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生活 > 笔,是她们性感的武器

笔,是她们性感的武器

文学总是有一股力量,指导和影响我们,读什么样的书,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女性作家,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常常处在较为弱势的地位。似乎这种需要博大精神世界的工作,并不那么适合女性。在这种刻板印象中,女性作家往往依然可以用自己的才华吸引全世界的目光。她们是一群外表美丽,打扮时髦,大脑更加性感的战士。她们用或严肃、或诙谐、或温柔、或浓烈的文字,让所有人看到更加多元的社会面向。

苏珊·桑塔格


苏珊·桑塔格

1933 ~ 2004 美国作家

去年Met Gala的主题“Camp”,就是受到苏珊· 桑塔格一篇名为“校园”的文章的启发,她也因此成为最受时尚界关注的作家之一。而她与著名肖像摄影师安妮· 莱博维茨(Annie Leibovitz)的恋情,让她跟时尚圈的距离越发得近了。苏珊对人类生活中的各种现象感兴趣,她撰写有关时装,摄影,电影和政治的文章,并积极参与了20世纪后期最大的社会辩论,例如越南战争、萨拉热窝事件和对于艾滋病的认识。苏珊致力于在国际上支持和捍卫人权,并为此留下了大量有价值的文本,包括散文、小说和短篇小说。同时,她也是著名的女权主义者,在那个风风火火的1970年代,也是走在最前面的斗士。


她标志性的风格造型,用男装衬衫来做搭配,干练利落。“像个男孩一样”长大后,结婚生子,看似普通的生活,终归不那么普通。苏珊· 桑塔格冬天的时候,也喜欢穿高领毛衣和各种靴子,年纪大了之后,前额上的一撮白发则成了她的标识。有人喜欢她的直率,有人嫌她在女性运动方面没有谋略。三十多年,苏珊· 桑塔格都在跟各种癌症斗争。最后,在她去世前一年,跟女朋友安妮· 莱博维茨分手,然后安静地离开。


奥里亚娜·法拉奇


奥里亚娜·法拉奇

1929 ~ 2006 意大利作家、记者

奥里亚娜· 法拉奇,意大利新闻界、文学界最著名的名字之一。她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位奔赴战争前线的女记者,她用敏锐而流畅的文字叙述了20世纪全世界的社会政治问题。她采访过越南战争、印巴战争、中东战争和南非动乱。她两次获得圣· 文森特新闻奖,一次获得班卡瑞拉畅销书作者奖。在1970年代和1980年代,她采访过几乎全球的政要。在访问伊朗当时的领袖时,法拉奇当面摘下了自己的黑色头纱,以抗议穆斯林国家不平等的女性待遇。这样的胆量启发无数后人,法拉奇将女性的坚韧不屈演绎到极致。她说“死亡是一种浪费”,在经历血淋淋的战争之后,她更加懂得了生命的可贵。


法拉奇的风格反映了她务实的个性,但又有着意大利人的浪漫。照片中,她的表情一直非常严肃,即使穿着休闲的衣服,也依然是个谨慎的人。她有着拿起笔就能杀死对方的眼神,她说:“ 生命中总有些时刻,沉默静观是一种罪恶,说出真相才是责任。”但不要因为她的外表而觉得她不近人情,在挚爱希腊抵抗运动诗人领袖帕纳古利斯车祸去世之后,她用了三年时间写了小说《男子汉》,表达她对帕纳古利斯的爱。法拉奇一生传奇,她用最柔软的力量化解着世界的强硬。


南希·米德福德


南希·米德福德

1904 ~ 1973 英国作家

南希拥有显赫的姓氏,她家是英国非常古老的贵族,但到了她父亲一辈,渐渐难以维系贵族式的生活方式。姐妹六人从来没有去学校上过学,都在接受所谓的私教课程。南希长大之后就说,除了骑马和法语,自己似乎都没有任何系统的知识。但她还是喜欢写作,也坚持写作。二战之后,她出了几本描写英国贵族生活的小说,大获好评。1956年,南希编辑了一本充满趣味又颇有思想性的小册子——《贵族义务》(NOBLESSE OBLIGE),详细讲述英国贵族标明身份的方式,记录以语言判断上层阶级的方式,并戏谑地提出“上流社会和非上流社会”(U and non-U)的概念。这本书成为二战后1950年代英国文化的象征。


南希的风格,在年轻的时候是典型的1920年代淑女的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时代的变化,她也穿起了白色的衬衫和裤子。她在爱上法国政治人物加斯顿· 帕列斯基(Gaston Palewski)之后,两人从伦敦移居巴黎,直到最后死在巴黎。大概是巴黎空气的熏陶,南希在老了之后身上更多了某种法国女人的特质,理性又柔软。


« 1 2 3 »

从嗅觉直达心灵的平衡艺术

芳香疗法可以追溯至远古时代,那时人们就焚香烟熏病患(或驱邪),食用芳香植物,使用药草浸汁与煎剂。而现代,随着大家重视身心平衡健康、体验到自然疗法的力量,芳香疗法正被更多人熟知。每一滴精油都蕴含着强大的力量,而借由每一滴精油,我们也得以进入芳疗的世界。

家是人生的一场展览

家居设计的形成,糅合了主人的个性、阅历以及社会的现成趣味,并留下具有生长性的留白,形成对生活灵感以及精神成长的触媒与导引。家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原型”,成为了作家兼策展人祝羽捷实践这一思路的绝佳载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