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宋威龙——颜行,少年枢机

宋威龙——颜行,少年枢机

宋威龙误打误撞进娱乐圈,四年,不知不觉就流了过去。演过的戏接连上线,各类评价迎面扑来,宋威龙那近乎完美的颜,自带引力,但仅靠颜值行走江湖,似乎不是他所想所要的。

宋威龙

Burberry

浅蓝色专属标识图案连帽衫

浅绿色迷彩印花套装

白色专属标识图案嵌花袜


去电影院看《我的青春都是你》,不知你会不会留意到这一幕:

参加舞会前,女主角硬是拉着宋威龙扮演的方予可,要教他跳舞。这是方予可“变身”前的一场戏。此刻,他依旧戴着黑框眼镜、箍着钢牙、留着厚重的刘海——宋威龙说,他喜欢变帅前的这副样子,“更可爱,也更真实”。


其实,宋威龙扮丑也算不上是真的“面目全非”的丑,透过那镜片,很容易就能感觉到颜值的底子正呼之欲出。


平日里,宋威龙话不多、腼腆,合作过的演员大都这么评价他。“我比较随性,又有些慢热,只有跟熟人在一起才会变得比较热络一点。”


约在四年多前,宋威龙开始接触表演。戏在拍,还未播,都是期待,全是未来。当时刚满16 岁的少年,有些不知所措,已经感受到扑面袭来的压力。“有时候会觉得心里特别乱,躺下去,什么也不想干,只好一直翻手机——其实,也没什么可翻的。”严重的时候,焦虑失眠,整夜睡不着,第二天还要起来工作,就依靠咖啡和红牛吊精神。在极静的夜里,可以听到心脏“砰砰”直跳。


他跟表演指导老师上课,从头学起。“首先学会让自己代入角色,进入角色之后,整个人对角色对剧的理解会透彻一点”。遇到自己NG 会紧张,“我很怕给人添麻烦,担心是不是给大家增加了工作量。后来慢慢发现,这是一种常态,有时候NG 不是做得不好,而是可以做得更好。”


宋威龙度过了不长不短的迷惘期。


“刚入行的时候,其实是一个很迷茫的状态,不知道要做点什么,不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整个人有点蒙,现在好多了,明确了自己要做个好演员的目标,学会了适应现在的节奏,心态变得平稳了。”


宋威龙最崇拜的演员是杰森· 斯坦森,最想演的是动作片。小时候,他任性地跑去少林寺学了一阵子武术,又在武术比赛中拿过奖。演古装戏,飞檐走壁,吊威亚,对打、套招,大都亲自上阵,没想到最严重的一次受伤倒是在拍现代戏的时候——根本算不上打戏。


他跟对手戏男演员为心爱的女生大打出手,拳脚无眼,对方打在宋威龙的鼻梁上,“鼻梁直接断了,当时也没来得及多想,就被大家催着去医院,把骨头接上。”宋威龙说得云淡风轻,不当回事儿,“倒也没给我留下什么阴影,其实日常拍打戏都会受伤,磕磕碰碰,基本每次都逃不过。对男孩子来说,挺刺激的,也是很不错的人生体验。”

« 1 2 3 4 »

宋祖儿,心怀善意

相比“美而不自知”,宋祖儿更可爱的是“美而不自恃”。她知道自己的美,但并不过多依赖,更不会恃美而骄,而是一直在努力完善自己的其他优势,抱有“成长型”的价值观,活得坦然又从容。

李宛妲,浑然天成

父亲给她取名 Vanda,源自印度神系中一个园林女神万代兰。这种花儿很大,有世上最难得的介于蓝色和紫色之间的颜色。天真又成熟,清新而果感,好奇但笃定,自信且谦和,李宛妲像她的面孔一样,独一无二,浑然天成,是十七岁生气蓬勃的天然少女,更是一身灵性的强大精灵,从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到光怪陆离的娱乐圈,始终散发着震慑人心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