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舞台上,人生中,时装里

舞台上,人生中,时装里

舞台可以具象到幼儿园第一次做小主持人时的紧张与兴奋,抽象到萨特戏剧中地狱不再是但丁笔下的样子,而是“他人即地狱”。在一个又一个的舞台上,面对的是台下无数的他人,遇见的却是躲在自己胸腔之下的内心世界。套用尼采一句名言,当你望向舞台的时候,舞台也在望向你。

任何东西,只要想要被更多的人看到,都需要舞台的存在。著名摇滚吉他乐手Jimi Hendrix曾经说:“我认为每个人都该有一个小房间,这个小房间可以让人尽情地宣泄,而我的小房间便是表演舞台。”音乐离不开舞台的呈现,舞台也成就了无数令人印象深刻的音乐记忆。作为一代80后,港台流行音乐始终伴随着我们的成长,它不仅构成了青春时代的躁动不安安,还让我们在这些音乐和人之中,找到了美学上的共鸣。


邓丽君


邓丽君

“十亿个掌声”:刹那拥有已是永远


1995 年邓丽君过世之后,钟镇涛在一个电视节目里唱了一首《痴心的爱》,哽咽到几乎失声,里面说:“痴心爱你,是我一生无法超越的宿命。”这大概是所有人对于邓丽君感情的写照,她的声音抚慰了几代人。邓丽君的故事不需要过多赘述,无数人写过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故事。故事的男主角往往都是懦弱的负心汉,他们喜欢她,喜欢她的美貌、她的名声,却从来都不愿意承担这些东西所带来的压力。甚至有传闻,邓丽君是被小自己十五岁的法国情人给气死的。因为大吵一架,法国人扬长而去,回来后将昏迷的邓丽君送往医院却已经无力回天。


邓丽君


在邓丽君活跃的那个年代,西方的时尚对于演唱舞台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她常常穿着一身定做的旗袍出现在演唱会上,虽然私下里也曾手提Louis Vuitton 的包包,穿着1980 年代流行的喇叭牛仔裤。1984年,邓丽君十五周年巡回演唱会,取名为“十亿个掌声”。她披着纯白色的夸张泡泡袖,里面搭配白色长裙,似一袭白纱。她的罗曼史多少有一些,可从未跟什么人踏入婚姻殿堂,白纱的梦想却在舞台上实现了,虽然当时她孤独地唱着《独上西楼》。


舞台上的邓丽君,一直都保持着纯粹的属于中国女人的含蓄优雅,即使穿着闪光的连身裤一边跳舞一边唱Beat It。可她也有在造型上非常反骨的时候,1985 年在日本NHK 的演唱会上邓丽君梳了一头脏辫儿。开场一首日语的《空港》,一袭抹胸礼服,正经的中国红,跟脏辫儿居然莫名搭调。旗袍造型过后,她戴着太空感墨镜出来,活泼地唱英文歌。那是1985 年,她颠覆了之前所有的形象,在时尚造型上,成为亚洲第一人。

« 1 2 3 »

人生不会有比这更好的安排

怀着感恩的心,芭芭拉·帕尔文与InStyle一同分享了塑造她、成就她的那些点点滴滴。拥有天使脸庞的她,乐观称自己是幸运儿,相信“人生不会有比这更好的安排”。

郑爽 找回自己,再出发

“楚楚可怜而倔强”,这是她身上最显著的气质。从十年前《一起来看流星雨》里的邻家女孩形象,到十年后的热搜顶流女星,这份气质从未流失。唯一的变化是,她越来越懂得如何将它安放在日益坚韧的外壳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