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许光汉:我是无法定义的灰。

许光汉:我是无法定义的灰。

下着细雨的台湾宜兰海边,天是那样地阴蒙蒙,镜头下的许光汉全身红得发亮,衣如其人。摄影组图上高彩度的配色,衬出他的阳光气息与青春躁动。过往扮演的那些角色好似隐隐潜伏在哪个衣角,他一个摆动、一晃手,随时便会跃然而出。或许是每次在生死抉择时都选择爱的李子维,又或许是那个在爱与自我认同中游移不定的王诠胜?

许光汉

Hermès 印花毛毯、黑色束脚阔腿裤


绚烂缤纷的颜色在他脸上、身上、背后绽放。哪个颜色最接近真实的他?


“灰色,”许光汉出人意料地以这个颇具哲学意味的答案开启了我们的谈话,“这是一个黑白综合的颜色。这是人的颜色,人就应该有黑暗的一面和光明的一面,结合起来就是灰色,刚好也是我喜欢的颜色。”


灰色,是最无法定义的颜色。黑与白的交界,藏着三十度的纯真、五十度的灰、七十度的人性。此时,我突然想起了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里曾这么写道:“我远远要比你所想象的更混乱哦。灰色、冰冷,而且混乱……”


2019年《想见你》《罪梦者》《阳光普照》这三部作品以风暴式的力道与节奏将许光汉的人气提升到了一个人们意想不到的高度。只不过许光汉对于自己人气高涨的状态却是后知后觉的,“就是 慢慢地感受到,可能 工作也比较繁忙,所以有时候也没时间去思考这些事情,都是 比较晚之后,才慢慢意识到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好像现在 知道我的人比较多了。”


他嗓音低沉,透着一丝稳重的气息。面对过去一整年来,不断飙射而来的“人气”“爆红”字眼,他一开口没有不耐,而是先把感谢作为发语词。啊,这感谢的重量沉甸甸,仿佛将他压得要比丰实饱满的稻穗弯得还低了。


“当然有很多情绪也是后知后觉才来的,因为感受到这么多人的喜爱,有时候是觉得幸福的,但后面好像又伴随着一些恐惧。”


《想见你》袭卷亚洲,打开了许光汉在海外市场的知名度,广告代言、节目戏约、活动站台纷至沓来。数个月前,他在大陆所参与的第一部电影《你的婚礼》拍摄杀青了,对他来说,他很珍惜能在疫情艰难期间跟着剧组拍戏、跟不同团队合作。


“不同的体验就是 拍片的时候会集中拍,他们习惯很集中很专心地把戏拍完,所以休息的时间会稍微少一点,基本上是 每天都这样拍。”虽然精神、身体的压力大,但是对他来说,是学习也是成长。拍戏的节奏紧凑如斯他从不喊累,反而当作与角色共处的练习,“你每天都跟角色相处,所以你不会离角色太远,可以更进入角色,然后 把角色带到现场。”你可以听得出他尝试拥抱新的改变,他抓住每一个奋力一搏的机会。


对角色的揣摩与演技的拿捏在他讲来宛如手握一把手术刀,他小心翼翼,哪怕失准划错一刀,都将沁血不止。“可能是 电影的关系,我觉得很多东西在大银幕上可能会被放大得更多,那感觉需要更细微,要更小心。”


演员的专业就是去演活一个陌生他者,让自己走进角色,赋予他生命。从《恋爱沙尘暴》里的风流学长庄浩洋、《姜老师,你谈过恋爱吗?》里发展迟缓的性成瘾患者陈威政、《罪梦者》里角色转折丰富的大反派林季子、《阳光普照》里总是给予人微笑温暖如阳光的好学生阿豪,以及《想见你》中演技细腻,苦情到让人揪心的李子维和王诠胜。这些角色因许光汉而活了一轮,也在无数人心中烙了一个痕。


« 1 2 »

气运联盟:满载甜蜜与苦涩,出发!

由陌生到成团,本身就如同青春热血电影般浪漫,而个中曲折,远比电影桥段更动人心魄。在盛夏相遇,从秋天出发,气运联盟带着他们的音乐梦想和满腔的热血踏上全新的征途。

午睡留声机,只想活得更像自己

我们不想成为伟大的人,我们只是想活得更像自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