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生活 > 和摇滚明星谈恋爱

和摇滚明星谈恋爱

她们和摇滚乐手谈恋爱,但她们并非只会坐在摩托车后座上当没有思考和想法的乖乖女,她们也大力发声,她们从未想过依靠,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世界。从四位摇滚明星的女友或妻子身上,我们看到的是摇滚带来的自由世界,是女性的坚韧,是她们创造出来的独一无二的风格。

摇滚,总跟夏天、青春、反叛联系在一起。它是第一个年轻人独有的音乐流派,即使独自欣赏,摇滚乐也会让一个怀着赤子之心的人感到归属感。摇滚乐的流行跟青年文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伴随着西方世界的婴儿潮,年轻一辈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发展属于自己的次文化。很多时候,摇滚乐被认为是最具有男性气质的音乐类型。男孩们将摇滚这种青年文化作为集体文化来体验,创造出一个同道歌迷和作曲家共享的男人世界。


在对摇滚青年这一群体的描述中,女孩们似乎很少被提及。我们只能找到男性在青年文化中的位置,他们可以是摇滚乐手,可以是飞车党、光头党,可以是一种亚文化时装风格的实践者。在这一系列的现象描述中,女孩子在哪里?她们在亚文化中真的缺席了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女孩们用自己的方式参与到一场又一场,看起来只属于男性的文化运动中。她们和摇滚乐手谈恋爱,但她们并非只会坐在摩托车后座上当没有思考和想法的乖乖女,她们也大力发声,她们从未想过依靠,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世界。从四位摇滚明星的女友或妻子身上,我们看到的是摇滚带来的自由世界,是女性的坚韧,是她们创造出来的独一无二的风格。


科特妮·洛芙


科特妮·洛芙

充满争议的坏女孩

她是1990 年代最具话题性的风云人物,她嗓音沙哑,她是那个时代的坏女孩,她是涅槃乐队主唱科特·柯本(Kurt Cobain)的妻子。八卦传说里,是科特妮·洛芙让柯本沾染了海洛因。至今柯本的死依然扑朔迷离,也有柯本的粉丝抓着科特妮·洛芙不放,认为是她害死了柯本。在自己作为朋克巨星的丈夫自杀去世之后,科特妮·洛芙依然继续着自己的摇滚事业,从未停下继续创作和生活的脚步。也许作为涅乐队的粉丝,会始终无法原谅科特妮·洛芙作为一个妻子带给柯本的一切。但如果从一个女性的角度去看她,你会发现她异常坚强,她独自将两岁的女儿带大,虽然因为吸食海洛因,一度失去女儿的监护权。她在之后的生活中跟世界上最酷的男人们约会,她尽力让自己的音乐世界完整,在女性摇滚乐手非常弱势的年代,勇敢地发出自己的声音。她将垃圾摇滚风格和优雅的浪漫主义结合在一起,开创了一种全新的时装风格。无论世界有多少不友善的声音,科特妮·洛芙一直坚持做着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科特妮· 洛芙出生在一个嬉皮士家庭,父母崇尚自由且反社会并最终离异,于是她自小便开启了颠沛流离的生活。也因为生长环境的破败,她心底对于世界感受到更多的是愤慨,这也滋养了她呈现在镁光灯下的狂傲。16岁的时候,科特妮·洛芙因为偷窃罪被送进女子教养院,之前她自己也说,“我早晚有一天要被送进这里的”。在教养院的日子,她接触到女子摇滚乐团“逃跑乐队”(The Runaways),从此爱上摇滚。可能跟被送进教养院的必然一样,摇滚乐也是科特妮·洛芙注定要遇到的宿命。1989 年,科特妮· 洛芙成立了洞穴乐队(Hole),从那时候起,为了增加音乐性,她开始学习吉他。于是很长一段时间,抱着一把电吉他,成为科特妮·洛芙给人印象最深的形象。


