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陶虹 表演,是一个分寸的问题

陶虹 表演,是一个分寸的问题

陶虹说自己是个实际的人,干一行才爱一行,所以会掂量自己的能力,且最大化自己的长处。人生的每个阶段都会有意料不到的变化,成长才是永恒的主题,她不想错过每一种体验带来的滋味。

陶虹

Emporio Armani 黑色丝绒连体裤

Bottega Veneta 黑色皮质腰带


演员的主动性

陶虹在《演员的诞生》中参与了整段《末代皇帝》,令人叫绝。她觉得那次试手导演的工作,基本道理等同于“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做的笔记和画的现场图,无非是为了向现场的工作人员交代清楚。“视觉的东西不是靠语言能描绘得特别清楚的,每个人的想象力都不同,你表达得越准确,别人给你的东西就越准确。”


她和彭昱畅之前也就远远见了一面,离近了,她顺手把他的刘海给拨上去,说“行,你挺合适的”。“你要先给他自信,然后再说我要什么,你也要看他有什么,不能让他去完成他完全做不到的事情。永远不要去伤害演员的心理,他们一不自信,就演什么都不对了。”


在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中她同样参与了《夺冠》的导演和拍摄工作。虽然只有15 分钟的戏,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所有的一切都和一部正常体量的电影相当。“该做特技的做特技,该做外联的做外联,哪个部门都不能少。就说把弄堂整理干净、恢复到1980 年代这件事,就要和所有需要做配合的人都打招呼,没有一个可以偷懒的地方。”


做演员的时候,她也喜欢“指手画脚”。电视剧《春草》的导演是郑晓龙,因为年纪偏大,所以每天开工时会比演员晚到一些,让副导演先开工。“副导演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我就跑过去说,这场戏不合理,这场戏不该在这儿拍,这场戏删了吧……副导演不敢做主,等导演来了再确认,导演还都同意了。”那部剧里她是绝对的女一号,600 多场戏里580 多场都有她,“我不对剧本完全吃透的话也演不了。所以导演觉得我有时比他了解得还细致,对我特别放心。”


都说被动性是演员的属性,但她觉得其中也有可以掌握的主动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分寸和界线,尊重了别人的界线才能彼此和平相处。每个行业其实都是这样,你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就先尽量充分地汇集你的能量,而不是自己这儿边界还不清楚就冲到别人那儿去了,那样不满足感会更强烈。”


不演戏的那几年里会觉得遗憾吗?她眼睛一弯,“我没那么喜欢表演,不要被骗了。我是属于干一行爱一行的人,而不是爱一行干一行,这个爱不是说我八竿子都挨不着的时候就疯狂地爱,我是个实际的人。”


既然有机会体验,就不要错过机会,“生命不是用来浪费的。”孩子也是体验之一,把她原来的急性子磨出了无限耐心,“从孩子身上你会明白,人的成长不是一蹴而就的,醒过闷儿来的时间不一样,做家长的你没法替他着急。你要做的就是默默陪伴他,无论他什么时候跌倒了,一回头能看到你在那儿就够了。但那个时候你要忍住,不要去做多余的事。”


孩子是生活的新主题,但与她本身的成长主题并不相违背。“这是你人生中永远在进行的一个主题,不应该被任何事情打断。长大和不长大的区别,就在于事情来的时候你先哭还是先想办法,不允许哭是愚蠢的,即使你想忍住,也没有这个能力。哭的唯一作用就是把情绪发泄出去了,你可以不带情绪,带着智慧去处理事情。”


摄影师/郭璞源 造型/Belle Shao 化妆/李泽亚 发型/Jason.x 编辑/金莺 撰文/李冰清 制片/Lisa 美甲/梦梦 时装助理/恩赐

« 1 2 3 »

童瑶,另一种幸福的秘诀

世界从未停止变化,而童瑶,似乎越来越懂得在变化中寻找不变的价值。她甘于日常平淡平静平凡的生活,却又不放弃追逐跌宕精彩的那一部分。“我现在越来越从容平和了,可能不是为了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去做一件事,而是更享受其中的过程,也会选择更多让自己快乐的事情去做。”

黄轩&杨采钰,勇敢的人才敢拥有平静的生活

黄轩最近在家尝试种菜,种了油麦菜、小白菜,还种了一点黄瓜,朝天椒,就是从网上买了些种子和土,开始为小菜园播种,几天后竟然真发芽了。从此每天除了喝茶看书,便是伺候这些蔬菜,简单的生活却饶有兴致。而杨采钰则在疫情稳定后第一时间进了剧组拍戏,她用平静的语气叙述自己所在的行业刚从惶恐中清醒但依然惊魂未定,现在正积极找回往日的节奏。两个人,两位演员,一样的平静与勇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