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宋佳:我只取悦我自己

宋佳:我只取悦我自己

她绝不模棱两可,喜欢就是喜欢,在乎就是在乎,随便也真就是随便。

宋佳

Ming Ma 廓形大衣


表演,不能丢了生活

金鸡奖、金鹰奖、白玉兰奖等诸多国内重要影视大奖傍身的宋佳,在接触表演初期其实有点懵。这个在沈阳音乐学院附中学习了多年柳琴,原本应该顺理成章上沈阳音乐学院的孩子,意外认识了范志博师姐,后者建议她可以试试考戏剧学院。关于这场现在回头看对她至关重要的考试,我们想当然地认为宋佳应该应对自如,她却坦言一点也不轻松。


“我没有学过表演,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演戏。当时考场需要大家做一个集体小品,说这里是一个公园,你们自己设定自己的角色,通俗点就是爱干吗干吗。突然‘唰’一下就有人跪下演那个心脏病犯了,有人演乞丐和你要钱,有人演神经病,反正就是各种,我当时紧张又害怕,我演什么呢?算了,我就演等人吧。我站着一动不动,老师看了半天问我:‘你干吗呢?’我说:‘我在演等人。’他说:‘哦那你演完了吗?’我说:‘你觉得我演完我就演完了。’”


“现在回想起来,这就是表演最本真的部分。如果我不知道怎么演,那生活中什么样我就什么样。这正是表演最重要的一个因素:不能丢了生活。”


时隔多年,入校后的第一堂汇报课仍令宋佳记忆犹新。这个全班最后一个考上的北方姑娘表演了一个没有名字的小练习,多年后她仍旧记得自己是怎样灰头土脸地赶紧回到座位上,庆幸这堂课终于要结束了。在老师漫长的点评声中,她一直低头在那里抠指甲,突然,她听到她自己的名字——老师说:“打球要有球感,演戏要有戏感,我们班宋佳同学的戏感就非常好。”她有点懵,又有点恍惚,不确定老师说的那个宋佳是不是自己。老师的话给予宋佳的与其说是信心,不如说是肯定。当抛弃掉一切“行还是不行,是还是不是”的杂念后,宋佳觉得戏剧学院从某种意义上第一次向她完全打开,“第二天我觉得整个天空都蓝了。”


还未被问及,宋佳便郑重介绍,“李志舆老师真的是非常好的一位老师。”这位将观众刻板印象中懦弱无能的高宗李治演绎出深沉父爱与皇权困顿的著名演员,给予了自己学生亦父亦师的关怀。学校规定大一新生要上早课,迟到多次会被勒令退学,而宋佳因好几次赖床迟到,很快就到了要被“甄别”的时候,李志舆老师反感学校这些简单粗暴的规定,他坚持“包庇”下了他眼里的青衣好苗子宋佳。多年后,宋佳一举摘得金鹰奖最佳女主角,当站立在台上发现为自己颁奖的正是恩师李志舆时,她在台上硬生生把睫毛膏哭化以至眼泪都是黑的。


每次来上海,宋佳都要去老师家里坐坐,“老师早就退休了,但我的每一部戏他都会看,我们仍旧会讨论,我仍旧紧张老师怎么看待我的每一次表演,因为老师对我来说非常重要,他是在表演上给我打开那扇门的人。”

« 1 2 3 4 5 »

李宛妲,浑然天成

父亲给她取名 Vanda,源自印度神系中一个园林女神万代兰。这种花儿很大,有世上最难得的介于蓝色和紫色之间的颜色。天真又成熟,清新而果感,好奇但笃定,自信且谦和,李宛妲像她的面孔一样,独一无二,浑然天成,是十七岁生气蓬勃的天然少女,更是一身灵性的强大精灵,从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到光怪陆离的娱乐圈,始终散发着震慑人心的美。

简单一点,就会开心一些

聚光灯下,她洒脱淡定,随性自在。回归生活,她是一颗活在当下的甜豆, 悲喜得失,皆是乐趣。攒力三年,克服无数困难,她给粉丝送出一份礼物,每一首用心制作的歌曲之中,都有一个关于爱的故事,一个不加任何修饰的宋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