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生活 > 时装与电影:一场必要的对谈

时装与电影:一场必要的对谈

无论是《欲望都市》中的Sarah Jessica Parker, 还是《穿普拉达的女王》中的Anne Hathaway,她们各自出演的这两部电影都充分展现了其在时尚传播中的重大作用。

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 1926-1962)身着Christian Dior高级订制服,摄影:Bert Stern。

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 1926-1962)

身着Christian Dior高级订制服,摄影:Bert Stern。


时装成就的女演员

角色是对话的另一重要媒介,时装在电影角色的塑造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而在剧本提供的故事中时装也获得了新生。在《了不起的盖茨比》中,电影成功刻画出了菲兹杰拉德笔下黛西的复杂性—她对金钱和物质的欲望、对爱情的憧憬、少女时的纯真,黛西毋庸置疑的美在电影中得到了永久留存。“她的脸庞忧郁而美丽,脸上有明媚的神采,有两只明媚的眼睛,有一张明媚而热情的嘴,但是她声音里有一种激动人心的特质,那是为她倾倒过的男人都难以忘怀的:一种抑扬顿挫的魅力。”在黛西的一颦一笑中,时装的华美既赋予了角色光彩,角色的成功塑造又将美还于服装,二者在相互映衬中得到了一种完整的生命。黛西让观众记住了那些看起来波光粼粼的衣裳,它们是“黛西的裙子”,同时浓缩了盖茨比的时代。


传奇演员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 1929-1993)身着一条Givenchy丝绸连身裙,1963年,摄影:Bert Stern。

传奇演员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 1929-1993)

身着一条Givenchy丝绸连身裙,1963年,摄影:Bert Stern。


电影的成功塑造,往往又为角色带来了一种具有更深远持久的影响力的时装风格,进而让角色在电影外成为广为流传的时装符号。奥黛丽· 赫本和Givenchy 的故事几乎能被视作时装电影史上最为经典的例子,Givenchy 曾为赫本的《龙凤配》等多部电影与戏剧亲自操刀设计服装,其中两人合作的《蒂凡尼的早餐》让赫本获得了当年的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极简的黑色礼服在Hubert de Givenchy 的剪裁下巧妙地贴合了赫本极其纤细的身体线条,在稍显夸张的耳环与项链点缀下,赫本与众不同的灵动、优雅、浪漫被定格成了永恒的符号。


时装为电影角色传递情绪,角色又将时装与故事文本合为一体。在时装与电影的交流中,两者都因角色而获得了表达,在彼此交互影响中产生了新的张力,电影也让时装与角色都获得了二次生命。


蕾雅·赛杜(Léa Seydoux)出演Prada Candy时装电影,Wes Anderson 和Roman Coppola执导。

蕾雅·赛杜(Léa Seydoux)出演Prada Candy时装电影,

Wes Anderson 和Roman Coppola执导。


时装电影

追溯时装与电影的源头,电影的历史在十九世纪末已经启程,而现代时装业在二十世纪初期刚刚迈出第一步。在1931 年米高梅电影公司请Coco Chanel 担任电影的时装指导后,时装才真正走进电影,在这之前电影的服装由制作团队配备的服装部门负责。奥斯卡1948 年设立了最佳服装设计奖项,这正式肯定了电影与时装在现代的结合,时装与电影间的对话也伴随着现代电影与时装业的进步不断进行着。


随着时尚的商业需求,电影也越来越多地被“借用”为传播的外壳、形式或是手段。电影因为提供了视觉与听觉的双重感官体验而被时装品牌青睐,感官刺激一定程度上能带来对消费者情绪的触动,时装电影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在新媒体越来越发达的当下,以短视频为代表的影像形式也被认为是越来越重要的媒介发展方向,已被各大互联网巨头战略布局验证的趋势也影响了时尚传播的动向。从若干年前Charlize Theron为Dior 出演的《Dior,the future is gold》真我香水广告到今天Inez & Vinoodh 为CHANEL 2021 春夏高级成衣系列执导的宣传影片,“电影”的角色往往让位于时装表达而被边缘化,“电影”的艺术属性也随之被商业属性取代。在讲求ROI(Return On Investment,投资回报)的现代商业社会中,商业电影狼吞虎咽地噬夺着艺术电影的生存空间,电影市场现状旁敲侧击了时尚电影的发展道路。


时装与电影能否被平等对待这个问题则指向了时装电影的未来,到底是艺术创作还是商业傀儡。在充满未知与怀疑的未来,值得期待的是带资进组的品牌制作能够以更高明的手法为时装与电影二者带来更健康的发展。时尚具有瞬时性,电影则让瞬时变得永恒。当时间窗口是永恒时,我们对其内在价值仍抱有着美好希冀:不是借其技术手段、艺术外壳,而是让其回归艺术。电影本身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同时也具备着容纳艺术和其他内容的性质,也存在着与艺术家、电影导演、时装设计师和摄影师等多方进行合力创作的空间。时尚中的不同角色与多方力量被充分调动参与到电影制作中,扮演着时装与电影之间的新的媒介。这个过程强调了二者之间的平等对话:在对话中二者以两线相交的运动轨迹在同一空间中相遇,彼此相互启发和相互碰撞,时装的考虑从自身扩展到电影所关注的社会文化、价值观引导、媒介技术革新等更广阔范畴与更深刻命题,时装电影的外延含义也被拓宽。电影不仅因为需要而被利用,也因为利用而被重视,当两者都得到重视,两者之间的结合才能为彼此带来更光明的前路。


编辑/叶超William Yeh 撰文/Gigi Zhou 设计/Vivi.Z

« 1 2 »

旗袍百年,一场关于女性的梦

当巴黎女王可可·香奈儿于1920年代在康朋街31号让小黑裙风靡西方世界的时候,大洋彼岸的中国也有一种新的服装样式正在成为主流。

用时装为爱恋下注解

社交隔离常态化的现在,爱在距离的阻碍下更显难得和珍贵。无论是爱本身,还是时装界在后疫情时代逐渐回归理智与情感的浪潮,都在表明一件事:爱是和煦阳光下的花朵,更是惊涛骇浪中的驳船。5个爱情的意象,成就5个时装的传奇灵感,爱与时装的连接一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