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倪妮,恰到好处

倪妮,恰到好处

关于“恰到好处”的美好感觉,她描述了一段自己跟随“行走的力量”走在贡嘎神山时的所见,在那个海拔4000多米的神山里,她随着队伍徒步、搭帐篷野营了好几天。有天早上,她醒来走出帐篷,温暖又坚定的阳光穿透了浓雾,浓雾风卷残云般消逝,阳光照在雪山顶上,如“金边勾勒出雪山的轮廓”。她喃喃自语:“真的太美了。”

倪妮

Gucci 蓝色棉结子绒上衣、紫色开衩纱裙、

GG印花底裤、黑色网格袜、银色花朵项链、钻饰耳环


倪妮春节前刚从日本柳川回来,在那里,她拍完了张律导演的新戏《柳川》。张律有不少电影作品是以地名命名,比如《福冈》《里里》《庆州》等,这次《柳川》里的“柳川”就是日本福冈南部的一个城市,也是他们的主要拍摄地之一。


在柳川的20多天,正值萧瑟的冬日,但柳川依然给倪妮留下了美好印象。柳川也是日本有名的水都,市区到处都有河,长长的河堤旁是一棵棵垂柳与樱花树。倪妮看过春季柳川的照片,两边的柳树垂青,樱花灿烂,阳光照在河面上波光粼粼,小船驶过,穿着传统礼服的新人端坐其上。“太美了。”她赞叹着,如身临其境一般。


接受本来的自己

照片是她接到剧本后找资料时看到的,“剧本本身写得就很美,像散文诗。”


拍艺术片是她在30 岁节点坦诚讲出的梦想之一,而张律导演是一位在全世界颇有声望,长期在韩国创作和教学的60 后中国朝鲜族作家导演。但他以前拍片子很少有完整剧本,这次显然是不一样的。在决定是否合作时,张律对她说:“你先看看这个剧本。”


收到剧本后她开始阅读,很快被打动了,想着再找来张律导演以往的电影作参考。虽然张律的导演生涯开始于2000 年,但不可否认的是,2012 年后他在韩国创作的一系列电影,那些作品中梦与现实间的暧昧,地点、空间、风景互融的质感,影片内外导演与角色身份间的互动关系等等,增添了张律的多义性。导演也对她说,前期的不用看了,就看后期作品吧。于是,倪妮又认真找来导演的后期作品观摩。


这部电影极少量的公开信息透露了故事讲的是兄弟两人前往柳川寻找少年时代共同爱慕过的女人,由倪妮和张鲁一、辛柏青一起主演,倪妮认为, “电影表达了一种情绪,更似三个人的状态。”


尽管剧本多出自张律导演之手,但他很喜欢现场即兴的时刻。这对于倪妮来说,是一个全新体验,“能把你一些想要表达的东西给调动出来。”张律说过,自己很多的处理属于“下意识”,这些人物、社会中的纷扰杂音均来自他拍摄时的环境。在这次拍摄时,有时倪妮和导演坐着聊天,张律随手就能捕捉到一个信息,于是随机应变就拍了,“他经常不按剧本走,你刚刚跟他聊了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就可能有很多灵光一闪的东西出现,他就将它们运用在自己的电影里。”以往,倪妮拍戏之前都会做足准备的,“台词我得顺得非常熟练,可能预先练个20 遍,自己才会踏实。”但在演这部电影时,张律比较推崇演员有临场应变的反应和表演状态,她也想试一下与以往不同的状态。于是,自己更多准备是去充分了解人物的心境,而非背台词,拍摄时让自己处于放松状态,“有的时候灵活处理,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台词太过熟练,也可能成为表演上的一种阻碍。”


她想起曾有一次与周迅聊天,周迅对她说,“不要想太多,就玩。”

这个问题,在多年前她与张艺谋导演初次见面时就曾聊到过。


当时,张艺谋问她“是感性的人还是理性的人”,她回答:“理性吧。”张艺谋说:“演员还是感性一点好。”当在演员这条路上越走越长时,她发现,正如张艺谋导演所说,一个优秀的演员并非越理性越好,节制、内敛不要过分,只有接受本来的自己,将感性的一面释放出来,才能真正地体味到极致的情绪,也才能向更深入的自己去探索和挖掘。


“守住善念,以让自己自在的方式生活、表演,用感性感知表演,让理性在适当的情况下出现。”这是她渐渐懂得的道理。


« 1 2 3 »

#辛芷蕾 真作假时假亦真

随着一声低沉的“宝总”,辛芷蕾在《繁花》中的角色总算是显露出一点踪迹。似她,又不是她,她说自己从未这般“女人”过。角色比自己精彩,每一回都演到极致、演到过瘾,够了。她也是慢慢意识到,人在戏中数月,就是该让自己不后悔,让生命有意义。繁花似锦,次第展开。

杨力维、杨舒予 #热爱可抵岁月漫长

这一对以实力与颜值出圈的“中国篮坛姐妹花”,曾分别代表中国女篮和中国三人女篮征战东京,如今又在WCBA赛场上携手拼搏。“还是因为初心有梦想”,回首来时的路,没有任何捷径和秘诀可言,她们自觉只是踏踏实实地完成了初心而已。还有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她们始终是同姓同心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