


比利时时装品牌Stijl 的创办人Sonja Noel 从那时候便成了“六君子”的忠粉,“那时候看到那样的设计你能感觉到一种很鲜明的时代精神,特别是在比利时,你只能看到日本、法国、意大利设计师的衣服,作为当时的年轻人,我特别感觉我们需要点不一样的东西,最好是有比利时辨识度的。”她的这个想法亦是当时时尚买手的想法,机缘巧合之下,安特卫普的时装设计便这样被冠上了独树一帜的风格标签。



安特卫普六君子。


时尚背后的无名功臣


当我们在讨论安特卫普时尚的时候,话题的核心其实是围绕着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展开的,“ 六君子”(Ann Demeulemeester、Walter van Beirendonck、Dirk van Saene、Dries Van Noten、Dirk Bikkembergs、Marina Yee)、Martin Margiela、Raf Simons、Olivier Theyskens、Demna Gvasalia……这些带有传奇色彩、设计才华备受瞩目的天才设计师均毕业于这座名校。


Glenn Martens 是时下当红比利时设计师品牌Y/Project 的创办人兼创意总监,同时还在Diesel 担任创意总监,在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时装专业的系统化教育经历让他对自己和设计有了更深刻的认知,“安特卫普可以给你一种特别的自信,它鼓励多元创意、独立个体的想法,以及各种天马行空的人格魅力。在那种环境下工作学习几年以后,可能去到别的地方你依然会寻找这样的外部‘惯性’。”这种自由的、不被商业氛围驱使的环境让他很早就清楚了自己追求的设计Style,“我可能看起来挺Normcore,但安特卫普的经历已经铸进了我的生活里,归根究底,我还是喜欢强烈极端的表现方式。”


Glenn Martens,Y/Project创意总监。
Linda Loppa,“六君子”当年的伯乐。
Namacheko设计师兄妹,Dilan和Lezan Lurr。


Glenn 口中这股追求“Extremes”的Avant-Garde 风气在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并不是一蹴而就的,它的蔚然成风离不开背后默默无闻、具有前瞻性视野的伯乐—Linda Loppa,而除了“六君子”的集体出圈之外,Dries van Noten、Martin Margiela作为独立品牌走红的背后也都有她的身影。


曾经从安特卫普皇家艺术学院艺术系毕业的Linda Loppa 回到母校担任教授一职,与此同时还在安特卫普经营着一家名叫LOPPA 的女装精品店,店内展示着当年名声大噪的意大利前卫设计师比如Gianni Versace、Genny 等的作品,同样还有法国先锋设计师品牌Claude Montana、Jean-Paul Gaultier、Helmut Lang 和 Comme des Garçons 等,让本对时尚概念不太在意的比利时人感受到了外界时尚的冲击。同时她还一直致力于扶持自己学生的品牌,任教期间的她,把“六君子”带到伦敦时装周亮相,随后更让世界看到了安特卫普也能诞生Dries van Noten、Margiela 这种极具持续影响力的规模性品牌。也正因为有了安特卫普皇艺,有了Linda Loppa,安特卫普这座小城才不再仅仅是世人眼中的工业城市,更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先锋时尚之都。


« 1 2 »

我们能否逃离理想审美

无论是西方故事中上帝创造的美丽夏娃,还是中国传说中女娲捏泥人,女性在文本叙事中被描绘成了一种超脱了肉体凡胎的存在,被寄托了美好的幻想。在真实的现实中,作为个体,女性在多数情况下都是处于被审视的地位,而这种审视的主导权并非单纯局限于异性,也来自女性同胞本身,且标准从最初原始社会中与生育能力、健康有关,逐渐转向了以“美”为名的理想形象探讨,从而衍生出了对女性的长相、身材、着装、习俗、文化等议题的思考。但需要注意的是,被人人追捧的“女性理想审美”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它被裹挟于时代浪潮里,也被置入了文化语境中。需要认真反思的是,我们能够逃离所谓的“理想审美”的束缚吗?​

如金

黄金穿越时间,串联记忆,经过岁月的洗涤,不仅色彩不会褪却,反而愈发熠熠生辉。寄望那些闪亮的日子亦能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