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戏痴宋佳

戏痴宋佳

打开宋佳的话匣子不难,只需说戏,她便即刻化身成了一个敏捷而矫健的网球选手,当你将表演的话题如球般抛出,她会换个力道又丢了回来,一来一回,张弛有度。这个以演员为终生职业的人在绝大多数时刻都在琢磨表演,以期用自己的方式来雕琢戏,她的心中藏着为戏痴迷的火花,微微一吹,就燃出了属于她的光亮。​

上帝摸着我的手演戏


她的头一定在某个时刻被上帝抚摸过,否则太难解释娄烨执导的电影《风中有朵雨做的云》里她与秦昊、张颂文在出租车上那一场即兴表演的戏。狭窄的出租车空间里,宋佳饰演的林慧刚从精神病院出来,张颂文坐在她的左侧,秦昊戴着墨镜叼着雪茄坐在她的右侧,这一场戏没有剧本,表演全凭即兴,她突然鬼使神差地张开手臂把两个男人拥抱在怀里,三个人的晦暗心事,纠缠着的命运与复杂迷幻的人物关系不需过多言语便呼之欲出。这一个镜头与柴可夫斯基《天鹅湖》第二幕A大调圆舞曲一同出现在电影的预告片中,成为无数影迷久久难以忘怀的画面。


电影上映,宋佳坐在电影院看到这一幕时,突然鸡皮疙瘩起来了。她不再是凭借天分表演的当事人,而是一个普通的电影观众,宋佳感知到了电影中难以用言语来描述的人物命运感,举手投足间,那些带着隐喻与启示的故事与风雨云交织缠绕,拉开了戏剧化的序幕。事后,她问娄烨,那一场戏是怎么演出来的?娄烨回答,可是就这么演出来了,对吗?此刻,宋佳坐在化妆间的椅子上,眼中微光流动,她依然无法准确说出自己是如何完成的表演,“也许是上帝摸着我的手演出来的,我说不清楚,只觉得太神奇了,我很多的戏都是这样的,在每部电影中,都会有让观众记得住的或打动观众的戏。”


Acne Studios 黑色连身裙 Miu Miu 金色连身裙 Shie Lyu 挂饰 Dries Van Noten 银色长靴


那些玄妙却存在的东西,或许是一个职业演员的天分,她感知得到,却无法用言语准确描述。细观宋佳饰演过的角色,无论是《风中有朵雨做的云》《师傅》《诗人》还是《风平浪静》,那些由她雕琢塑造的女性角色身上大多有着一种脆弱的美感,时而疏离,时而婉转,令人着迷。宋佳也说不上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满足于完成单场戏,或只诠释戏中人的喜怒哀乐,那些对她来说,太浅了。“命运感,”她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无论是生活剧还是现实大戏,对演员来说,你要演出命运感,必须要让观众能够感受得到。”


这个有天分的女演员最近刚刚杀青了由当代作家梁晓声同名长篇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人世间》,在这一出时间跨度长达50年的剧作中,宋佳饰演了性情独立、不失先锋色彩的知识女性周蓉。拿到剧本的时候,她思忖最多的,依然是口中提到的命运感。“我希望她的眼睛是纯粹的。为什么我们喜欢看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老照片呢?那个时候的人,他们的脸上是很干净的,没有那么多的急切,那么多的欲望,眼神纯真,喜欢就是非常炙热,不喜欢就是直接流露。这和现在的时代非常不一样,这也是我在扮演周蓉的时候希望能够把握住的。”


穿过角色表象的层次,宋佳将表演的触角向下纵深,“当戏的时代感不同,表演上自然会有所变化。就像我演民国戏,民国戏的气质与现代就是不一样,这个东西很玄妙,但是它存在。所以,我觉得要能把它诠释出来,是很高级的。它不单单是去谈论这个戏怎么演,而是一种具有气质、味道的东西,你要根据每个不同的戏去把握住它的气息,对我而言,这是我的功课,很重要的一个功课。”


“听起来很玄妙,全凭感知,却没有方法论可言。”


她大笑:“艺术就是这样的,很玄妙。如果艺术要有概论分析,那不成数学了吗?”


