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生活 > 网剧白皮书,开启下一个篇章

网剧白皮书,开启下一个篇章

庚子疫情,影视业怎么也没想到从寒冬一直持续到了盛夏。直到曾经辉煌一时的乐视正式宣布退市,这种轰响既像是一个时代的终止符,又像是野火烧过后,春风拂来的第一声号角,是下一个篇章的开启。

大IP、后宫大女主、玄幻、古偶、悬疑刑侦、耽美,这些类型都已经产生出了各种变体和国民经典。网剧制作愈发精良,“优爱腾芒”几大主流平台不仅已经厮杀出各自的江山,同时也将一个又一个小生、小花捧成了姹紫嫣红的国民偶像。凭借资本和平台构建的会员体系,再有权重的自制和宣发加持,网剧显得“大风越狠,我心越荡”。


终于在这个夏天,我们看到了新的精品指标——现实主义的《隐秘的角落》和《三十而已》。网剧的生态由很多方面构成,无论是演员和主创的盘子,平台定位的评级体量,恰当时期的群众情绪,IP 故事自身的影响力和价值,制作的精良程度,还是宣发硬造的话题性……


而最终现象级的作品,就是这些不同指标的共识。


所有人都对网剧有不同的预测和观点,但只有虚实最终变成收视率的那一刻,才算是一记落音锤。无论制作方还是观众,都在预测下一波风口会是什么。我们剥开层层幻想,不谈数据,只从每一个构成面出发,看看这些业内人士能给网剧提供什么样的嗅觉。


网剧白皮书

1、4、5.爱奇艺做了《隐秘的角落》这种创新类型的内容,令“迷雾剧场”脱颖而出。

2、3.“迷雾剧场”是一个创新的样态,出产了多部诸如《十日游戏》这样的优秀剧集。


戴莹 | 爱奇艺副总裁

网剧的困境是不要享受成功

你经常能在各种片头片尾的地方,看到戴莹的名字。比如《隐秘的角落》总制片人那一栏。百度百科上,你会看到她的各种头衔——爱奇艺副总裁、自制剧开发中心总经理、资深制作人、监制、互联网超级网剧倡导者。谈网剧,她是最能代表平台的发言人。


疫情期间,戴莹并没有像其他影视同行那样陷入寒潮和消怠,反而更忙。谈及疫情影响,她说,虽然剧组不能开工,平台明年的排播都会受到影响,但疫情对于网剧也有好的作用。因为反正大家也出不去,索性踏踏实实做项目的开发和研发。最近收到的很多剧本,品质和品相都很好,也收到很多关怀社会的内容,这是疫情阶段大家感受到的一些东西,在创作上有所体现了。同时疫情又有一个扬清激浊的作用,会淘汰掉一些投机去做影视行业的公司,真正能够坚守下来留下的公司,一定是出于热爱,也只有手艺好的才会被留下来。


在疫情阶段,老百姓们没有别的娱乐内容,所以视频变成了他们生活里不可或缺的部分,成为情感抒发口的唯一选择,因而促进了整个影视行业的发展。所以在这个阶段爱奇艺做了《隐秘的角落》这种创新类型的内容,迷雾剧场才会脱颖而出让大家看到,也弥补了一些在这个阶段容包括电影在内优质内容的稀缺,这也是一种代偿的情绪。


《隐秘的角落》这样特别头部的内容对于会员拉新的帮助非常大。有更多的人群进来,除了疫情,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是媒介端口的壁垒被彻底打破了。整个受众面也比以前宽阔得多。


戴莹继续解释道,我们的父母这一代人其实都在用网络,在用智能电视来看我们现在所有的内容。爱奇艺之前也做过12集的像《无证之罪》这样的内容,但它其实还是在原有类型的基础上,没有这么明确的社会共鸣感和关联感。


《隐秘的角落》更多展现的是孩子在成长中的无助,以及成年人在他整个人生里面对的无奈和抉择。它两个面都覆盖到了,也让人有代入感,引起极强的社会反响是一种必然。


作为现象级的网剧,《隐秘的角落》的成功跟叙事的视角,它的体量,它的制作,它的演员,包括爱奇艺的整个运营的这种模式,其实都有非常大的关系。戴莹觉得可能有些类型的成功是有方法论的,但它一定要是个好的作品,这是前提。


作为一个超级网剧平台,就是要服务多元的用户,然后创作很多类型的作品。平台一年要做大几十部作品去上线,她很清晰地知道大概一年要去做多少个类型的作品,然后哪些针对于低龄用户,哪些针对于高知用户,爱奇艺有一个非常详细的数据分析,他们会根据这些分析,有的放矢地去规划内容。


