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真正的淑女

真正的淑女

在尝试与失败中找到答案——KRISTIN SCOTT THOMAS的银幕内外。

KRISTIN SCOTT THOMAS


我生于英格兰,从小被天主教徒的方式抚养长大。在这样的语境之中,“理想”并不是什么好词,甚至带有一丝罪恶的色彩。你不可以去期望得到比你已经拥有的东西更好的事情。因此,直到我在1996 年拍摄完《英国病人》(The English Patient)之前,我的理想都仅仅是做一名女演员。虽然这听起来让人难以置信,但事实的确如此。如今我最大的理想就是既能在工作中获得满足、快乐和积累,又有足够空间享受充实的家庭生活。作为女性,这是一个非常难以把握的平衡,但你一旦掌握好了节奏,问题便能迎刃而解。所有人都开心。你的家人开心,你也开心,因为工作会让人感到充实。这种感觉非常棒。


我很庆幸自己的事业是一步一步走向成功的。我的第一部电影《樱桃月下》(Under the Cherry Moon)(由Prince 执导)拍得很失败。那是一部无比失败的作品,简直糟透了。同时它也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因为当时的我和Prince 都几乎还是孩子——我们才刚刚二十几岁。但是由于他的惊人才华,人们总喜欢对他顶礼膜拜。这很奇怪,因为人们一旦靠近他便会开始对他阿谀奉承。但好消息是,在拍完那部电影之后,我还有机会进行再次尝试。我从小角色演起,一步一步向上发展,不断练习,直到我准备好担纲重要的角色。在如今的影视圈内你会看到很多人火速成名,接着便日渐式微。我有机会一步一步积累经验,还拍过几部烂片,对此我感到十分幸运。


让我谈谈使我感到惭愧的事情可能会更容易一些,但我并不打算说那些。我参加过一些非常优秀的电影项目并取得了成功,这其中既有运气也有本能的因素。我拍过一些了不起的电影——《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Four Weddings and a Funeral)、《高斯福庄园》(Gosford Park)——它们都是可以在几十年间经久不衰的那种好电影,我也为自己能够参与其中而感到骄傲。而事实上,过去几年间我所参与过的工作项目不但充满乐趣,同时也都是十足的佳作,包括《酒会》(The Party)这部不太常规的政治喜剧片、《至暗时刻》(Darkest Hour)以及《伦敦生活》(Fleabag)。Phoebe(《伦敦生活》的制片人兼演员Phoebe Waller-Bridge)实在是一个太聪明的人。我拿到剧本以后简直开心得忍不住跳了起来。之后我又拍摄了《军人的妻子》(Military Wives),这也是一段非常美妙的工作经历,电影围绕着女性彼此间的沟通与互助展开。可以说,我的片选得都真不错。幸运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对工作也更加得心应手了。


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都觉得演员的工作不是特别有意义,并因此感到非常沮丧。我会觉得,“做这一切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但我现在开始懂了。当你意识到你在剧院或电影中的表演可以对人们的相处方式甚至思考方式造成影响时,哪怕这种影响微不足道,都会让你感到使命在肩。同时,作为世界女性论坛(世界女性经济与社会论坛)的荣誉主席,我亦有责任向无法为自身发声的女性提供帮助。这使我意识到,这才是女权主义的真谛——与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们齐心协力,将现实向心之所向的方向推动。


五月份我就要60 岁了,忽然就到了这个过去让我觉得遥不可及的岁数,意识到这点让我感到有些震惊。我记得刚拿到驾照的时候我18 岁,工作人员对我说等我63 岁还是多少岁的时候要重新再考一次。那时候,2020 对我来说就好像科幻片中的年份设定一样,完全没有真实感。但如今不一样了——它就这样悄然来临了。我终于迎来了这个时刻,这真是太棒了。我感觉仿佛有一整个崭新的人生在前方等待着我,对此我感到乐在其中。


刚刚过去的一月里,我去看了Dior 高级定制时装秀,看到那些漂亮的衣服,我感觉自己心中某个部分仍像个12 岁的小女孩一样尖叫着:“天哪,我好想穿那条裙子。”我甚至已经脑补出自己穿着这条裙子飘然而过的样子。我很珍惜自己内心的这个部分,因为我认为穿衣打扮真的是充满乐趣的一件事。不过我对我现在正穿着的Bella Freud 连身工作服也非常满意,它让我看起来像个汽车修理师。我的内心可以兼容这两种角色——不过可不能是同时兼容,不然还是有点困难的。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信奉“修复不如养护”的美丽信条。谁知道呢,或许有一天我也会忍不住而屈于诱惑,如果我真的那样做了,那就祝我好运吧。但我不太可能会那样做。我觉得人们对美的接受标准是在不断改变的。这和你身处哪个国家也有关。比如在我现在居住的法国,对于美丽的定义标准就十分不同。总之,每个人都希望自己看起来健康又快乐。但哪怕你已经做到了这一点,这场征途你也才只走了一半。


大多数时候我自我感觉不错,但有时候我也会神经紧张。


最近我参加了一个派对,这个派对的氛围对我来说是全然陌生的。我感觉派对上每一个人都比我聪明百倍,而我只想回家,恨不得当场消失。我试着不去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但无论如何,不在意的程度始终是有底线的。


如今我的孩子们都已长大并建立了自己的家庭,我感觉我的人生好像又迈入了一个新阶段,这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我打算趁着这个当口再次起航,抓住机会做些不一样的事。我目前正在积极寻求执导电影的机会。我想要更深入地参与并助力推进世界女性论坛的工作。我认为自己非常幸运,并且仍有很多想要做的事情。我才刚刚做好热身,正准备一展身手呢。


Scott Thomas主演的《军人的妻子》于近期在电影院上映。


采访/ARAH CRISTOBAL 摄影/TUNG WALSH 造型/VANESSA COYLE 编辑/William Yeh 设计/Lu

李汶翰,丁达尔效应

李汶翰是“C 位”,也是队长,这有双重意味,要帅要闪耀,同时也要承担责任和进行平衡。就像他的星座,位于巨蟹和狮子的交界处,保持着温柔,进一步则霸气。他最大的“天赋”是遗忘,因为不念过往,所以不畏将来。

气运联盟:满载甜蜜与苦涩,出发!

由陌生到成团,本身就如同青春热血电影般浪漫,而个中曲折,远比电影桥段更动人心魄。在盛夏相遇,从秋天出发,气运联盟带着他们的音乐梦想和满腔的热血踏上全新的征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