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周雨彤 #打破之年

周雨彤 #打破之年

2022年是周雨彤的打破之年。比起春节的惬意,开年的突然忙碌让她有些不适应。几个月调整下来,她看到了自己的改变。对于接下来的时间,她希望自己有勇气尝试更多新东西,有动力做出更多的表达和呈现。

图片


周雨彤不是一个果决的人。《我在他乡挺好的》是她少有的凭着本能和直觉接下的角色。读过三集剧本,在与主创团队的视频会议上,自认不算自信的周雨彤就笃定地对导演说:“我觉得我能把她演好。”她说这是自己人生少有的几次“盲目的自信”。“那会儿很笃定,好像终于等到了一个,我可以把自己这些年积攒的能量和情感都释放出来的一部戏。”有时候,人生需要这样一股冲劲儿。


这份笃定没有贯穿整个拍摄。角色的成长和困境、同组演员的优异都给周雨彤带来无形的压力。她数次想放弃。编剧来探班,周雨彤终于绷不住哭起来。“我压力太大了,我怕我演砸了。”编剧安抚,并且肯定了周雨彤的状态,认为她现在就很符合剧中角色当下的情绪。


“她觉得,沉浸在这种焦虑不安和恐惧中的我,也许能把乔夕辰这个角色‘挤压’得非常好。”周雨彤说。不知道是编剧的安慰起了作用还是终于哭出来释放了情绪,周雨彤在后面的拍摄当中,放松了下来。最终的呈现我们都看到了,每一个观众都在角色中看到了自己拼搏成长的影子。“没有辜负他们那会儿对我的信任。”她说。


最初,被《我在他乡挺好的》掏空的周雨彤本不想接《我真的讨厌异地恋》这部电影。是制片人的一句话打动了她:“你奔30了,想不想留下点青春的东西和影像?”在电影中,她出演了一个“外冷内热,把自己包裹得很强的一个女生”。


作为特别出演,周雨彤在剧中角色的故事线比较简单。但为了让角色更立体,她还是想办法给人物增加了一些表演抓手。“不管镜头有没有带到,我都找了几张我和姥姥的照片,摆在了寝室的桌子上,去强化自己的内心,让角色传递的情感更真实。”


电影的拍摄是轻松舒适的,无论是在学校还是海边,好像真的回到了无忧无虑的学生时代。“有一点说不上来,就是那种内心燃起了一些小火苗,关于青春的火苗。”周雨彤说。更开心的是,她在剧组交到了很多比自己年轻的朋友。


改变看世界的方式


《我在他乡挺好的》杀青后,除了客串《我真的讨厌异地恋》,周雨彤已经很久没有接新作品。“我的能量被掏光了。”她需要时间休整,“‘他乡’严格来说不是我拍得最长的一部戏,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它与我的生活太紧密了。”她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平复情绪,恢复体力。“我觉得每个人的能量值是有定额的。”周雨彤说,她羡慕活力四射的朋友,但自己不是,“我需要储存能量,就跟玩游戏似的,得等到我体力值恢复满格,才能接下去继续工作。


拍摄《我真的讨厌异地恋》让她突破了一些曾经的限制。“艺人到一定阶段后,听到的来自身边人的批评和建议意见就会越来越少,大家都会夸,你懂吧?”周雨彤说。她害怕大家对她的表演只是走过场的称赞。“我很害怕大家都说,你能演这么青春的东西,能演大学生,或者你能怎么样,自己就真的好像觉得自己可以了。我就很怕陷入到这样的误区里。”她不想成为沉浸在恭维中看不清真实自己的人,不想活在国王的新衣式的谎言中。而另一方面,周雨彤既觉得自己应该去接顺应年纪的角色,又不甘心一直待在舒适区,所以,在经过一些角色历练之后,她逐渐积累起信心和目标,并且渴望突破,而这就需要她鼓起勇气去打破原先的自己。显然很多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周雨彤还是慢慢在改变,至少她比从前有了更多的自信,去尝试那些看上去“不可能”的角色。



这一年,周雨彤希望自己能打破更多表演限制。其中,成为《初入职场的我们之法医季》的常驻嘉宾是一种尝试。这是一部讲述法医这个少见行业职场知识的节目,她也因此了解了很多前所未闻的知识。最近,她的烦恼是如何在综艺节目中做自己。“以周雨彤过一天,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镜头。”表演时,她可以躲在角色背后,但在综艺中,她要“演”一个叫周雨彤的人,“还没有剧本,只有台本”。直到两次录制之后,周雨彤才渐渐放松下来。


