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我最爱的戏服

我最爱的戏服

在最新推出的回忆录中,Julie Andrews回顾了她在好莱坞的那些日子,以及与换装游戏相伴的一生。

我最爱的戏服


我总是会通过服装造型来与角色产生共鸣。有些角色比其他角色更加难以理解,但回过头来看,我才意识到服装、发型以及化妆对我产生了多大的影响,使我尽可能地更加贴近角色。我的演艺生涯始于剧院。当我在百老汇登台扮演《窈窕淑女》(My Fair Lady)中的Eliza Doolittle 的时候,所有的戏服都是那么精致华美,远远超乎我的想象。它们都是由了不起的Cecil Beaton 设计的,尽管我们不得不又作了一些改动,但他对那个时代(爱德华时代)的了解令所有人都惊叹不已。当我披上Eliza 的披肩,把她可怜的小破帽子戴在头上的那一刻,我立刻知道自己该怎样演了。


我第一次出演的电视直播节目是Rodgers 和Hammerstein 制作的《灰姑娘》(Cinderella)。我很快便意识到电视节目不会像舞台剧一样给你那么多适应戏服的时间。不过,我的确穿上了真正的玻璃鞋。(笑)每一次换装过程都非常紧张忙乱,尤其是灰姑娘去参加舞会前华丽变身的那段情节。我一边褪下褴褛衣衫换上华服,摄像机一边从下往上地进行拍摄,我必须同步换好新的戏服和假发。我知道如果任何一个环节出错了,后果都是无法补救的。


在那之后不久,我就得到了Mary Poppins 的角色。当华特· 迪士尼邀请我来扮演Mary 的时候,他同时也邀请了我当时的丈夫(Tony Walton)来负责设计戏服和主要场景。我非常高兴能与我完全信任的人共同工作。Tony 通过对服装造型的设计带给我很多关于角色的灵感。他对我说:“我认为,Mary 有着属于她自己的秘密生活。”因此,每当Mary 敞开自己非常正式的上衣外套,或是当她的裙子掀起一角时,他都希望能够展现一抹深红色的衬里、醒目而迷人的黄绿色丝巾,或是任何能为她带来好心情的小物件。Mary 的戏服为我带来了许多灵感,帮助我真正地成为Mary Poppins 这个角色。尽管说实话,她的假发戴起来特别难受。(笑)Mary 在“快乐假日”的场景中穿的那双鞋子是我向摄制组讨要过的唯一一样东西,那是一双粉白色的高筒系带靴,我将它们改造成了一对书立。


角色特征往往会通过造型得以体现,在《音乐之声》(The Sound of Music)中正是如此。先从我所扮演的Maria 的发色说起,它完全是一个幸运的意外。在拍摄之前,他们希望把我的头发染得亮一点,但染发过程中出了点小状况,染好后的效果看起来橙得吓人,简直可以说是糟糕透顶。于是他们决定把它染得再浅一些,最终得到的效果非常符合Maria 的奥地利造型。好消息是,我在戴着修女头巾的时候总算不用担心头发的问题了。(笑)我在影片中最喜欢的服装之一就是Maria 嫁给上校(Christopher Plummer 饰)时穿着的那条美丽的结婚礼服,我第一次穿上它的时候完全被它美呆了。当然,我非常喜欢我自己的结婚礼服,但这条礼服的设计远非美轮美奂足以形容,由曾经一度决定一辈子做修女的Maria 穿着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演戏的乐趣之一便是能够有机会体验不同年代的生活。我喜欢20 世纪20 年代的简约,那个时代Chanel、Givenchy 和Dior 的崭露头角改变了一切。我喜欢那样的风格,《蜜莉姑娘》(Thoroughly Modern Millie)在服装方面下的功夫也是这部电影最终如此迷人的原因之一。但如果让我在自己扮演过的角色中选出一个品位最棒的,我会选择《星光灿烂乐升平》(Star!)中的Gertrude Lawrence。这部电影中的时尚跨度最大,因为故事跨越了好几十年。我在里面总共换了超过96 套戏服,每套都需要至少提前试穿三次。Gertrude 平时的座驾是一辆劳斯莱斯,她喜爱漂亮的东西,尤其是珠宝。在电影中出镜的首饰是由Cartier 提供的,我每天都要佩戴总价值高达200 万美元的珠宝。如果让我再穿一次自己演艺生涯中的任意一件戏服,我会选择《星光灿烂乐升平》中的那件斗篷。它从上到下几乎缀满了镶有黑色滚边的褶裥,在电影中仅在一小段蒙太奇剪辑中出现过一次,却凝聚了我最喜爱的高级时装的所有要素。


在所有角色中,我认为我在《雌雄莫辨》(Victor/Victoria)中所出演的角色最复杂。我时而要扮演直女,时而要假扮直男;有的时候又要一边扮演男性,一边展现出女性的思维方式。有时候这会让我感觉有些手忙脚乱,如果你能懂我意思的话。我开始观察路上的每一位男性,琢磨他们的小动作和行为举止。我发现男人们层层叠叠的穿衣方式让我感觉喘不上气。在穿了好多年的裙撑和衬裙之后,我才发现浆得笔挺的衬衫领和假衬胸可以给穿着者带来多大的束缚。


Andrews的新书《家庭作业:回忆我在好莱坞的那些年》(Home Work: A Memoir of My Hollywood Years)现已发行。


采访/Jennifer Ferrise 撰文/Marshall Heyman 编辑/William Yeh

孙怡,在苦涩中找糖吃

孙怡的样子甜甜柔柔,声音也略带砂糖质感,语调却清脆爽朗,反差感max。她有看待世界的独特方式,能够完全拥抱自己的每一面,能量由心而生。“以后的路还长呢,我还是想要多多尝试”,是的,生活它就在那里,充斥着未知和好奇,以及背后衍生出来的所有美好希冀。

MIRANDA KERR 可儿的新常态

二十多年来,她一直生活在全球各地的聚光灯下。如今,超模出身的MIRANDA KERR已然成为美妆业大亨。她更乐于低调行事,醉心于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与自己的摩登家庭一起共度美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