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生活 > 时装与电影:一场必要的对谈

时装与电影:一场必要的对谈

无论是《欲望都市》中的Sarah Jessica Parker, 还是《穿普拉达的女王》中的Anne Hathaway,她们各自出演的这两部电影都充分展现了其在时尚传播中的重大作用。

在《欲望都市》里,夜幕降临,Carrie踩着Manolo Blahnik穿梭于曼哈顿的派对,派对结束后在Nina Ricci的晚装短裙外直接披上一件长大衣,走向纽约的街道。回到自己的小公寓里,点上一支烟,有感而发地为时尚杂志的情感专栏写下“The only thing worse than being single in your 30s is being single in your 20s”的名言。经典的镜头与桥段深入人心,让Carrie的衣橱和生活双双成为了千禧一代女孩的梦想,也让Jimmy Choo、Dior、Prada、Lanvin……这些名词变得生动可人。在《欲望都市》之后,它们便不再仅仅是衣服、手袋和鞋子,更成为了令人艳羡的都市生活符号。


无论是《欲望都市》中的Sarah Jessica Parker, 还是《穿普拉达的女王》中的Anne Hathaway,她们各自出演的这两部电影都充分展现了其在时尚传播中的重大作用。时尚媒体发达的今天,也有不少所谓的时装电影因为品牌植入的泛滥或是过于为品牌传播服务,而被诟病为时尚生意的工具。那么,时装电影的主体是时装还是电影?


时装电影是时尚媒体老生常谈的一个话题,但是话题往往聚焦于时装本身。而时装电影绝不仅仅关于时装,其作为电影门类的一种,也应参与电影话题的讨论。无论是在哪种语境中,时装与电影的关系在彼此的对话中被不断推进,时装既影响了电影,电影又影响了时装。如果用简单的数学概念解释,两者并非求和关系中的独立加数,而是乘方关系中的指数。


《了不起的盖茨比》电影剧照

《了不起的盖茨比》电影剧照,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Leonardo DiCaprio)在剧中饰演盖茨比一角。


电影中的时装

对话的本质是交流,对话的形式可以是可见的物理上的交流,也可以是不可见的意识形态上的交流。在时装与电影的对话中,两者交换着彼此的物理属性与精神内核。电影扮演着整体生命体的角色,为时装提供了T 台之外的另一舞台,又赋予时装更立体、多层次的意义,这是电影之于时装;而时装又作为一种电影中的重要要素,不断强化着电影的脚本与情节,时装的语言使电影的整体性更得以确立,这是时装之于电影。


以一种功能主义的角度审视,对话中的双方是平等互惠的,对话的效果也对双方构成的对话整体产生了一种更大的效益。电影提供载体,时装也以养分的形式反哺着作为主体的电影,双方在对话的过程中产生一种更强大的甚至是全新的化学反应。


Leonardo DiCaprio 参演的2013 年版《了不起的盖茨比》曾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服装设计奖,那些闪亮的服装物件在派对中留下的浮光掠影为这部影片成功描画出一个极具典型特色的上世纪二十年代。在美国,二十世纪二十年代,被称为“咆哮的二十年代”,一战后1919 年至经济大萧条之前的1929 年,有着短暂的繁荣。从战争中解脱出的赢家获得了主宰世界的权力,而在战后遗留的阵痛中,人们选择以纸醉金迷的放纵方式进行自我疗愈。有利的国际环境、宽松的货币政策带来了虚假的柯立芝繁荣,影片中有一句台词一针见血地概括了当时的社会状态——“整个纽约市都处于病态的兴奋(hystieria)之中”。根基不稳的短暂繁荣为美国的经济埋下了一引即爆的地雷,“虚荣”反映了社会生活的真相,从而“浮华”成为了电影的关键词。


《了不起的盖茨比》电影剧照

《了不起的盖茨比》电影剧照,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Leonardo DiCaprio)在剧中饰演盖茨比一角。


装饰繁复的晚礼服、连衣裙、帽子和珠宝在Gatsby 的长岛府邸焕发着虹彩光辉,这些时装的面料与材质以及配饰都突出了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大行其道的Art Deco 特征。Art Deco 被称为装饰主义,从十九世纪末的新艺术运动中演化而来,又带有欧洲中世纪和十八世纪洛可可的影子,杂糅了当时的人们对传统的怀旧与对未来的向往。注重多重风格的混搭、追求手工艺痕迹的装饰主义特色也映衬出了时代极致的繁华,时装从自身的角度准确表现出了当时的社会生活,强化了电影主题。


《了不起的盖茨比》为电影服装设计师Catherine Martin 和Miuccia Prada 赢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服装大奖。Miuccia Prada 曾表示,在为影片进行的戏服设计中,即便是以往来自不同季节的设计也因影片的场景而被赋予了1920 年代的气息。金银线和亮片织成的裙子、彩色皮草披肩、天鹅绒睡袍等,加入了具有时代特色的材质,再与帽子、鞋履等配饰搭配,这些来自现代的设计在影片的舞台上得到了另一种体现,在音乐与灯光中穿越回Art Deco的复古时代。在时装与电影的对话中,全新的画面、置景、被剪辑的镜头取代冰冷的时装伸展台、百货陈列、商店橱窗而成为了新的媒介。


« 1 2 »

岁末年初,添“金”出彩

人们总爱在一年初始,借助各种物化和有象征意义的东西为自己添好运。在中国,除了“鸿(红)运当头”外,“金玉满堂”也是高频出现的吉祥词。尤其在岁末年初,我们歌颂并爱慕着金色—因为它华美且珍贵、脆弱却伟大。

听!酒杯说

高脚杯是一种餐桌艺术,除了增强仪式感和参与感,还能让人们欣赏敲击高脚杯发出的美妙的声音,越是悦耳的碰杯声,越是对碰杯对象的一种欣赏与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