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首页 > Beauty > 生活 > 一人游

一人游

今年早些时候,巴黎十三区的区政府为了庆祝情人节,在我家附近的一条街放置了十多个大熊玩偶,节日过后也并未收回,而是由街边的商家保管。

一人游


于是每当我路过时,总能看到这些大熊玩偶被摆放成各种样子展示在橱窗前。眼镜店的大熊戴上了复古橘红色的圆墨镜,小咖啡馆的大熊坐在室外的露台,银行的大熊坐在自动取款机前当保安……每次看见它们,我就会联想到在国内,如果一个人去吃火锅,服务员有时会在你的对面放上一个陪伴的娃娃。


和朋友一起讨论那个在网络上被大家转发的“一个人做什么最孤独”的list,发现一个人吃火锅在我印象中已经是非常厉害的选项了。曾经我也认为,吃饭、喝酒这些社交属性非常强的活动从来都不应该自己一个人去完成。不过最近,也许是环境所致,我开始渐渐地一个人去完成很多事,也开始接受这样的生活方式。


周末一个人去看了一场演出,在蓬皮杜旁边一个叫sunside 的小酒馆。巴黎作为一个所谓的大都市,其居住环境、交通状况、政府工作效率等等却都处在令人堪忧的状态,但是文化生活上的便利与廉价造福了所有拥有不同审美品位的人。就像巴黎歌剧院经常能买到仅9 欧元的歌剧票一样,这个小酒馆每周都会有一到两场免费的演出,通常是由当代的爵士乐团致敬经典爵士音乐家并演奏他们的曲目。我选择了一场致敬萨克斯手Wayne Shorter 的,在周六的晚上只身前往。


“一人游”变成了我的常态,这在若干年前是我从未预料到的问题。第一年在异国生活时,我住在很小的房子里,和一个学甜品的朋友。她几乎每日都是早出晚归,而我则是夜晚工作的人,当不同的生活方式出现在同一屋檐下,我不得不开始适应一个人买菜做饭、一个人逛街看展的生活。的确,生活在他国,我不再能轻而易举地就呼朋唤友,不再能与人臭味相投地不醉不归。但似乎在这些零散却具体的独处时间里,我开始有了收获。在这些微不足道的时间节点上,我像Wayne Shorter 那张专辑的名字一样,拥有了一双The All Seeing Eye。我开始尝试着,全情投入地一个人生活。


也许这些收获并非来自独处本身,而来自让渡一部分社交权利后所获得的,对于自我新的认识。而这种认识,往往隐藏在独处的时间里。下周,我准备一个人去看一场女足世界杯的球赛。我会静静地坐着看情绪激昂的观众摇旗呐喊,或者我才是呐喊声音最大的那一个,不去的话,谁又会知道是哪一个呢?


撰文/evekhalil 编辑/叶超 William Yeh 设计/DC

Vol.117METROER本周关键词 | 假期碎片

✈️ 返程的海陆空,国庆碎片加载完毕.........

社区活动|请回答:你曾收到过最糟心的礼物是什么?

毫无疑问,孩子是很多父母这辈子最棒的礼物,那么你曾受到过的最糟心的礼物是什么呢?9月我们在都市客社区做了两个微话题,一个是关于你曾收到过最糟心的礼物是什么?一个是假如有一天,你发现自己的孩子并非亲生的,并且你也找到了亲生骨肉,你会选择去换回自己的孩子吗?快来看看网友是怎么说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