Marchen 外套 Yingpei 白色上衣 Terrence Zhou 红色廓形连身裙 Gianvito Rossi 高跟鞋


宋佳细细讲述自己眼中的周蓉,三言两语,像是在用语言勾勒人物小传:一个大时代下的小人物,向往着自由、爱情与生命中的美好事物。她说自己能够理解周蓉一切的所作所为,大胆也好,先锋也罢,周蓉尊重了内心当下的选择,无论命运如何起伏,她都为结果买单。“有时候不见得都能理解你演的角色,也不见得都认同,都喜欢,但这并不妨碍你作为职业演员去把她塑造出来,把她演好,这是两件事儿。对于周蓉的性格,选择与命运,我非常能理解。最终大家会看到一个依旧比较从容、比较坦荡,很干净地去活在自己人生每个阶段的女性。”


她爱琢磨,也花过精力想过自己在一个人物众多,时间跨度漫长的群戏中该占据什么样的位置。“在六七十集的长剧里,尽可能地保持属于自己的一条线,即使观众可能一两集都看不到你,但再看到你的时候,能够依然忘记不了你之前发生的事情。你的情感,你的命运,都是演员要考虑的,势必你的表演,投入的情感浓度要高一些。就拿代表时间流逝的转场戏来说,那些观众看不到的戏,你如何把它演出来呢?如何让观众看到呢?这对演员来说是考验。”


Alaia 黑色连身裙 Miu Miu 灰色连身裙、帽子、靴子 Lanvin 半裙


宋佳一度称自己是个戏痴,哪怕演戏演了多年,依然觉得自己在表演上越战越勇。打开她的微博,今年播出的戏与未播的戏排得满满当当,影迷们开始唤她为劳模。她倒是乐得自在,“我就是爱拍没办法,我喜欢演戏,碰到喜欢的角色还是会兴奋,会想要把它占为己有,完全打开了自己,演什么都高兴,演什么都享受。”宋佳开起了玩笑,“我没有觉得自己在瓶颈中,或有过困惑,我都没有。我在表演上一直是越战越勇,越来越会演,演到我都觉得我快成精了!哈哈哈。”


Acne Studios 黑色连身裙 Miu Miu 金色连身裙 Shie Lyu 挂饰 Dries Van Noten 银色长靴


秋意渐浓的九月,表演成精的宋佳再次触电喜剧的新片《我和我的父辈》之《鸭先知》即将与公众见面,她饰演了一个生活在弄堂里操着一口吴侬软语的上海太太,这是她与徐峥的第三次合作,却是第一次作为徐峥导演作品中的女主角出现。她重复了好几次“好玩”和“开心”来强调参与表演的快乐,“你知道,徐峥一定不是一个只甘于做好笑的喜剧的导演,他是有很强烈的精神内核要去表达的导演,在表演形式上,得符合他的风格。前天一看到预告片,两个镜头就把我给震了,它的色彩、节奏、人物的造型做得很卡通,就像那个时代的纪录片一样,质感抓得特别准。”


一向很少尝试喜剧的宋佳开始察觉到表演在幽默之外的新能量,“喜剧的东西很难,不是说让人笑那么简单,甚至说让人笑也不简单。我发现喜剧有一个挺好玩的点,它可以有各种各样的方式,可以去调整,去尝试,最后我们一起找到最好玩的一种表演方式。喜剧的表演空间挺大的,所以,我拍得特别快乐,也特别开心。”


« 1 2 »

DANCE IT OUT金晨

旋转着,舞蹈着,魅力缓缓绽放。她在舞蹈中宛若仙女,笑起来使人忘忧。在2021 年,金晨保持清醒,且保持热爱,“金大喜”式乐观依旧存在,同时开始迈出舒适区、主动尝试未曾想象的角色。

本周女性:陈静Gemma Chan

10月下旬,漫威电影《永恒族》陆续在全球上映。片中亚裔演员陈静Gemma Chan作为女主角出演了“永恒族”成员Sersi,成为漫威电影中第一位亚裔演员出演的女主角。而因为此前陈静还曾于另一部漫威电影《惊奇队长》中出演克里星女战士Minn-Erva,这也令她成为了漫威宇宙里第一个拥有两个角色的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