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首页 > Beauty > 明星 > 林依晨,靠近心中的自己

林依晨,靠近心中的自己

摄影棚悬挂着一层层的绿纱,风一吹,仿佛渲染出一空间的蓊绿。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出道十余年,作为演员,林依晨对演戏这门学科,像个好学生般尽力修好修满学分。

林依晨

Calvin Luo 格纹垫肩大衣、竖条纹吊带裙、领饰

Marni 厚底踝靴


摄影棚悬挂着一层层的绿纱,风一吹,仿佛渲染出一空间的蓊绿。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林依晨穿梭在幽秘绿纱中,那影来、那影去。那影或许是《十八岁的约定》里的夏晓彤、《我的秘密花园》里的范小敏、《爱情合约》里的成晓风,或许是《恶作剧之吻》里的袁湘琴、《我可能不会爱你》里的程又青、《兰陵王》里的杨雪舞、《小女花不弃》里的花不弃……她们清新可爱、她们古灵精怪、她们成熟知性、她们专情识大体。


一个个角色从林依晨的身体长了出来,她是她们,她们也是她;然而,当卸下一件件戏衣,真实的林依晨又是什么模样?那一方空间顿时化成其内心世界,引人探寻。


迂回地来到了化妆间。眼前是被四五个工作人员层层包围的林依晨,她的招呼声从人墙的另一端细细地传了出来,配合化妆之余她努力偷渡视线,我们才在镜子上有了眼神的交会,她更一手贴心地将桌上的录音笔拿了去,深怕收不到音。


出道十余年,作为演员,林依晨对演戏这门学科,像个好学生般尽力修好修满学分。如《恶作剧之吻》中的袁湘琴是护士,护士要打针,她便拿整个剧组人员当抽血的练习对象,连导演、男主角、灯光师都无一例外;她回忆拍《空手道少女组》时勤练大刀,“这一排都是瘀青, 而且大小颜色深浅都不一”,她笑着在纤细的手臂上比划,宛如分享练习簿上一道道用功的印记。


《射雕英雄传》的黄蓉则令她苦恼。“因为小说里的她被写得太完美了,琴棋书画精通, 柴米油盐酱醋茶熟悉,连厨艺也非常了得,武功也不低还能当成丐帮帮主。”当追求完美的她遇上了被塑造得完美的角色,下足苦功则是必须,她学古琴、学棍法、学手语、学煮叫化鸡。黄蓉样样精通,她也必须有模有样。


虽苦,她乐在其中。对她而言,研究角色时,不仅在探寻他人,也向内探寻自己的心,“演员这个职业需要跟很多人连结,连结越多就越真实、越诚恳,也就能感动越多人。”


问起哪个角色和她连结最多?“湘晴、晓风、黄蓉、又青都满多的,小敏是玩得很开心。”这些角色名一股脑儿从林依晨的嘴里弹跳出来,像是喊着许久不见的老友一般热络。


让我想起她曾说:“演员这行业一开始很辛苦,一旦热情被培养起来,再苦也会很快乐,我庆幸我到现在还是很快乐。”


然而会踏入演艺圈,驱使她的却是亲情。


亲情命题似乎是林依晨的心头肉,有时扎一下就痛。这痛来自对妈妈的感恩与疼惜,对弟弟则是长姊如母的担忧与关怀。或许这痛正是她鞭笞自己的动力。


采访时,林依晨的母亲其实也在现场,整场安安静静地听着。当我问起女儿是否都不用她担心时,她也只淡淡说了句“一直都是”。


“就是 有点过分懂事了,不过这个部分是到 十六七岁以后更明显,因为妈妈生病的事情,所以一夜长大 。”林依晨接着说。相比以前受访时,一触碰到亲情话题便眼眶泛泪,现在的她,浅笑中有着云淡风轻。


她曾说,18 岁到28 岁,是她最拼的十年。


高二那年,林依晨的母亲小脑中风,让身为长女的她决心扛起家里的经济重担。18 岁出道,背后是负担家计的早熟与懂事:她参加“捷运超美女”选拔,用奖金帮弟弟换计算机;她用青春在教室与片场之间奔波,为的是纾困经济,将妈妈借贷养家的十余张信用卡一一剪掉。

« 1 2 3 4 »

邬君梅,归一

邬君梅从不划分自己的人生阶段,她说人生就是一整段,像树一般,不断地抽新芽,走过一年又一年。

马伊琍,取悦自己

很难用一个简单的词去形容马伊琍。这些年来,马伊琍除了演戏,就只是静默地过着自己的生活,极少发声。直到有一天,她忽然走了出来。这时许多人才发现,这不是自己一直想象中的马伊琍。她有可能比曾经饰演过的任何一个角色都更犀利,也拥有更加清简强大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