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首页 > Beauty > 明星 > 杨紫,蓄满能量随时再出发

杨紫,蓄满能量随时再出发

她坦白自己有时候会感觉到疲劳,“我拍戏的时候还好,就是有的时候一些活儿都堆在一天里一起拍,从早到晚的,会让我感觉疲劳,因为它跟拍戏不一样,需要不停地换地方换装之类的,相比较之下,拍戏会更规律一些,而且拍戏会有创作的兴奋感。”但从她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倦怠的痕迹。她把自己的精神状态武装得非常到位。

杨紫

Fendi 蓝色收腰套装、金色长项链


连生日都是哭着过的

杨紫和工作人员匆匆忙忙走进了夜间的摄影棚,来不及跟任何人寒暄,便已坐在化妆间的椅子上,开始和摄影师、时装编辑、化妆师、发型师等一干人快速沟通拍摄方案。


这是她当天的第三场工作。“我前阵子一部戏刚杀青,之前在剧组没法请假,欠了一堆债,现在出来就拼命还债了……”她苦笑着说。美甲师正在为她做指甲,发型师和助理正在绕着圈为她吹头发,还有工作人员则密切观测着进程。此时的杨紫就像是一颗木星,周身围满了各种见缝插针的卫星。每个人都在竭力配合一名正当红的女演员以求效率最大化。


这位生于1992 年的女孩前些天刚刚在剧组里度过了她27 岁的生日,那天也刚好是她这部新戏《余生,请多指教》杀青的日子,但生日并不意味着她可以得到导演的恩宠,她的最后一场戏是哭戏。因为导演想要镜头的呈现效果更好,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机位和方向,连续拍了好久导演才喊“过”,等她拍完,时间已经到了凌晨四点。也算是一次特别的庆生经历。


“我们导演喜欢讲一些很大的东西,他不会束缚你跟你说具体要怎么演,他想要你能够懂他的那个点。他特别空灵,老是说什么‘感觉’。(笑)每次他跟我讲完戏之后,我就都是问号。因为我没有达到他想要的境界,不能听懂他到底想让我往哪个方向走。所以第一个月我都是在不断地自我调整,有很大的失落感。演完之后他经常会说,嗯……还是有点不对,再来一遍。导演经常在拍完之后看回放,然后开始深思是不是有更好的表现形式,就会再调整换一种方式,重新再来个十几二十遍,最后感觉差不多了就会说,那就先过吧。我觉得这样的导演也挺好的,就是他会在最大程度上激发我的潜能。”


就像在一条过于平直的公路上开着车,人会渐渐陷入一种困顿的状态,需要一段持续的转弯和上坡下坡来重新感觉到驾驶的乐趣,她珍视这样的机会。演了十几年戏,她已经越来越顺手,运转得越来越滑溜,但对于演员来说,这种“滑溜”同时也意味着程式化。她需要这么一个“苛刻”的人来敲打自己,让自己保持警醒和敏锐的状态。


事后回想起来,她会觉得这种痛苦也是一种把自己往前推的动力。“如果导演一次就说过了,我会觉得那可能导演就是想要这样的感觉,就不会再去提其他的意见以免破坏导演的想法。但就因为导演一直这样不让我过,我可能就得把我想的东西都给表现出来,可能就会有不同的感觉。可能因为以前演过太多类似的角色,有时候会出现一种习惯性的东西,失去了一些敏锐的感觉。”


她自己也不想墨守成规。“其实第一个星期演得特别不顺。拍了一个多月之后,我虽然已经进入到角色了,但有时候还是会担心是不是跟以前的角色表现形式相似,因为我演的角色,在某些部分其实是有相通性的,我想跟以前不一样。所以我拍完一场就看一次回放,觉得不行,还是像我以前演的角色。直到中期了,有时候别人觉得OK了,但我还是会想是不是可以更好。”她想寻求某一种突破。

« 1 2 3 »

章若楠、赵露思,95后的小仙女怎么都是“蜜糖女孩”型?

娱乐圈更新换代的速度非常快,当杨幂、赵丽颖等人刚刚站稳脚跟,章若楠、赵露思等新生代女星也开始了逐梦之旅。Alina搜了搜她们的社交平台,发现很多95后的小美眉都是清纯甜美挂的,SO,难道这届小仙女都是吃蜜糖长大的咩?

辛芷蕾 我骄傲,也坦然,因为我是演员

这几年,继电影《长江图》《绣春刀Ⅱ:修罗战场》、综艺《演员的诞生》之后,《如懿传》《恋爱先生》《带着爸爸去留学》《庆余年》等电视剧的热播,让辛芷蕾如横空出世的幸运之子,蛰伏多年的她终于收获了声名,而之后的《紧急救援》《古董局中局》《我的机器人女友》也承载了更多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