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任敏 #在疾驰中骤停

任敏 #在疾驰中骤停

出道后高速成长的快节奏演戏状态,在当下到达了阈值。任敏决定踩一脚刹车,转身像鱼一样跃入生活这片汪洋,去感受平凡日常给她带来的温暖,去积蓄更多内心的力量,让自己足够强大,迎接未来的挑战。

图片


叶子的离开,是命运的安排,自然的选择。该来的会来,该走的会走。有时候离开并不意味着结束,而是另一种开始。


我们在生命中遇到的所有事,其实都有它的因果,可能有一些是偶然,但很多也是必然。只是看你需要以什么样的心态去接纳,包容和消化它们。


无心恋战


两年前刚走出校园,任敏的心态是,做好迎接社会大考的准备。


在一个快节奏时代,特别是作为95后演员,外界和她本人都觉得该多积累好的作品。还有,因为出演了几个类似的角色,她想撕掉“倔强”的标签。



过去一年,任敏先是拍完《玉骨遥》,接着录了《奇遇人间角落》,再转战大连、哈尔滨、厦门和北京拍摄了电影《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然后去年冬天前往惠州,马不停蹄拍了将近四个月的《灿烂!灿烂!》。


惠州在距离深圳一个小时车程的海边,温度适宜,拍摄强度不算大,大家一起去海边享受着自由的气息。最难忘的是一群年轻人穿着短裤,开心踏浪。看着这样的画面,任敏却有强烈的当下在逝去的感觉,“不知道还能年轻几年,想一直停留在这一刻。”


连虎年春节她也是在剧组过的,除夕夜剧组包了一个在郊野的地方,好多人一起包饺子。作为南方人,她家里以前并不会包带硬币的饺子,而这次她第一个吃到了带硬币的饺子,寓意新的一年顺顺利利。夜色里,大家一起放烟花,“是我见过最隆重最好看的烟花”。



不可否认,高强度的工作节奏让任敏迅速成长了。


一方面是专业上,她和一些优秀的演员合作,也逐渐在摸索自己的演戏方式。准备《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里赵一一这个角色时,她把每一场戏的功能、人物发生变化的特殊时刻、对情节和角色的疑问都在剧本上标注了出来,并随时跟导演交流。


 “大家看了《悲伤逆流成河》,觉得易遥就是我,很倔强,但我也演了不一样的赵一一。”不管使用什么样的方法,任敏很希望在表演中诚实地袒露自己。


“人最难和最宝贵的部分就是诚实和真诚。你可以不表达,但在不伤害别人的情况下,尽可能真诚面对自己。我人生的追求也是真实,因为人只活一辈子,正如王小波在给李银河的情书里所写的,每一个人都很像,他不愿意成为复制粘贴这种很像的人。那找到自己,第一步肯定是要诚实面对自己。”


也只有这样,才能找到角色。



另一方面,工作让她学会了忍耐、坚持。我们拍摄的前一天,任敏凌晨两三点才收工回家,当天早上9点便到达片场化妆,“我是舞蹈学院毕业的,从10岁开始经常早上五六点钟出早功,起来踢腿。”


这些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忍耐还是情绪上的。


去年,几位年长的亲人在她工作期间去世,比如录《奇遇人间角落》时爷爷走了。希望工作状态好,又无法抑制悲伤,需要处理情绪那段日子就成了她一个人要撑过去的至暗时刻。“挺难的,但我还是尽可能很淡定,外人也看不出来有什么。”

在经历了一些人生必修课之后,任敏接住了一些考验,却无心恋战。她到达了某个极限,“我发现情绪真的是一个积累的过程,需要宣泄。”



任性一次


所以《灿烂!灿烂!》杀青后,任敏回到北京第一次任性地做了个决定,休息。


至于休息多久,且行且看,一切随心。



还因为有件事给她触动。《灿烂!灿烂!》杀青前最后一场戏,她早上4点多起来赶广州8点的早高峰实拍。那是她第一次经历早高峰,一个交错的十字路口,红灯可能要等90秒。


任敏骑着电瓶车,跟两三百号人一起等着过马路。一位维持秩序的阿姨一直拿小旗戳她:“你过线了,往后退。”她本能地说:“阿姨,我不会骑。”那一刻,她意识到自己的经验在角色面前的贫瘠。认真本不该说这些话,但任敏是真的不会。


