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陶虹 表演,是一个分寸的问题

陶虹 表演,是一个分寸的问题

陶虹说自己是个实际的人,干一行才爱一行,所以会掂量自己的能力,且最大化自己的长处。人生的每个阶段都会有意料不到的变化,成长才是永恒的主题,她不想错过每一种体验带来的滋味。

陶虹

Philosophy 亮片黑纱衬衣、黑色抽褶连衣裙

Givenchy 金色水吊坠戒指


十年专业花样游泳运动员的生涯里,陶虹都遵循着一个运动员的准则:认真,精准。被要求整齐度和标准化久了,她对自己和他人都会下意识地要求,怎么不够尽力?怎么不够准确?怎么可能不行?“那时自己的世界很小,看不到太多,自己可能也不太在乎,就觉得应该看到自己、和自己相处好,觉得客观评价自己在这件事上的水平比别人的评价更重要。”


花样游泳是一个打分项目,有时努力了一年,最后的评分却令人失望,“你的结果是被掌握在别人的一念之间的,那一念可能对也可能错,如果你在意,那就甭活了。”站在这个角度,她忽然觉得,到底在比什么?就是和自己比。


转行之后,她依然奉行这个标准,直到大学期间的某一天,老师对她说,不要用你自己的标准去衡量别人,你的心理承受力或者其他各方面的承受力别人都是比不了的。可能你到“十”才会崩溃,可人家到“二”就已经不行了,那些时候,你应该想想自己的盲区。


“那时我才开始理解‘差异化’,不能对所有的事情一视同仁。”她也同时明白了一个道理,以前以为一切都是靠努力得来的,但很多时候是放松得到的。“其实哪有什么真正的‘得到’?本来它就是存在而已。小时候你身处一个竞技行业,靠竞争来成长,下意识地会觉得凡事只有靠努力,但很多事情不是靠努力就能做到的,比如表演,它是一个分寸的问题,‘使劲儿演’没有任何意义。”


扬长避短

去《阳光灿烂的日子》的剧组时,陶虹对表演还一无所知。“头一次进剧组,就觉得人好多,每个人都忙忙叨叨走来走去,我不知道他们是干嘛的,也不知道我是干嘛的。”


许多初出茅庐、特别是非专业演员碰到的问题,她都在不知不觉中就越了过去。虽然最初她纯粹当玩票,压根没想过要成为职业演员,但花样游泳本身就有表演的成分,“解放天性”的这一关对她来说不存在,“比赛就是要大大方方、充分表达。”许多舞蹈演员类背景的演员因为习惯了“亮相”的部分,难免会程式化或过于拿腔拿调,但动作编排的经历又让她绕过了这一关。


“我体验过整个从无到有的过程,而不只是别人编完动作,我学完就去比赛这种。”她自己找音乐,琢磨几分和几秒之间怎样的动作连接方式才顺畅,能够表达之外,还要足够新颖有趣,“你要掌握每一样东西的不同之处,这个就在无心插柳中被训练过了。”


她一度也疑惑,为什么自己天赋条件算不上出色,教练还那么执着地要自己继续练?后来教练告诉她,她聪明,可以为参加比赛的人编动作,“他们常常在编不下去的时候就说,陶虹你来,给我们编几个腿或编几个乐曲。那时觉得我这点被人承认了,也更加确定了发展的可能。”


她的体能不够强,有些动作整套做不下来或者完成得很费劲,“所以我就想怎么做一套动作,看起来效果不比那个差,但还好看,做起来还轻松。”这个方法在表演中同样适用,“就是你要全方位、更深入地去了解这件事的本质,呈现出来的永远是片面的,但如果你能全面立体地掌握一件事的本质,我愿意拿出哪一面来给你看就是我的权利了。”


“扬长避短”是她的准则之一,“我不能胜任所有的角色,我接下的角色一定是因为我觉得可以驾驭,我能表达而且还能表达得不错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你也可以说我特别有自知之明,话都是两面说,是不是?”

« 1 2 3 »

孙怡,在苦涩中找糖吃

孙怡的样子甜甜柔柔,声音也略带砂糖质感,语调却清脆爽朗,反差感max。她有看待世界的独特方式,能够完全拥抱自己的每一面,能量由心而生。“以后的路还长呢,我还是想要多多尝试”,是的,生活它就在那里,充斥着未知和好奇,以及背后衍生出来的所有美好希冀。

MIRANDA KERR 可儿的新常态

二十多年来,她一直生活在全球各地的聚光灯下。如今,超模出身的MIRANDA KERR已然成为美妆业大亨。她更乐于低调行事,醉心于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与自己的摩登家庭一起共度美好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