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首页 > Beauty > 明星 > 咏梅,以静制动

咏梅,以静制动

凭电影《地久天长》成为柏林电影节历史上第三位华人影后之后,所有人都试图在咏梅身上寻找前因后果:她是谁?为什么是她?一直以来,她都安静地循着自己的节奏前行,也有底气继续这一份心平气和,以静制动,以不变应万变。

咏梅

Max Mara 廓形风衣外套

OOAK 细钻耳钉

咏梅的脸看起来很淡:眉眼似工笔画勾勒出来那般细致,表情似留白,那份波澜不惊,反而成了让人印象最深刻的部分。


你能觉察出生活在她身上拧起过褶皱,也知道它们已经被时间或是某种更为巨大的力量碾平,她似乎能把周围一切都默默吐纳在心里,正如苦蚌磨出的珍珠,只留温润的光泽。


凭电影《地久天长》成为柏林电影节历史上第三位华人影后之后,所有人都试图在她身上寻找前因后果:她是谁?为什么是她?她并不是以惯常娱乐化模式在大众视野中立下存在感的演员,甚至不能被归入“脸面熟悉而名字模糊”的行列。她今年49 岁,这是她第一部真正意义上担任主角的作品,在旁人的眼里,一切就好像从零突然跃到了一百。


对这座握在手里的银熊奖座,她感到满足而坦然,水到渠成,问心无愧。奖项揭晓的时候,她没有哽咽,没有激动落泪,只是湿润了一点眼角,轻轻低呼了一句“我的天”。现在她把奖座放在家里一进门就看到的地方,看看摸摸都欢喜。她没有受宠若惊式的局促,也没有被蜂拥而至的关注惊扰——“不以物喜”被当作格言容易,但真正被推到这样的浪尖,她还是一贯淡淡的样子。


她心里有底气,这个角色值得这份荣誉,其他的一切,也是该来的。


“理解”是必要的前提

刘星出生于1982 年,死于1994 年,之后的日子,他的父亲耀军和母亲丽云一起捱。时代巨变带来的颠簸已经擦得其中每个人生疼,丽云被迫失去了第二个孩子、被迫下岗后,又目睹了独子的意外离世。命运之梁轰然倒塌,这对平凡夫妻试着背井离乡,试图把爱赋予一个收养来的孩子,可他跑了,面对没有盼头的日子,他们只能在每一天渗出的苦涩中摸索着前行。


咏梅在收到剧本的时候,狠狠哭过几场。“那时我就深深地被这个故事、被人物的命运所打动了,我也能理解他们的情感,完完全全地理解。”痛、悲伤、孤独乃至幻灭感,要表达那些具有极大冲击力的情感,她觉得必要的前提是“理解”。2017 年5月她开始读剧本,9 月电影正式开拍,中间她整个儿的心绪都在剧情里,后来塑造出的丽云没有大开大合的情绪,却有因为真实而让人有更为不忍的刺痛感。

« 1 2 3 4 5 »

马思纯:角色的人生,我的乌托邦

替角色努力活过的人生,到底是要还回去的,演员身份之外的马思纯,也有自己的路要赶。宁可沉溺在戏剧构筑的乌托邦里,也不愿在现实生活里“醒来”,偶尔,她为此感到恐惧,但暂时也没有找到任何解决办法。

倪妮:30岁后,我会给自己一些形式感

现在的倪妮和之前有什么不同?这大概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但毋庸置疑的是,倪妮越来越平和,大气,通透,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