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杨幂 #记忆重叠

杨幂 #记忆重叠

看过杨幂上综艺的人都知道,她瞬间记忆力绝佳;而杨幂身边的人都知道,她记性不好,好事坏事她通通记不住,她期待未来而不是追忆过往。 在杨幂的记忆里,生活是一件一件正在发生的事情,而非抽象的感受。她所要做的,就是认真感受一切正在发生的:当下终成过往,终将消失在记忆中。

图片



期盼未知


杨幂的瞬间记忆力强,且对数字很敏感。在《真正的男子汉2》里,当其他人还脸盲不知教官谁对谁时,杨幂不仅能喊出每位教官的名字,还能报上家乡;在《快乐大本营》里,她能一分钟记住 16 个随机数字;在《密室大逃脱》中,只有她能记得开场时曾出现一次的手机号。


杨幂的记性不好。“记性是越来越不好。”她说。一旦问她关于今昔对比的问题,她通常都会告诉你,她记不起过去自己是怎么想的。“记性不好对我来说不是什么缺点。现在好多人有心理问题就是他们记得的事太多了。”杨幂说,“我现在已经是这样了,过去啥的跟我已经关系不大了。”



人们通常是喜欢回忆的,因为人们面对确定的过去,总比面对未知的未来更有信心。“因为当人们无法选择自己的未来时,就会珍惜自己选择过去的权利。回忆的动人之处就在于可以重新选择,可以将那些毫无关联的往事重新组合起来,从而获得了全新的过去,而且还可以不断地更换自己的组合,以求获得不一样的经历。”余华这样解释人们缘何珍惜记忆。但对于杨幂来说,哪怕记性不好会淡忘过去的美好,也不遗憾。


“过去再美好,也已经过去了,

我可以创造新的美好。

我不需要靠回忆生活,

我需要期盼的是明天的生活。”


当人们问她,对新的一年有何想法时,她总说很期待,如若细问,在期待什么,她会告诉你,期待的是未知。“我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但我很期待明天,”她说,“如果明确知道明天要发生什么,就很无聊。”


她喜欢自己饰演的秦施,一个从小到大就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要做什么的精英律师。“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知道自己要什么,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很多人明明说我想要做这件事,我想要成为这样的人,但是一直耽搁着,我觉得这样很不好。我觉得想到一件事,就要付出行动。”杨幂说。



她最近变得嗜睡,一天睡 12 小时都不够。但遇到早起的工作安排,杨幂只需要一个闹钟就能起来。甚至她这么多年,都没换过起床闹铃:她不会对闹铃免疫,就像她从不会在工作中迟到。因为记性不好,她很少有拖延症。


“我想到就必须去做,不做就忘了。”



忘性大是很好的技能


杨幂建议聊些具体的问题,让她聊“理解”啊,“想法”啊,都显得太过空泛,无从谈起。


采访前几天,北京下雪,她去遛朋友的柴犬。狗子在雪中激动地打转,没几圈,绳子就缠住了杨幂。“它爪子还踩我的脚。我对玩雪倒还好,但狗就对玩雪很热衷。”她曾同媒体分享过北京的一座桥,新月形,桥身布满彩灯,如同彩虹架河。她散步去看桥,又站在桥上许愿。她曾给媒体展示手机里的三只小猫,是她在拍《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扶摇》和《暴风眼》时捡到的流浪猫,活泼却也敏感。



“通常随着年龄增长,人们对生活的感受力是变迟钝的。毕竟生活百态也看多了,也习惯了。你如何保持自己的感受力?”

“不会啊,”杨幂说,“我忘性太大了,这对我来说是很好的技能,特别好的一件事。这样我经常有新鲜感,我也会忘记一些经历过的事情。”


如若低谷,杨幂会想起家人: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


“就像二八定律,

生活里可能百分之八十的人对你都不重要,

对你重要的只有百分之二十。

你的亲人对你来说是最重要的,

剩下百分之八十爱干什么干什么,

我觉得都跟我没关系。”


这种“没关系”,是杨幂对外界宽容的态度。她上《奇葩说》节目时建议大家都不要轻易去评判 :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是那么简单的,内心深处一定有复杂微妙的东西,但不需要向别人交代。



“现在对周围的观察更多,包容可能也更多,以前会更有棱角一些。”杨幂说,“如果你向我表达,我愿意理解。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我都理解。其实我知道别人的选择,多数都跟我没关系。我不需要去评价别人。”


诚然,“记不得”也是人际交往中,真诚而又坚定的拒绝。说出来的都是实话,但实话并不全说,杨幂想得清楚,并非所有事情都必须坦陈。


“你没有义务让别人去了解完整的你,

也没有必要去完整地了解别人。

从上学时候,就可能对老师和家长有所说,有所不说,

没有人会百分百坦诚,凭什么要百分百坦诚。

甚至在亲密关系中,

我觉得不做到百分之百坦诚是件好事,

但我会尽量做到对自己坦诚。”



采访的最后,杨幂说起自己的一个朋友,因为原生家庭的黑洞,多年来都是虽优秀却很自卑。当我们问她,是否会帮助朋友反思原生家庭时,她说不能这样,“你是要保护她的。很多东西不是一天形成的,要她自己慢慢认识到,这是个人自己的功课。有些事情我觉得不对,但可能那是别人的舒适区,我只会提出一点建议,但最终怎么做都是个人自己的选择。”



InStyle &  杨幂


InStyle:演《爱的二八定律》时,你很喜欢秦施的可爱,也觉得那时候的杨幂很可爱。能描述一下那种可爱么?


