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翟天临,借助角色的壳去说自己想说的话

翟天临,借助角色的壳去说自己想说的话

过去一年,翟天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割了一大波粉丝。按着这几年的逻辑,很多人似乎难以理解:他不是那种被粉丝尬吹的所谓“盛世美颜”,也没参加能大展“人设”魅力的真人秀节目。仔细一想,似乎又在情理之中:演戏演得好的演员,本来就该红啊。

翟天临


好演员的注脚

能登上一本女性时尚刊物的封面,意味着翟天临拥有庞大规模的女粉丝。


如果单纯用“流量小生”“小鲜肉”这样的标签来定义他,似乎不太合适。现在遍地都是未成年刚成年的小鲜肉,31 岁已经是大叔级高龄——这么说似乎有点刻薄。和他同年龄层的一溜前“流量小生”们,也先后遭遇了转型瓶颈“中年危机”。但这位不温不火了好些年的男演员就这么突然冒了出来。


拍摄采访的那个下午,翟天临刚刚领奖回来。他凭借《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中杨修一角,获得第五届横店影视节文荣奖的“最佳男配角”。从他的话里倒没听出太强烈的情感起伏。但实际上,杨修这个角色是让他煞费过心思的。一场奔赴刑场的戏里,翟天临饰演的杨修在赴死关口躺在断头台,对着停落在旁的蝴蝶温柔地吹了一口气。


这个画面和他在《演员的诞生》舞台上表演《团圆》最后那充满了委屈、不舍、失望和放手等复杂情愫的摆手一样,都是他为自己的演员身份立下的最好的注脚。


是这些细节才让角色立得起来。细节一定来源于大量的案头工作,而不是依靠大量的“文替”和“抠图”。让成千上万引颈以待的粉丝来观摩偶像的替身、僵脸和五毛钱的抠图特效,这可不符合一名演员的基本修养,更不符合他一直以来推崇的“获得授权”的表演理论。


这个理论来自于他的偶像罗伯特· 德尼罗。“什么叫‘获得授权’?就是我演你,我就要有演你的权利,我得把自己完全变成你,才能获得这个权利。”


我们聊起他不久前杀青的网剧——他强调这是一部关于“时尚买手”行业的非常专业的剧集——《买定离手我爱你》,他在里面饰演时尚圈精英,为获得角色的“授权”,他去读了John Galliano 和山本耀司等时尚圈大佬的传记和著作,当他清晰地罗列出斜裁/ 成衣/ 高定和show piece/commercial piece 这些术语的区别时,我确信他已经得到了属于这个角色的“授权”。


他就是个喜欢“较劲”的人,跟自己,跟角色。太多人问他为什么以逆行者的姿态在事业上升期回到学校读书,问他为什么如此和角色较劲——可是,任何一个对自己和工作有要求的人,做这些不都是合理正常的吗?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 1 2 3 4 »

童瑶,另一种幸福的秘诀

世界从未停止变化,而童瑶,似乎越来越懂得在变化中寻找不变的价值。她甘于日常平淡平静平凡的生活,却又不放弃追逐跌宕精彩的那一部分。“我现在越来越从容平和了,可能不是为了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去做一件事,而是更享受其中的过程,也会选择更多让自己快乐的事情去做。”

黄轩&杨采钰,勇敢的人才敢拥有平静的生活

黄轩最近在家尝试种菜,种了油麦菜、小白菜,还种了一点黄瓜,朝天椒,就是从网上买了些种子和土,开始为小菜园播种,几天后竟然真发芽了。从此每天除了喝茶看书,便是伺候这些蔬菜,简单的生活却饶有兴致。而杨采钰则在疫情稳定后第一时间进了剧组拍戏,她用平静的语气叙述自己所在的行业刚从惶恐中清醒但依然惊魂未定,现在正积极找回往日的节奏。两个人,两位演员,一样的平静与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