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首页 > Beauty > 生活 > “极简主义”的真相

“极简主义”的真相

“极简主义”的身影渗透在新时代青年的各个生活场景中,从高级时装品牌到淘宝中铺天盖地形形色色的商品,从社交网络一直到我们意识中受影响的审美倾向。

如果你还感到有些不知所云,那么开始阅读这篇文章前这里有些温馨提示,核心记忆点有譬如媒体大力宣扬的“性冷淡风”与“高级感”,又譬如“北欧风”“工业风”甚至是“INS风”,这一切看似突如其来的“风”都离不开艺术家、设计师以及生活美学家们一度谈及色变的“极简主义”。这个本源于二十世纪西方美术史的艺术流派,在二十一世纪繁荣物质文化的复杂语汇系统中,究竟是一种设计理念,一种审美风格,还是消费社会中特有的化学反应公式中一个披着美丽面纱的购物欲催化剂?


Christopher Lemaire和 Sarah-Linh Tran、Helmut Lang 1998春夏

(左)Christopher Lemaire和 Sarah-Linh Tran

(右)Helmut Lang 1998春夏


Anti-fashion, and make it last

无论是Calvin Klein 和Jil Sander,Phoebe Philo 时期的Celine,还是后起之秀The Row,时装中不乏所谓的“极简主义大师”。 任何“主义”失去了灵魂,都只能生产出矫揉造作的流水线产品。而对于真正的极简主义而言,“极简”也绝不仅仅意味着有意为之的形式上的减少,称职的极简主义时装应具备的核心特质是“经久不衰”。


二战后“极简主义”风潮席卷而来,在时装文化盛行的1990 年代进而演变成了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在成就了一辈时装设计师辉煌的黄金年代,Helmut Lang 或许是当中最应当被记住的名字。无论是从被打上“性冷淡风”标签的Raf Simons 与Jil Sander 身上,还是年轻气盛的“高街玩家”Kanye West与Graig Green 的设计中,你都能看到Helmut Lang 的身影。对于被定义为“极简先锋”的Helmut Lang 而言,那些“机能风”的牛仔裤、T 恤与夹克代表的不仅仅是减少的设计,而是更前瞻性地考虑到了它们是否能够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事实证明,1990 年代的Helmut Lang 在当下的衣橱中依然入时。


在时装界中,与Helmut Lang“make it last”宣言并行的,是Christophe Lemaire 所身体力行的“Anti-fashion”,反潮流是极简主义者在衣着选择上的重要表现。他们在购置衣物时,考虑的并不是当下的流行,而是选择那些适合自己的。Lemaire 认为“他们了解自己和自己的身体,知道什么适合自己、什么让他们感到自信。这些东西不会每六个月就变一次”,他主张根据自我构建自己的衣橱,而不是根据潮流。因而Christophe Lemaire 的设计中存在着一种理智的稳定性,这包括对赭色的执着,对廓形与细节的克制。


英国设计师Margarete Howell 的同名品牌与Christophe Lemaire 有着同样沉稳的个性,两者的轮廓在简约程度上亦不相上下。Lemaire 的流动感中藏不住法国人的浪漫,而Margarete Howell在面料上长达几十年的坚持则是英国人的显性基因显现,无论是花呢料还是斜纹布,高质量的面料支撑起衣服经久耐用的属性,更有利于培养穿着者与衣服之间的感情。


当然了,不管是Christophe Lemaire 还是Margarete Howell,不论他们的设计具有多么典型的极简主义特征,购置一件“极简主义大师”的作品并不会让你立即成为一名极简主义者。在着急成为一名极简主义者之前,正如Lemaire 所说的,应该先“Be yourself”,假若连自己都无法认清,那么你会发现根本无从下手去“make it less”,更别说是“make it last”了。


《CEREAL》杂志

《CEREAL》杂志


极简主义在出行方式上践行得最成功的城市,应当是荷兰的首都—阿姆斯特丹。或许不少初次到访这座城市的人都会感到惊讶,而最惊讶的部分很可能是自行车作为主要交通工具在当地所不可取代的地位。时至今日,自行车仍是阿姆斯特丹市民日常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停靠自行车的地方和运河一样在城市中随处可见。阿姆斯特丹鲜少见高楼,就像阿姆斯特丹人也鲜少执着于光鲜亮丽的职业,即便是在一家小店里从事一份不起眼的工作他们也能够乐在其中。在日落时分伴随着缓缓落下的夕阳从容不迫地踏上自己的脚踏车,回到运河边上的小公寓里,日子是充实与自在的。


自在,是极简主义在出行方式中所体现的关键词。被认为与极简主义紧密相关的,还有创办于英国的《Cereal》杂志。《Cereal》将自己定位为关于“旅行与生活方式”的杂志,创办人Rosa Park 个人明确的极简主义生活方式也无不体现在杂志的视觉设计与内容理念中。《Cereal》所偏爱的目的地是那些远离人烟的地方,它所倡导的旅行只涉及两个元素—“你,和你的目的地”。与许多人热衷于“打卡网红地”大相径庭的是,旅行的一切的动机与归宿都仅关乎自我的内在感受。相比让更多人知悉“我去过”,更受《Cereal》重视的或许是能否很好地体验到当地的文化,有没有能享受早晨阳光的Cafe,是否有设计独特服务又贴心的Boutique 酒店,又或者是旅途中哪里有质量优良又能温暖腹腔的食物。


Rosa 在许多采访中对于《Cereal》极简风格灵感的解释,表露了对简约的追求是渗透在生活中的。无论是逃离城市前往一个需要几日车程的远行目的地,还是周末的午后在家中一隅泡好咖啡安静地阅读,都能从中感受到平静与快乐。而在生活的大小抉择中,她有时会从自己过往的经验中获取灵感,因为她会不断尝试着看清真实的自己,在做某件事前会问问自己行动的目的。而过往的经验会告诉她什么是她真正所爱的、始终会保持忠诚的。


在欧洲的另一个地方,英国伦敦的地铁里依然没有通信信号,人人都在低头读书看报,英国的出版业似乎没有冬天。街头吆喝卖报的声音几十年如一日,给人一种这座城市被时光遗忘的错觉。即便享有着世界上最发达的科技,伦敦人也没有对手机更新换代的执念。圣诞节到来之际,祝福与问好不止步于社交网络,路过的陌生人与流浪汉也能收获许多的“Merry Christmas”与善良的微笑。一座城市,就如同一个人,极简的实践是自在,找到自己的节奏,踩在清晰明确的脚下,真正的幸福与内在的满足在何时何地都能从容不迫。

« 1 2 »

一张唱片的诞生

大多数人,都不能够离开音乐而活。旋律伴随我们的心绪,歌词记录我们的故事。本期人物专题,我们特邀一张唱片制作过程中不同分工的音乐人参与拍摄。从创作、编曲、和声、设计到演唱,这些音乐人用属于自己的匠人精神,为我们打磨出一曲曲经典杰作。柏拉图说“ 音乐赋予万物生命”,而这些音乐工作者则是赋予音乐生命的人。

Vol.125 METROER本周关键词 | 奥利给!御寒单品已就位!

在瑟瑟发抖的冬季怎么才能一股干劲地起床开启新一天?怎么在冷飕飕的南方办公室里保温?如何安然度过怕冷的冬季?本期关键词,就来康康编辑部的metroer girls都在用什么御寒单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