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弈棋人生 再下一城

弈棋人生 再下一城

Anya Taylor-Joy 似乎对一切Drama 的事物都有着天生的驾驭能力,无论乖张的发型、浮夸的服饰抑或是那些不寻常的角色。她就这样,在事业里,在人生中,游刃前行。

Anya Taylor-Joy 的相貌极具辨识度,仿佛从另一时代穿越而来。摄人心魄的双眼,大得让睫毛膏都仿佛失去了存在的意义。正如YouTube 的一则评论所言:“Anya 的脸让摄影师拍起来得心应手。”而就本次采访而言,这位金球奖得主兼艾美奖提名女演员同样可以说是以某种方式“穿越”而来。她在加利福尼亚,而我在纽约,并且疫情尚未结束,因此我们只能以远程视频的方式进行采访(所以采访时话题总是偏移到墙上的挂画或其他出现在画面中的物件)。这个25 岁的女孩堪称劳模演员,连续六年无缝拍戏不停歇,其中就有Netflix 大热剧集《后翼弃兵》(The Queen’s Gambit)和Autumn de Wilde 导演的改编作品《艾玛》(Emma)。而现在,她即将奔赴冰岛,为Robert Eggers 即将上映的作品《北方人》(The Northman)拍摄额外场景。尽管机场相遇似乎极具电影感,但理性还是让我留在自家厨房,她则待在洛杉矶的一个朋友家中,那里有……那里有……好吧,那些是什么?


Dior 背心、比基尼短裤和身体链戒指(全程佩戴):Adore Adorn(左手食指与无名指)Pamela Love(左手中指与右手)手链为私物


“这些吗?”她问,指着她身后的一排架子,浅金色头发在肩上摆动。“这些是太空头盔。我这个朋友很有意思,喜欢在家里收藏服装。说实话,我有点想戴给你看看。”


我告诉她,要是她这么做,我写稿时就在“许多帽子”这件事情上大做文章,但她没被吓到。她像个孩子一样咧嘴笑着,戴上一顶帽子,像是蒸汽朋克风格的英国警察。然后远处传来一声闷响。


“他们在后院拆东西,”她说,“闹哄哄的,我尽量离得远一点了。”


Chloé 羽绒斗篷、Isabel Marant 靴子、Adore Adorn 项链


但并没有起到很大作用。2015 年,Taylor-Joy 在《女巫》(The Witch)中饰演一名受魔鬼诱惑的女孩。她在片中贡献了突破性的表演,并由此跻身好莱坞备受赞誉的年轻女演员之列,散发出难以掩盖的耀眼星光。总之,她饰演的每个角色都令人印象深刻。说到“未来两年半的具体规划”,她将搭档Margot Robbie 和Christian Bale, 出演David O. Russell 的新片,并在《疯狂的麦克斯》(Mad Max)前传中饰演Furiosa 一角。而本月,Edgar Wright 执导的现代心理惊悚片《Soho 区惊魂夜》(Last Night in Soho)即将上映,她在片中与曾出演《乔乔的异想世界》(Jojo Rabbit)的Thomasin McKenzie 共飙演技。Taylor-Joy 所扮演的Sandy 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一位满怀抱负的伦敦歌手,却不幸陷入伦敦混乱肮脏的黑社会,她的梦想随之破灭。片中,Taylor-Joy 生动诠释了类似Brigitte Bardot 那样性感迷人的形象,她穿着摩登服饰,好似又经历一次“穿越”,这次从另一不同年代而来。


Taylor-Joy 说道:“饰演Sandy 最奇异的一点,是我前一天刚刚在《艾玛》中杀青,本是穿着紧身胸衣的端庄女士,突然来到一个空间,在一群互相抚摸的人之间与人亲热……我必须非常迅速地脱离Emma 这个身份。”


不过,Taylor-Joy 恰好非常适合这种戏剧性的转变,因为她一直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她出生于迈阿密,6 岁前居于布宜诺斯艾利斯,随后举家迁往伦敦。当时,她“非常气愤父母把我从马背上带走”,还因此拒绝学习英语。而现在,她常常住在不同朋友的家里,朋友还会专门留出一块区域,用来堆放她的衣服。她“曾因没有家而感到焦虑,居无定所,无枝可依”。


Stella Jean 外套、Isabel Marant连衣裙、靴子、BEAUTY BEAT Pantene Pro-V Smooth Talk Dry Conditioning Oil $7,target.com


她在家里六个孩子中排行最小,与兄弟姐妹的年龄差距很大,她的大姐已经50 多岁了。Taylor-Joy 表示“我精力旺盛得快把兄弟姐妹逼疯了。他们会抱起我,倒过来,说: ‘关机键在哪儿?怎么让她停下来?’”


“我必须学会自娱自乐。”她继续讲道,“我会在脑中创造各种各样的世界,让自己沉浸其中。记得有一次,姐姐来我房间,当时我一边贴海报,一边扮演六个不同的角色,模仿他们的口吻说话。我转过身,她说‘你太奇怪了’,我就说‘可是你们都不感兴趣,我只能自己演。不然没人和我一起玩’。”


这个故事的讲述不带一丝自怜。“他们笑话我,但现在我是个模特了!”虽然,好吧,没错,Taylor-Joy 确实曾是模特。她忘了她的生活可能是别人感兴趣的,因为“人们通常不觉得自己的生活很有趣”。事实上,大多数人都这么想。而正是这份专注工作的态度和举手投足间的魅力,令她在新生代演员中保持着高人气并继续前行。


Libertine 连衣裙、帽子


“我觉得我无法一直保持从容,相信一切都有意义。”她说,“如果我表露出自己工作过多或压力很大的样子,我的好朋友们也会毫不留情地取笑我。他们会说: ‘对啊亲爱的,你要飞来飞去,忙各种事情,真是太惨了。’这就是开玩笑,但他们没说错,我很幸运。我感到受宠若惊,现在依然会觉得很奇妙。”


现在仍是如此?即使在《后翼弃兵》播出后?


“我很喜欢那部剧的制作者,而且那是个关于象棋的故事,这令我无比快乐。有对87 岁的夫妇告诉我,他们把这部剧看了三遍,还带着孙子一起看。这部剧非常精彩,让许多人深受触动,但我好像还没有反应过来。每次在广告牌上看见自己的脸,我都会深吸一口气。”


除了如影随形的聚光灯,她面对本职工作也是如此。她笑道:“每次看见自己出现在屏幕上,都会想:‘唉,简直是场噩梦’,我在干嘛呢?’”


« 1 2 »

Zendaya 处女座,不擦奖杯

作为巧妙平衡工作与生活的好手,Zendaya无论在荧屏内外,都敢于做自己

estelle陈瑜

若说能融合东方女性的婉约之美与巴黎式不经意的优雅态度,一时半会间,或许还真说不出恰如其分的人选来。而陈瑜的出现,则在当下适时填补了这一女性形象的空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