表演开拓了周雨彤的视野,让她的人生不再无聊。出演那么多角色,体验那么多人的人生,她不会把自己局限在很小的世界里。“表演的的确确让我改变了看世界的方式,心胸变得更开阔。这个过程也让我更自信。”对于角色塑造,她有更多野心。人性的复杂和丰富,不同层次的传递,“观众看到的不是一面,不说这人真好或者真坏。”



周雨彤谈论起角色总有一种爱惜和共情。出演不同角色,她渴望被观众看到更多的自己。年龄增长,底色不变,“如果一直都是一个样子,也间接说明这些年也许无论是心智、理解,还是看世界的方式都停滞不前了。”



成为有治愈能力的人


在2022年开年的忙碌中,周雨彤发现了自己的改变。“一年前我希望自己变成一个强有力的表达者。”她说,过去的自己喜欢在事情上占主导或者更强势。今年开始,她希望自己更温柔,能安静下来。周雨彤发现过去惯用的方式不能解决《我在他乡挺好的》拍完之后产生的低沉和焦虑问题,反而是身边温和的朋友带来的力量帮助她支撑度过。“我与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能从他们身上获得被治愈的能力,我也希望自己能够成为这种有能量的人。”周雨彤要学着改变自己,传递力量帮助更多人。



现在的生活和工作状态是过去的周雨彤没有想象过的。未来,她希望自己的行动力更强。“希望可以在未来几年内,能把自己脑子里面的某一两个想法呈现出来变成一个作品。”周雨彤心里有很多关于创作的奇思妙想。她想拍摄家庭相关的故事,“小的时候非常想离家,长大了之后又会非常想念那个地方。”


尝试拍摄关于姥姥的纪录片是周雨彤记录和表达心中家庭故事的开始。“她是一个爱美爱表达的老太太。”被姥姥带大的周雨彤希望通过自己的作品让姥姥有更多社交话题,“她有能给她的小姐妹分享的东西。”在片子里,周雨彤记录了姥姥生活的点滴。亲自参与创作后,她体会到了一部作品制作出来,背后会遇到很多难以规避的问题,比如在有限时间内,很多拍摄、沟通、后期制作的时间特别仓促,当然还有一些无法达成预期的小遗憾,也需要一些时间去自我说服和消化。同时,她更加理解了演员的不容易。“我姥姥平时很可爱,一旦有镜头,她还是忍不住要包装自己。”




入行几年,周雨彤对自己的工作还算满意。她不会给自己设太高的目标,也不会对没发生的事物去凭空幻想,“手上抓到了什么,我就努力做好。”做好当下再一点点实现更大的目标。周雨彤说:“我觉得起码没有辜负自己,也没有什么大的期待落空。”这是她在成长过程中找到的适合自己的方式。周雨彤会坦然接受年纪增长,直面焦虑。“只要我自己舒服了就行。”她说。


周雨彤很少看自己作品的回放。天生理智的她会控制不住地分析以往的表现,信息过载后就很容易影响以后的发挥和表演。“我怕自己负担太多。”她说。在成为更好的自己的路上,周雨彤脚步不停。无论做演员还是将来的创作,她都不着急。一点点做好手里能做的,在这个打破之年,得到一些收获,成就新的自己。


***


摄影/李茶 统筹、造型/Tracy Li

编辑/朱臻祺 化妆/薛冰冰 发型/潇天Elio

制片/Luen 撰文/阿不思

造型助理/Freya Feng、夏夏 设计/YAN


#江疏影 步履不停

江疏影就像是一个提前写完试卷的学生,交足了三季的《欢乐颂》,便离开片场和角色,开始享受悠长的假期。她仿佛从不会被时代裹挟着往前,没有身不由己,也不随波逐流,按自己的节奏步履不停,知道喜欢的,认清想要的,控制所能控制的,不再为了无法改变的而烦恼。

秦昊 走向人生宽阔处

InStyle的封面拍摄现场出现了一位小女孩,白色上衣牛仔裤,后脑勺的单马尾晃来晃去。她灵巧地穿过两圈人群,盯住正在扮演侦探的秦昊,然后询问电脑屏幕前的摄影师:“我也想看(照片),我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