涅槃乐队,开创了垃圾摇滚的美学,作为主唱的妻子,科特妮·洛芙的时装风格似乎也逃不出这种美学框架。她常常顶着颓废乌黑的眼妆,出现在公众面前,穿着破破烂烂的、浪漫主义风格的衣服。她似乎总是睡不醒,似乎总是喝醉或者总是嗑药过量。科特妮·洛芙也是性感的,但她的性感具有一定的攻击性、甚至破坏性。她也可以很挑逗,但这种挑逗充满了危险信号,有着迷惑人的魅力。各种蕾丝和绸缎,本身精致和女性化的面料在科特妮·洛芙身上似乎都变成一种武器。在她传奇又颓靡的人生中,这种柔中带刚的武器,成为其立身之本,也成为了她唯一的铠甲。


小野洋子


小野洋子

最“不著名”的艺术家

约翰·列侬说:“(小野洋子是)世界上最有名、却最不为人知的艺术家。每个人都知道她的名字,但没人知道她到底做了什么。”也许是因为作为披头士成员的丈夫名气实在太大了,确实如列侬所说,很少人真的关注过这个瘦小的日本女艺术家到底做过一些什么。对于小野洋子的评价也是众说纷纭,跟很多摇滚明星的妻子一样,难免被歌迷猜忌和讨厌。能够在各种攻击中安然自处,似乎成了跟摇滚明星谈恋爱必须要具备的一种能力。至于两个人之间的八卦,直到今天,都是人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其实在认识列侬之前,小野洋子就已经混入了纽约核心艺术家圈子,当年那个年轻漂亮的亚洲女孩,脑子里都是各种先锋前卫的观念。除了作为本业的艺术,小野洋子在认识列侬之后也尝试过音乐的创作,风格跟披头士完全不一样。


1965年,她发表了著名的行为艺术作品《切片》(Cut Piece)。在这个作品中,小野洋子独自坐在观众面前,所有人都可以拿起放在旁边的剪刀,将她身上的衣服剪成碎片,直至全身裸体。这个作品想要表现女性在各种社会压力和男权迫害中,是多么的无助。也正是在伦敦表演这个作品的时候,小野洋子遇到了列侬。《切片》也成为了小野洋子艺术生涯中,最为著名的一次自我表达,将这个行为艺术放在现代语境中似乎已经不那么合时宜,现在的我们鼓励反抗,而不是默默坐在那里等待衣服被一片一片剪去。2003年,70岁高龄的小野洋子再次在巴黎表演《切片》,她说最初做的时候心里充满了愤怒和不安,但现在做起来心中却充满了感激之情。一个伟大的艺术作品就应该这样历久弥新,在不一样的时代中,不同的人就会有不一样的解读。


小野洋子早年的风格,是披散着长长的黑色头发,戴帽檐宽大的帽子,穿着最时新的迷你裙,标准摩德女孩的打扮。她和列侬结婚之后,在海滩拍照与大家分享,一身离经叛道的婚纱造型,多年之后依然让时尚界津津乐道。那时候她总站在列侬的旁边,想要找一张她单人的照片都非常困难。为了反对当时美国在越南的战争,小野洋子和列侬躺在加拿大的一个酒店的大床上,开展了“床上和平运动”,口号是:“Make Love,No War”。这在当时鼓励了很多爱好和平的年轻人,也为整个1960年代的主题贡献了最好的素材。列侬在一声枪响之后离开了这个世界,而小野洋子继续着自己的人生大冒险。80岁大寿之际,她推出新歌《坏舞者》(Bad Dancer),带着圆顶礼帽、穿着黑色丝袜,在电音中唱饶舌,到老都要酷。


« 1 2 »

源木归心

即使现在新的建筑材料层出不穷,唯有原木这些经典设计仍然百看不厌,且凭借精湛的工艺,它们经得住时间的考验。本着对设计物件本身所散发魅力的尊重,让人回归初心。

感知力即生产力

作为女性当代艺术家,细腻、敏锐而又强大的感知力是一切创作的初始。油罐艺术中心的《More,More,More》当代艺术联展已开幕,我们特别邀请其策展人朱筱蕤对谈三位参展的女性艺术家,从女性视角出发聊聊创作灵感,探索能量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