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生活 > 当我们在讨论极简主义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当我们在讨论极简主义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从艺术家们“去意识的”创作思潮、文学家们平铺直叙的语言文字,到以穿着为所有功能的一件衣服,以至于我们现在开始思考,生活本身是否能够极简?

极简主义艺术家Ellsworth Kelly作品

极简主义艺术家Ellsworth Kelly作品


法国艺术家杜尚(Marcel Duchamp)作品——“泉”

法国艺术家杜尚(Marcel Duchamp)作品——“泉”


一切从艺术家们开始

艺术家们在任何时代都拥有最新潮的思想。1917 年,法国艺术家杜尚(Marcel Duchamp)将一件从商店里购入的现成的男用小便池命名为“泉”(Fountain),并送到纽约独立艺术家学会参与展览甄选,这个看似荒谬的事件在当时激起了艺术界铺天盖地的讨论—“没有创作,艺术还会存在吗?” 塞尚本人的观点认为:“这件《泉》是否我亲手制成,那无关紧要。是我选择了它,选择了一件普通生活用具,予它以新的标题,使人们从新的角度去看它,这样它原有的实用意义就丧失殆尽,而获得了一个新的内容。”


如果说塞尚的观点还保留着一丝对于艺术内容的认同,那么上个世纪60 年代的纽约,一部分艺术家则彻底厌倦了在符号背后藏满创作者主张的做法,开始有意识地将生活中现存的物品置入到展览当中。艺术观点不再重要、艺术创作不再是必需,极简主义(Minimalism)诞生了。活跃的极简主义艺术家们反对艺术作品对观赏者思维的灌输和压迫,将最原始的物本身展示于观者面前,极少化作品作为文本或符号形式出现时的暴力感。现成的物品,即使没有任何思想内涵,也成了艺术。


矛盾的是,像《泉》一样由现成的物件变成的艺术品在1960 年代却没有大量涌现,反对创作的极简主义艺术家们还是不得不进行创作。但他们的创作以精确的角度、几何的图形、原生态的比例为基础,不再故弄玄虚,而是展示最直接的视觉效果,抛弃作品内在的个性。


极简主义在艺术史上的诞生,充满着叛逆,也充满着矛盾。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它创造了一种新的风格。

« 1 2 3 »

生图直出都不怕!U1S1,这届联名下午茶“太嗯了”!

魔都下午茶,从来不乏新花样。而今年几家酒店推出的联名下午茶,更是颜值赛新高,随随便便拍一张,生图直出无PS,都能称霸朋友圈。U1S1,这届联名下午茶“太嗯了”!

彭薇:在女性空间里共情

交互式的创作灵感、奇特切换的画作和特殊张力的梦境,营造了过去与现在、视觉与心理的双重女性空间,而这个正在广州举行的“女性空间”展也成为艺术家彭薇本人从内到外彻底蜕变的一个场域。这次她不再是旁观者,而是通过书画介入现实,进入历史,发出自己的声音,从而改变女性被界定、被塑造、被描述的客观位置,赋予作为性别群体的女性主体位置,表达复杂而难以言说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