这给了任敏很大的震动。


所谓撕掉倔强的标签,她也过了那个阶段。“我之前说这种话真是幼稚。”她用一种笑看年少无知的语气说,“现在我觉得你一辈子要干这个事儿,什么样的角色都会有。之前演过倔强的角色,肯定有类似角色找过来,但是我觉得没关系,因为时间长,路也长,不着急。”



疫情则给惯性的生活撕开了口子,同样给了她不小的震动。而她总是出奇镇定。


任敏刚搬出来一个人住,在母亲的帮助下租了房子。前一晚凌晨回去,才发现新家比她预想的偏远,但在妈妈的收拾下,焕然一新。除了她从妈妈家带过来的一些多肉植物,桌子上又多了两束花,电视机旁边多了一盆大绿萝盆栽。


她一直喜欢花。拍《清平乐》时戏份不多,在横店她常去花店遛达。其实只是一个小门脸,品类也很普通,百合、向日葵、小雏菊,但已足够装点她在酒店临时的家。最近她最想买回来的是自带氛围感的手球花。


她也把一直伴随她长大的玩偶带到了新家。其中一个是陪伴最久的熊,黄加白色。以前拉熊屁股,熊就会摇晃脑袋唱歌。现在坏了,得拍几下它的脑袋才能唱。但那也代表着最安心的陪伴。



关于接下来的生活,任敏畅想好了,先办一张健身卡动起来,再接着学习吉他。两年前疫情最严重时,她报名了吉他课,结果没上过几节课,老师现在追着要给她上课。两年来吉他也给了她很大的安慰。拍《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期间,她天天给大家弹唱。目前正在学《世上有那么多人》这首歌。


生活碎片让她踏实。一年多前在拍摄《十年一品温如言》时,任敏养了博美小狗“富贵”。虽然大部分时间是妈妈在照顾,但任敏觉得自己才是小狗的妈妈。家人对富贵很宠溺,任敏却很严格,为了它的健康,吃饭的时候甚至不会给富贵一口人吃的食物。


让任敏感到最治愈的是,躺在地上抱着富贵玩,然后去遛它。这几天任敏跟妈妈经常在小区里遛狗。她很骄傲,因为富贵聪明。到一个十字路口,她定住了不动,富贵就会回过头看她往哪边转再行动。



除了真实的生活,她还会去看电影,去读书。任敏昨天看了一半《健听女孩》,觉得一家人用手语交流,特别有家的氛围感,如果演员们没有相处过一段时间,很难呈现。“我倒不觉得一定得听障女孩才能演,但我需要找到自己的方法。”


她读王朔、王小波,比如《致女儿书》《黄金时代》等。


《致女儿书》后半部分她觉得王朔在跟女儿讲自己家琐碎的事情,有一点自言自语的感觉。她太年轻,还无法理解一个敏感的中年男人对女儿深情又袒露的状态,是多么难得。


这或许也因为像她前面所说,袒露自我,不是她回避的事情。



“成为我自己,成为真实的自己喜欢的自己”,


这是她的目标。



开心的是,她主演的《我是真的讨厌异地恋》已经上映了。女主赵一一更像她活泼时的状态,那种为爱不顾一切的样子,和她本人也超像。至于电影最后是否是一个开放的结局,她笑了,“那可以去电影院看一下。”


任敏接着说:“但不要担心,不是像我之前的角色会让大家流眼泪,这个角色整体还是很可爱,带来欢笑。特别是在疫情期间,希望大家去影院笑一笑。”


世界飞速嬗变,在一切如此不确定的当下,还有什么比笑声和乐观更重要呢?


***


摄影/Edwin Zhang 统筹/FF 编辑/朱臻琪

化妆/王茜(MQ studio)发型/金刚 

造型/Nono @Nononosad 

制片/壮壮、嘉丽(不完美工作室)

美术/勺子、橘子(不完美工作室)造型助理/小唯

 作者/细补 设计/YAN





#江疏影 步履不停

江疏影就像是一个提前写完试卷的学生,交足了三季的《欢乐颂》,便离开片场和角色,开始享受悠长的假期。她仿佛从不会被时代裹挟着往前,没有身不由己,也不随波逐流,按自己的节奏步履不停,知道喜欢的,认清想要的,控制所能控制的,不再为了无法改变的而烦恼。

秦昊 走向人生宽阔处

InStyle的封面拍摄现场出现了一位小女孩,白色上衣牛仔裤,后脑勺的单马尾晃来晃去。她灵巧地穿过两圈人群,盯住正在扮演侦探的秦昊,然后询问电脑屏幕前的摄影师:“我也想看(照片),我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