杨幂:“贱兮兮”的那种可爱,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那种可爱。(你希望自己更可爱一些?)希望能多一些那种鲜活的可爱,说人话干人事,不是被生活折磨得没有人样。



InStyle:这么多年你是如何保持坦诚的?

杨幂:我尽量做到坦诚,也希望自己说话,大家都能听得懂。我觉得大家时间都挺宝贵的,也挺辛苦的,有什么事儿就直说。甚至我觉得不管在工作中,还是在人与人的关系中,吵架也未必是坏事,有矛盾一定要解决。作为一个成年人,至少讲的话要能让大家听明白。有的人讲话我就听不懂,绕来绕去绕八个弯。说话直截了当是我认为比较节省时间和提高效率的一件事。如果直说带来的结果是预期之外的,我也 OK。


InStyle:对于秦施的名台词“不相信不稳定的荷尔蒙能缔造稳定的法律关系”,你怎么看?

杨幂:有道理,但不能一棍子打死。有道理的部分就是她说婚姻关系不稳定,但有很多人,比如我爸妈,这么多年也相处下来了,变成了亲人了。


InStyle:你说过自己很喜欢《斛珠夫人》里方海市的勇敢,因为她的人生从一开始就是 hard 模式,而你可能会避开hard 模式。hard 模式是可以预料到的么?

杨幂:其实是预料不到的,但对于海市来说,她从小到大就这一条路,她就是这样选了。这条路很辛苦,特别是她喜欢的人离她很遥远。





InStyle:hard 模式真的可以避开么?


杨幂:我觉得可以啊,比如每天在家躺着就可以避开hard 模式。(笑)


InStyle:但其实你不可能每天在家躺着。

杨幂:对。所以我的人生也不是 easy 模式,反而我的人生可能也是 hard 模式。我觉得我在经历我该经历的,困难与顺利我都经历了。我不想发生很麻烦的事情,但现在觉得发生了也 OK,就解决它呗。


InStyle:你在《奇葩说》节目里提过摔跟头这种事,你遇到过很多次了。对你来说,什么算是摔跟头?

杨幂:现在来说这些,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觉得那些都不算摔跟头。但是当时经历时,肯定是觉得那难死了。舆论的压力或多或少都会有,但现在对我来说,困难已经细化到了比如早起,比如吃不上饭。我最近睡眠质量巨好,晚上十二点睡可能隔天中午十二点都还没起来。如果你给我时间,我还能继续睡。


InStyle:是家庭养成了你的性格么?

杨幂:我们家人就是护犊子,就是我闺女只有我能骂,别人不能骂,我家孩子做啥都对。以至于我有时候会莫名自信,觉得我就乐意这样,我爸都没骂我你凭什么骂我。我这种性格至少不会被PUA,什么你不行你全家都不行,这事儿不能发生在我身上。你可以骂我,但我不同意,我听着但我不接受,我不走心。


InStyle:你提到过你的挫败感其实都来自你内心,你内心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你在心里如何评价自己的够好与不够好?

杨幂:我当下看到结果的时候,我会去想是不是今天可以做得更好。比如白天某一件事儿,你感觉自己做得还可以,但晚上回去躺在床上想一想,这件事应该还可以做得更好。然而也就仅限于此,顶多到第二天再说一下,这件事就过去了。这对我来说是挫败感,但如果真的没做好就算了,我也没办法,下次改进吧。




摄影 / 梅远贵 编辑 /Ting

统筹 / 朱臻祺 撰文 / 韦洛昔 

化妆 / 扑克 发型 / 刘雪亮 @MQstudio 

制片 / 小何 美术 / 张力中

设计 /Yan 服装助理 / 小千、CC


Salvatore Ferragamo

黑色绑带背心、卡其阔腿裤

GANCINI耳饰、GANCINI手镯

F形楔跟穆勒拖鞋


Bottega Veneta

黑色连衣裙、戒指


这辈子拯救了全宇宙的女人,原来是杨紫琼

60岁时没被后浪拍倒,还能瞬间引爆好莱坞,戏内的她拯救了全宇宙,戏外的杨紫琼又何尝不是黄皮肤的“超级英雄”。

白鹿 #快乐奔跑

白鹿对表演有着一种超乎寻常的认真。每一个角色她都要反复诵读剧本,她要把角色的成长变化印刻在记忆最深处和自己融为一体。生活中的白鹿松弛可爱,喜欢写字、画画,希望闲暇时能找一个风景优美的地方悠闲地喝一杯咖啡。而现在,她只想快乐地奔跑。一直在路上,永不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