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了不起的安德森

了不起的安德森

Jonathan Anderson是我们的时代里,在时装品牌以创意总监为核心的产业模式下,成为明星的众多设计师中的一位。

JW Anderson 2020春夏系列、JW Anderson 2013秋冬系列、Loewe 2016秋冬系列

(左)JW Anderson 2020春夏系列

(中)JW Anderson 2013秋冬系列

(右)Loewe 2016秋冬系列


女性气质

Anderson 在2010 年第一次推出女装系列,之后她被Donatella Versace 看中,成为Versace 副线品牌Versus 的客座设计师。Versace 对于女性气质的解读张扬、性感,但相对守旧而脱离时代。Anderson自我评价在Versus 的经历是一段不太合适的匹配,于是我问他心中当代社会的女性气质是什么?


在他看来,当代社会的女性气质是在不断变换的,因为当代社会本身就在不停变化发展。我们社会的一部分已经相当愿意接受流动性的性别气质,允许这部分人去不断拓宽边界,但另一部分却依旧保守、止步不前。Anderson 眼中未来的前进方向应该是,在社会的不同纬度,无论是男性气质、女性气质抑或是流动性别,都能够得到认可,自由主义得到伸张。这样的改变可能会改变我们的穿衣习惯,这样的现象足以激动人心,但至少在过去五年的时尚界,很遗憾并没有发生。


当我问到,美国最高权力的变换,由保守主义向自由主义的天平倾倒是否会促成他眼中的未来,他又给出了否定答案。“我们处在一个时间节点:如果我们想要时装、艺术、文化有所改变发展,那么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理念去指挥,生活该是如何的?政治可以改变时尚这件事——这是一种不真实的社交媒体的宣言。”他说。


盟可睐MONCLER 1 MONCLER JW ANDERSON首个合作系列

盟可睐MONCLER 1 MONCLER JW ANDERSON首个合作系列


生活

Anderson 的个人社交媒体成为他宣传创作的平台,并未过多展示自己的私人生活。在Covid-19 疫情再度肆虐欧洲的现实之下,我与他的Zoom 连线也成为他日常生活的常态。“网络成为一种很重要的工作方式,保持沟通是很重要的,虽然不是最理想的工作方式,但至少在这个阶段我能够通过科技的进步和更多的人进行对话。


我想念疫情前的生活,但我依旧对未来充满了好奇,想要知道我们到底要走向何方。”他说。同时掌握着JW Anderson 和Loewe 两个品牌的设计大权,同时为包括Moncler Genius 在内的多个联名献力,他的工作秘诀是在困难的处境中抓住现有的东西,然后想办法变得更有效率。


在工作之外的闲暇时间,他全情投入到自己的生活中。有时候反复听一张喜欢的唱片,或是看乔治· 奥威尔的《1984》,拿起又放下。当我问到他是否喜欢最近热映的《布里奇顿》(Bridgerton),他再次给出否定答案:“我喜欢由英国历史改编的剧集,但我希望它们基于真实的历史。”


撰文、编辑/叶超William Yeh 设计/FAY

« 1 2 »

Zendaya 处女座,不擦奖杯

作为巧妙平衡工作与生活的好手,Zendaya无论在荧屏内外,都敢于做自己

estelle陈瑜

若说能融合东方女性的婉约之美与巴黎式不经意的优雅态度,一时半会间,或许还真说不出恰如其分的人选来。而陈瑜的出现,则在当下适时填补了这一女性形象的空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