行业在不断探索,中国网剧所谓的困境就是大家不要享受于成功,要勇于去突破和创新,不要怕试错。戴莹觉得整个行业经常会有一个惯性思维就是复制爆款。这其实非常难,一个影视作品大概需要两年的时间,等复制出来,早过时了。


迷雾剧场是一个创新的样态,在这个基础上,爱奇艺未来还会做更多的剧场的创新,输出新的价值。


网剧白皮书

1、2、3、6. 《嫌疑人x的献身》,从原著东野圭吾到启用苏有朋当导演,

它的契合点在于他们都来自岛屿,有共同的情感基础和关联。

4、7.《隐秘的角落》原著IP是紫金陈的小说《坏小孩》,这种题材是以前国内没有过的。

5.《少年的你》真正打动侯小强的是两个少年互相依偎,彼此依靠。引起他强烈的共情。


侯小强 | IP 操盘手

大数据是变量,而不是存量

谈到网剧和原著作品的联姻,侯小强是中国文学IP影视化绕不过去的名字。他是前盛大文学的CEO、中汇影视创始人、火星小说创始人,是力挺IP 阵营的先锋代表。


网文大IP+小鲜肉的模式在几年前坍塌后,侯小强再次重申了他对IP改编的看法。他认为,网剧的成功模式是好IP+准确还原,只要用对了人,不管是用小鲜肉还是老戏骨。也无关成本大小,这其实是一个准确度的问题。演偶像剧就得用小鲜肉,这不是小鲜肉的原罪。你用一个老戏骨去演偶像剧,它也不行。


IP好坏取决于它的辨识度,而还原是准确度的问题。第一是IP层面的问题,第二是制作层面的问题,他觉得把这两个东西解决了,得到一个好的故事是理所当然的事。


作为《嫌疑犯X 的献身》、《少年的你》的IP操盘手,侯小强选IP就两个标准,要么唯一,要么第一。比如《隐秘的角落》原著小说——紫金陈的《坏小孩》的视角,再比如《庆余年》在所有的男性向小说里非常独树一帜。


接下来在制作层面上,侯小强的团队跟市面上其他版权方历来都不太一样。他认为创作者首先要尊重它之所以能成为IP的吸引人之处,然后放大它,而不只是动不动就说买个大IP。


侯小强对IP的认知就是一个独特的形象加上一个相对大的用户群。IP是一个动态的、慢慢变大的过程,如果做得准确,小说和网剧彼此赋能,就像是一次从相遇到最终结婚的过程。


侯小强在操办这种“婚姻”时首先要选好项目,比如说《少年的你》,故事引起他强烈共情,因为他在青春期时特别孤独。其次是选择团队,不是简单地把故事卖给制作方,像《嫌疑人X的献身》,从原著作者东野圭吾到启用苏有朋当导演,契合点是两人都来自岛屿,共同的情感基础与关联,就是所谓的准确。


虽然现在现实主义是一个风向标。但他理解的现实主义与题材没有关系,如果古代的题材里的人物是有现代性的,它就是现实主义。所以侯小强从来不看题材是古装还是现代,他只判断:第一有没有现代性,第二是不是真善美。 关于风向的问题,他用一套逻辑来归纳:一个叫小数据,一个叫大数据。


小数据就是存量。从过去和当下所有的热播剧里面,提炼它们的元素,给它们做画像,这个就代表着一种风向。比如说升级打怪兽,又比如后宫一路碾压别人。


而大数据是一个社会命题,它不是基于文本。剧里都是小数据,数据规模太小。要去看政治经济、国际形势,从中捕捉弱信号,弱信号才叫大数据。在微博热搜里,在经济增长里,感知到一些新东西的到来。比如说疫情,大家都说那就做个和疫情相关的剧,这当然不是大数据,从疫情里感知到一些新的东西,甚至是一些别人感知不到的东西,才叫大数据。


侯小强总结说:“如果是别人给你的一套算法,被当作大数据,这简直是太滑稽了,但很遗憾的是娱乐圈里人人都以为大数据就是个存量,而不是从变量去理解大数据。”他理解的大数据是安静下来,听一听周遭的声音,这些声音都是有所指的。


« 1 2 3 4 5 »

旗袍百年,一场关于女性的梦

当巴黎女王可可·香奈儿于1920年代在康朋街31号让小黑裙风靡西方世界的时候,大洋彼岸的中国也有一种新的服装样式正在成为主流。

用时装为爱恋下注解

社交隔离常态化的现在,爱在距离的阻碍下更显难得和珍贵。无论是爱本身,还是时装界在后疫情时代逐渐回归理智与情感的浪潮,都在表明一件事:爱是和煦阳光下的花朵,更是惊涛骇浪中的驳船。5个爱情的意象,成就5个时装的传奇灵感,爱与时装的连接一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