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为母则刚

为母则刚

对女演员LAURA PREPON来说,母亲是她目前为止担任过的最辛苦的角色。

LAURA PREPON


我一直都是一个热爱冒险的人。我乐于接受各种挑战,像是骑摩托车、玩世界扑克大赛游戏,甚至从悬崖上只身跳下——只因为我看过的一个很酷的视频里的人这样做了。有一次我同意去徒步攀登乞力马扎罗山,并且仅有两个星期的准备时间,虽然当时我就住在洛杉矶,却连树立着好莱坞标志牌的市郊山都没有爬上去过。我严重恐高,但我最终还是做到了。


我过去曾经以做这些疯狂而富于挑战的事情为傲,但没有任何事情能使我为初为人母做好准备。我在2017年生下了我的女儿Ella,那时伴随着孩子出生而来的焦虑感让我完全无法承受。光是带着她走出家门这样的念头都会使我恐慌发作。对于新手妈妈而言,每当孩子睡着,你都会觉得真是上天的恩赐。但我又特别害怕她会在夜里停止呼吸,甚至不惜冒着吵醒她的风险确认她是否还活着。一想到可能会发生的危险,我简直无法呼吸,连睡觉的时候都不自觉紧咬牙关,甚至折断了一颗牙齿。我对宝宝不顾一切的保护欲一点一点消耗着我的活力。


到后来,我甚至认不出镜子里的自己了。我丈夫(演员Ben Foster)看到了我所经受的挣扎。有天夜里我看着他说“:你娶的那个女人已经不在了。”我感觉仿佛有人劫持了我的大脑。这种感觉非常可怕。我读过许多关于生育的书籍,但没有找到任何与我怀孕九个月后表现出来的症状相对应的内容。也就是说,我的余生就是这样了。


和Mila Kunis 在《70年代秀》中、《女子监狱》

从左至右:和Mila Kunis 在《70年代秀》中、《女子监狱》


在美国,我们总是推崇强悍的生育文化,整个社会又信奉劳动创造价值。在生完Ella六个星期后我就回到《 女子监狱》( Orange Is the New Black)的片场上班了,对此我感到十分骄傲。没有什么能够阻止我做一个好演员,但我真的完全焦头烂额。我几乎没什么时间睡觉,夜以继日地忙碌,母乳也不够。这对我的身体造成了严重的损害,但我还是准时出现在片场,完成剧集的拍摄和执导。有

时我需要一边哄着啼哭的婴儿一边赶在截止日前完成编辑。没有人知道我经受了多少辛苦—我从来没有向他们抱怨过。但我受不了同事拿我有没有睡饱觉的事情来跟我开玩笑,因为当你累到那种程度的时候,你已经感觉不到这件事有任何好笑之处了。


我们常常会听到产后抑郁症,但我知道自己不是,因为我并不感到情绪低落。通过搜索,我了解到了产后焦虑症这个名词。我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病症,但我很快意识到它和我当时的情况完全符合。你知道,荷尔蒙会对人造成切实可见的影响——我简直无法想象它对我的影响有多大。在我生下Ella 之前我从来都不爱哭,有了Ella 之后,我突然就变成了一个爱哭鬼。直到现在,每当我看到美国银行的煽情广告都会忍不住泪流满面。


还好我可以向我的妈咪先遣队—成员包括Jenji Kohan(《女子监狱》的制片人) 和Mila Kunis( 和我一起出演《 70 年代秀》的演员) —寻求经验,这让我感觉没那么孤立无援。


如今我总提醒自己不要对所有事情都紧张兮兮。我没办法控制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需要对这一事实安然接受。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克服掉这种焦虑,好在我的女儿现在也大了,变得更加结实。当你刚刚踏上这段令人大开眼界的旅程时,你觉得这种感觉简直惊心动魄,甚至忍不住问自己:“ 我还哪敢再来一次啊?”但如今,我和我的丈夫正无比幸福和激动地准备在今年春天迎接我们的第二个孩子。所以没错,我相信人类的兴亡就指望着不眠不休的女性来拯救了。


Prepon的新书《 You & I, as Mothers》于4月7日在美国出版。


采访/Samantha Simon 编辑/叶超 William Yeh

万茜 生如裂帛,快意直行

这几个月万茜经历了名气的激增,也体验到了进入更大的流量领域之后的各种杂乱纷繁。她在学习一种状态,“在妥协中坚持”,努力做好一件也许原本不擅长的事,并在这个过程中不丢失应该坚守的东西,不被洪流所左右。

Angelababy 渐变

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她也有寻常女孩的悸动,而为“影响力”所扛起的自我修养,就像宝石闪烁的光芒,更应值得我们“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