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MIRANDA KERR 可儿的新常态

MIRANDA KERR 可儿的新常态

二十多年来,她一直生活在全球各地的聚光灯下。如今,超模出身的MIRANDA KERR已然成为美妆业大亨。她更乐于低调行事,醉心于打造自己的商业帝国,与自己的摩登家庭一起共度美好时光。

MIRANDA KERR

Louis Vuitton

棉麻连衣裙、羊毛真丝连衣裙(内搭)、黄铜胸针、金属耳环


六个月大的Myles在房间里安静地睡觉,快两岁的Hart正在蹒跚学步,并由Kerr的母亲Therese陪伴玩耍。Therese原本是从澳大利亚过来美国探亲的,但由于全球旅行禁令,目前仍在美国逗留,不知何时才能返澳。9岁的大儿子Flynn正在做功课,时不时过来寻求帮助或帮忙干活。在不远处的家庭办公室里,与Kerr结婚快三年的丈夫Evan Spiegel正忙于参加各种电话会议。Spiegel是社交媒体Snapchat的CEO和联合创始人,也是两个小儿子的父亲。


如果没有疫情的影响,这会是一幅和乐融融的全家福画面。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当下,Kerr和Spiegel一家也和其他大多数人一样,尽量呆在家里(#stayhome)。当然他们也别无选择,就在刚刚拍完这组大片之后没几天,距离我们的长途电话采访不到一周的时间,洛杉矶市长Eric Garcetti就率先做出决定,颇有远见地宣布了封城。


和全球各地的职业母亲一样,Kerr也竭尽全力保护自己的孩子不受疫情影响,同时保持家庭和工作的正常运转。她表示:“这是一个困难重重的非常时期,每个人都在努力学习如何应对。很显然,你必须保护自己还有你的邻里,遵循当局给出的防疫建议,比如保持社交距离和勤洗手。我们都应该认真对待这些事情。我们必须共同努力,不是作为个人或是国家,而是全人类一起,共同度过这个艰难时期。在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关心他人,帮助那些可能没法出门采买的邻居,问一句:‘你好,需要帮忙吗?’其实孩子们都很高兴,因为父母都在家陪伴他们,他们还不能真正理解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他们只是(很高兴)能有亲子时光。Flynn是个好帮手,他现在在远程上课,他会帮忙把餐具从洗碗机中拿出来,还会帮着吸尘。我们全家人都团结在一起,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不可否认,在占地广阔的豪宅里生活可能会让封城隔离的日子稍微好受一点,但Kerr并非不食人间烟火、和自己的完美家庭一起生活在象牙塔里的仙女。相反,她和丈夫在事业方面都相当成功—2020年3月,根据《福布斯》发布的数据,年仅29岁的Spiegel身家约为44亿美元,而Kerr的商业帝国估值8000万美元左右。他们所居住的、从演员Harrison Ford手中买下的布伦特伍德高档住宅则价值2000万美元。同时,他们对孩子的管教颇为严厉,坚决不让他们染上“洛杉矶富二代”的恶习。“Flynn知道,如果是买书,他想买多少(我们)就会给他买多少,但如果是玩具,我们只会在他生日或是圣诞节这种节日才会买,其他时候是不会买给他的。”Kerr强调,“他需要承担一部分家务,但如果在此之外还能做一些额外的家务,比如洗车,我们也会给他零花钱。他曾经和朋友一起摆摊卖柠檬水,然后把赚到的钱存起来,因为我告诉他,(将来)他得自己买车。我是在乡村小镇长大的。我的父母只能买最便宜的房子,他们必须努力工作才能让生活越来越好,他们教会了我努力工作和存钱的重要性。”


和价值观一样,同理心在Kerr和Spiegel的家中也非常重要。“每个圣诞节或感恩节,我们全家都会一起去当地收容所帮忙打包箱子。我们身体力行地提供帮助,也在经济上提供支持,我们认为这很重要。有时候Flynn和我会做一顿大餐,送到Harvest Home(洛杉矶一家为无家可归的孕妇设立的收容所),然后和她们一起享用。”Kerr和Spiegel定期为慈善机构A Sense of Home提供帮助,为离开寄养家庭的脆弱青少年准备住所。今年早些时候,他们低调地为澳大利亚森林大火提供了300万美元的援助,没有向公众宣扬。


这种亲力亲为的低调作风也延续到了Kerr身为母亲的角色中,尽管她工作繁忙,而且有全面的家庭安全保障,却只雇佣了一个保姆来帮助她照顾三个孩子—对于像她这样有着不菲身家的人而言,实属罕见。“我知道每个母亲可能都会这样说,但孩子就是我的一切,我会根据他们的时间表来安排我的时间。每个和我共事的人都知道孩子是我的头等大事。但我认为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孩子们也要明白,有时事情并不总能如他们所愿。我虽然在家办公,但我还是在工作。工作是有益健康的事情。”她强调道。


« 1 2 3 »

午睡留声机,只想活得更像自己

我们不想成为伟大的人,我们只是想活得更像自己而已。

许光汉:我是无法定义的灰。

下着细雨的台湾宜兰海边,天是那样地阴蒙蒙,镜头下的许光汉全身红得发亮,衣如其人。摄影组图上高彩度的配色,衬出他的阳光气息与青春躁动。过往扮演的那些角色好似隐隐潜伏在哪个衣角,他一个摆动、一晃手,随时便会跃然而出。或许是每次在生死抉择时都选择爱的李子维,又或许是那个在爱与自我认同中游移不定的王诠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