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佟丽娅,浮光拾影

佟丽娅,浮光拾影

起初考中央戏剧学院,也是为给自己的职业多提供一种可能。对于舞蹈演员很残酷的就是,她的艺术生涯可能很短,每个人到了一定的年龄都会有一点担心,毕竟我也不是最拔尖的。

佟丽娅

Acne Studios 裸色连身裙

宝格丽 高级珠宝系列铂金镶蓝宝石钻石项链及戒指


刻苦,热爱,然后甘之若饴

少年时的佟丽娅,曾以为浩瀚的新疆便会是人生的全部。这个曾把留在新疆艺术学院当舞蹈老师作为小小心愿的锡伯族姑娘,不曾想到有一天自己登上了去北京的火车,代表新疆坐上了国庆50 周年的彩车,再然后走进中国歌舞团、上春晚,及至考大学,进入人生另一条跑道。她变成倾国倾城的赵飞燕,变成坚强美好的沈冰,变成善良贤淑的田润叶,变成“老娘天下最美”的古小焦……这个牢牢抓住观众的心的女演员,自己也时常感觉人生奇妙,毕竟二十年前,佟丽娅也曾真心觉得“以后长大要是能当个系主任,人生就圆满了”。


起初考中央戏剧学院,也是为给自己的职业多提供一种可能。对于舞蹈演员很残酷的就是,她的艺术生涯可能很短,每个人到了一定的年龄都会有一点担心,毕竟我也不是最拔尖的。那时候我们中国歌舞团面临要和东方歌舞团合并的一个境况,大家都在想要不要另谋出路。其实我很早就想去北京上一个大学,比如北京舞蹈学院,但偶然听到团里有演员要去考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我就很好奇,想去看看像这样的学府是什么样的,就试着去考了一下。“我真的没想过一定要考上或怎么样,就觉得我体验过、感受过、努力过,就可以了。我记得当时形体课考试,所有人都穿着形体服,弄得特别专业,反倒是我一个跳舞的,那天穿得特别不像一个跳舞的孩子,我穿着一个大毛衣就去跳了一段新疆舞。我想正因为心态平和,反而有一点超常发挥吧。”从未想过主动离开舞蹈行业的佟丽娅,在懵懵懂懂中经历了一试、二试、三试和文化考试后,顺利进入了中央戏剧学院。“我很愿意去尝试那些没尝试过的可能性。”


都说隔行如隔山,从舞蹈演员到表演系学生,当投入到全新的环境中,陌生的学习内容令佟丽娅最初也有点不适应。“表演对我来说是新的门类,让我觉得一下子要掌握的东西特别多,好多同学都是上过培训班有一定基础的,而我一切都是生涩的,跳舞时候的那份自信一下子被击散,说没有失落是骗人的。那慢慢地如何找回自信?那就是训练,让它成为你所熟悉的、你所热爱的,你才会甘之若饴。”


迎难而上的性格促使佟丽娅更理智冷静地去思考,该怎么寻找出路而不是后退,“关键你又能退到哪里呢?”她比往常更刻苦,练习普通话,每天排练小品,交作业永远是交得最多的。多年的舞蹈生涯令她相信熟能生巧,她很快在一个学期之内解决了这一切,从班里的倒数变成了数一数二。“在这个努力的过程中,我很快让自己适应,慢慢地也想要承担更多。我就是通过这种最笨的办法去建立起热爱,当那份热爱存在了之后,一切好像都变得迎刃而解。”

« 1 2 3 4 »

宋祖儿,心怀善意

相比“美而不自知”,宋祖儿更可爱的是“美而不自恃”。她知道自己的美,但并不过多依赖,更不会恃美而骄,而是一直在努力完善自己的其他优势,抱有“成长型”的价值观,活得坦然又从容。

李宛妲,浑然天成

父亲给她取名 Vanda,源自印度神系中一个园林女神万代兰。这种花儿很大,有世上最难得的介于蓝色和紫色之间的颜色。天真又成熟,清新而果感,好奇但笃定,自信且谦和,李宛妲像她的面孔一样,独一无二,浑然天成,是十七岁生气蓬勃的天然少女,更是一身灵性的强大精灵,从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到光怪陆离的娱乐圈,始终散发着震慑人心的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