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生活 > 恋战荆棘

恋战荆棘

既然无论如何都要走过这段荆棘丛生的路,不如享受其中的每一步。把每根划伤皮肤的尖刺亲手摘下,炼化为熠熠生辉的铠甲;将每条缠住手脚的刺藤逐一解开,锻造成所向披靡的利刃—刺痛带来的是清醒,最终用来披荆斩棘的,也许就是荆棘本身。

丁宁

SPORTMAX 军绿色羊绒大衣,cn.sportmax.com

Max Mara 黑色西装及长裤,cn.maxmara.com


从无知无谓,到有知无谓

丁宁 中国女乒队长

11月底,丁宁参加了全新赛制的WTT澳门赛。这是疫情后她时隔大半年打的第一场比赛,这场比赛也被媒体和球迷视为丁宁的“复出赛”。


在澳门,丁宁以3:1战胜近来势头最猛的“小魔王”孙颖莎,尽管无缘最终的决赛,但丁宁自己却觉得很享受。“说实话赛前也没想过会赢莎莎,只是想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找到自己的节奏。”她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沉稳,没有丝毫的勉强,有的只是真诚和坦然。你能感觉得到,她真的在享受这次比赛。


是已经不在乎输赢了吗?“其实在比赛场上,我肯定是全力去争胜,每一场比赛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但现在的我,更专注于感受这个过程,而不是比赛的结果。”丁宁说,“这种感觉,就像是回到最初打球的那种心境。这也是通过之前一段时间的修整沉淀之后,慢慢走出来的一个全新的我。”


过去两年多的时间对于丁宁而言,毫无疑问是荆棘遍布的漫漫长路—这种刺痛感,既来自外部,也来自丁宁自己的内心深处。作为曾经包揽奥运会、世乒赛、世界杯、全运会的“大满贯”选手,丁宁从2018年开始进入持续低迷的状态,技术和器材的革新,以及年轻队员的成长,都对她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2018年国际乒乓球比赛用球经历了一波规格调整,虽然只是肉眼难以察觉的尺寸和材质变化,却让丁宁一直以来所向披靡的战术遭遇前所未有的冲击。“这种感觉就像是从至高点,直接俯冲到了最低点。”丁宁仍记得刚刚换球之后,她和二队的一个“小孩儿”打比赛。她是真的小,比丁宁小了有10岁—但就是这样一个“小孩儿”,却让丁宁以0:3就输掉了比赛。当所有人都以为这只是前辈不重视造成的意外对局时,丁宁却几乎缓不过劲儿来“。当时感觉必须要狠下心来改变,不改变绝对不行。”丁宁说,“但这改变需要我从里到外地打破过去那个曾经被证明最好的、最适合的体系,打碎过去的自己,重新塑造一个新的丁宁。而这无疑是极其痛苦的过程。”


“感觉是自己和自己斗争的过程,一直在恶性循环里面,努力去摆脱,却始终陷入到漩涡里难以自拔。”对于这段时间的丁宁而言, 每一次对于训练技术的自我否定,都会引向“为什么我就是做不到”的更深层次的自我否定, 纠结导致的焦躁、懊恼加上之前无比辉煌的成绩、作为女乒队长肩负的重任带来的重压,以荆棘作类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所有人都劝她放过自己,但是丁宁做不到,因为像她这样从小到大始终都在冲刺的运动员,从来没有人教过她放过自己,而她也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2020年,一场疫情让奥运会延期举办,也给了丁宁一个意料不到的喘息机会,她突然有了一段时间停下来重新思考自己。一条道走到黑但仍未倒下的丁宁,慢慢找到了前方的那点光。


“我忽然意识到,这样的一条路,我走到了现在、走到了这里,我已经非常勇敢了。”这样肯定自己的一句话,就像黑暗中忽然抓住了绳结的一端,那些纠缠在一起的情绪渐渐变得松散,扎在身上的荆棘也开始逐一剥落。“我找到了另一种角度来审视自己,甚至找到了新的层面和角度去努力—我不再从结果导向去责难自己是不是真的努力了。我不再怀疑。”


“当我的思维发生转变的时候,当我能够换一个角度去看待自己或者看待自己的这些经历的时候,我已经不需要再和自己和解了。”丁宁说,“我重新回到那个纯粹的自己,开始真正地享受比赛本身。”


« 1 2 3 4 »

旗袍百年,一场关于女性的梦

当巴黎女王可可·香奈儿于1920年代在康朋街31号让小黑裙风靡西方世界的时候,大洋彼岸的中国也有一种新的服装样式正在成为主流。

用时装为爱恋下注解

社交隔离常态化的现在,爱在距离的阻碍下更显难得和珍贵。无论是爱本身,还是时装界在后疫情时代逐渐回归理智与情感的浪潮,都在表明一件事:爱是和煦阳光下的花朵,更是惊涛骇浪中的驳船。5个爱情的意象,成就5个时装的传奇灵感,爱与时装的连接一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