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午睡留声机,只想活得更像自己

午睡留声机,只想活得更像自己

我们不想成为伟大的人,我们只是想活得更像自己而已。

午睡留声机

鞠翼铭Fendi 黑白几何纹长外套、Yvmin 心形吊坠项链、

OOAK 链条项链、Burberry from Sunglass Hut 彩色镜片墨镜

沈钲博Saint Laurent 红色波点衬衫、

Gentle Monster 红色镜片墨镜、Wan Hung 大檐贝雷帽


持续某种野生状态

难得好天气,北京十月的天空蓝得有点过分,但搭配“午睡留声机”正合适。


这几位令人心情愉悦的年轻男孩,在《明日之子乐团季》以第二名的人气值成功出道。这个舞台上,他们的组合无疑最接近人们想象中的摇滚乐团:拥有出众创作实力的吉他兼主唱廖俊涛,浪漫与脆弱并存的键盘手沈钲博,先锋实验艺术家范儿的吉他手刘炀,年轻气盛技术超群的鼓手鞠翼铭,和身怀民族音乐绝活儿的马头琴手哈拉木吉。


剔除掉所有的形容词前缀,他们的共同点是:干净的少年。如同这个季节北京晴天里的阳光,明亮温暖,而非刺眼炙热。而这阳光又如同他们希望自己的音乐所呈现出来的面貌:抚慰人心,有故事,氤氲着饱满的温度和灵魂。


但千万别被他们舞台上若隐若现的悲伤所蒙蔽了,现实中的他们是随时欢脱的。化妆间里不时爆发出他们不加掩饰的笑声,混夹复古的摇滚乐,廖俊涛换上了华丽摇滚风的紧身装束晃来晃去,鞠翼铭笑嘻嘻弓着背坐在化妆镜前,穿着夏威夷衬衫的刘炀引诱手机里的哈拉木吉一起去看乐队演出,一头耀眼金发的沈钲博斜靠在墙边发呆,让人误以为闯进了某个地下Livehouse 的后台。哈拉木吉在学校里出不来,但他和队友们依然保持着亲密的联系。


他们似乎和所有选秀节目出来的艺人都不一样。在他们身上,没有名利场和造星工程所留下的油腻,没有故作姿态的耍帅和骄矜,更没有被行业规则死死束缚住的拘谨。他们自然,本真,坦率,放松,带着一种野生的劲头,成为选秀时代一个独特的存在。


“我们不想成为伟大的人,我们只是想活得更像自己而已。”


在成团式舞台上,“午睡留声机”表演完《瓶与抛光者》后廖俊涛说的这一句话,已然成为这个年轻乐团的最佳注脚。他们彼此不同,却又紧紧靠在一起,聚合成一个具有无限可能性的团体。


沈钲博

我挺想把这些非议写成歌

最近生活和工作的强度对你来说怎么样?

没有把它当成工作。有些人做音乐是为了赚钱,有些人做音乐是为了热爱,我觉得音乐是个很感性很飘渺的东西,如果当成工作就失去它本身的灵魂了。所以我把它视作一份很美好的东西。


你小时候为什么想要学钢琴呢?

学钢琴是我读幼儿园中班时主动提出的。听我妈说我从小就对音乐挺敏感。爱音乐的人听到音乐都会有种莫名的感觉,听到一首歌会想到一种画面,我不一定想到画面,就是一种飘渺的感觉,有时候能感知到声音不同的质地和色彩。我觉得这是天生的。音乐永远是先天占最大部分,还有意识。一般父母都会对这件事比较严格,但是我父母在这方面对我没有任何束缚,一天练十分钟也ok,所以钢琴对我来说是一件很美好的事,并没有什么噩梦般的回忆。


你独自生活的能力怎么样?

超烂。我父母很担心,我妈管我比较多。我跟我爸一年见面不超过十次,他特别忙,但在我心里他特别伟大。他挺累的。我们一年说不上几句话。所以我挺矛盾的,一方面能感受到家人的爱,另一方面我又想挣脱。我挺心疼他们的其实,但我不会说出来。我对身边的人也不太表达情感。每次淘汰之后大家拥抱在一起的时刻,其实在那些瞬间我很舍不得他们。包括我喜欢某一个人,也只会隐晦地表达。


你会有羡慕的人吗?

其实挺羡慕音乐世家的,因为可以肆无忌惮地交流。我跟父母在这方面就不太能交流,在家里会觉得孤独。我跟他们不聊音乐,因为他们都是很理性的人,特别是我爸。


你担心过自己会被行业改变吗?

不会。其实我挺希望自己理性的,但是理性不起来。现在还是很容易为一些事情掉眼泪。其实我挺想控制,但我控制不了。我比较容易把情绪表现出来,所以显得比较孩子气吧。我有时候觉得自己过于感性了,已经没办法正常地思考问题,所以想收回来一点点。


怎么对待外界的不理解?

对于外界的不理解或者偏见,一开始挺崩溃的。后面无所谓了。我觉得就是时间吧。随着名气的增长,骂我的人变多了,代表喜欢我的人也在增加。节目里我跟小熊接收到的负面信息应该比较多。(笑)我们也聊过。一开始真的挺崩溃的,我们都是素人嘛,什么都不懂。特别是我从小被家里保护得挺好的。而且我自己有点叛逆,突然有人骂我,就会受不了,又是个情绪比较外放的人。但是节目到后面事情越来越多,就没心情想这些了。


你会觉得不公平吗?

我后来想,做这一行迟早得经历这些事情。早点经历吧,也好。我小时候面对各种声音的方式也是自己一个人待着。我挺想把这些非议写成歌,其实我挺感谢他们的,因为让我得到成长,也学会了如何面对这些声音。我可以让你们骂,但是我要保持我自己。


你可以说一下跟乐团里每个人相处的感受吗?

廖俊涛相处的时间比较长,他的年纪也比我们大很多,他也比我们更有经验,也挺照顾我们的。刘炀和小鞠就像是朋友,因为都是差不多年纪。哈拉木吉对我来说还挺重要的,我们在音乐上比较有共鸣。


你心里的午睡留声机是一个什么样的乐团?

一开始我觉得我们只能做一种音乐,但后来并不是。所以我们还是挺有前途的,而且充满尝试性。我不会刻意用一个词形容这个乐队。


« 1 2 3 »

刘诗诗,美人鎏金

亦舒曾在其小说《流金岁月》里写道刘诗诗所诠释的蒋南孙“自小明白,快乐是要去找的,很少有天生幸福的人”。

对话李佳琦,“所有女生”的李佳琦

从没什么人关注到成为头部主播,处在风口浪尖上的四年过去后,他成了让“所有女生”信赖和着迷的李佳琦。2020年,从销量到关注度,直播带货都再次升级,成为全民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