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秦昊 走向人生宽阔处

秦昊 走向人生宽阔处

InStyle的封面拍摄现场出现了一位小女孩,白色上衣牛仔裤,后脑勺的单马尾晃来晃去。她灵巧地穿过两圈人群,盯住正在扮演侦探的秦昊,然后询问电脑屏幕前的摄影师:“我也想看(照片),我可以吗?”

一组拍摄完毕,女孩跑上前,摇着秦昊的手臂问:“爸爸,你这是在干吗呀?”“爸爸在拍照,在里面需要扮演侦探。”秦昊回答。他搂着女儿走向休息室,“走,爸爸去换衣服,然后你跟爸爸去吃饭。”


东北人秦昊曾用过“东北大米”的化名,原因是女儿小名叫“小米粒”。“我是小米粒的爸爸,我就是大米。”他在综艺节目中说。




与生活及自己和解


那天下午,除了拍摄时,小米粒与秦昊几乎都是黏在一起:秦昊搂着小米粒,牵着米粒,或者展开手臂护着蹦蹦跳跳还高踢腿的小米粒。甚至我们采访时,米粒也倒在秦昊怀里。小米粒太活泼了,我们的目光很难不被吸引,尽管有时秦昊正在与我们说话。当小米粒发现我们在看她,立刻露出一个大大的咧嘴笑,眼睛眯成月牙状。


“小米粒真的好活泼啊,而且不怕生。”现场工作人员说道。


“她一直这样。”秦昊笑着说,“我一直希望女儿是个快乐的人,这是我最大的心愿。学习或者其他方面,我没有给她任何压力,我只希望她能快乐地成长,能有个很好的性格,在不缺爱的环境下长大。”


小米粒今年6岁,我们的采访内容对她来说多少有些难懂。听不进去的时候,她会自己唱起歌。“米粒,你可以坐在这里听,但不能唱歌。”秦昊正色对小米粒说。小米粒听话地闭起麦,翻身拿起秦昊的手机玩起来。


秦昊最新播毕的作品是电视剧《亲爱的小孩》,他在其中扮演一个复杂的父亲、丈夫。收官时,秦昊为这部好口碑、高热度的作品写下一段自白:“我觉得成人的世界是复杂的,不能以简单的好坏来定义,作为演员最希望、也最需要做到的就是把角色尽可能完整地呈现。处于生活中的人,也势必要随着时间和经历而发生改变。婚姻的失败、事业的发展、禾禾的患病、无数困难的抉择……人生路上的曲折起伏让肖路摔了跟头,也让他有了收获与教训,这一切经历让他逐渐成熟,让他懂得如何去承担责任、如何更好地去爱。”


这几年,秦昊的变化有目共睹:他与生活和解,也与自己和解,他变得温柔且充满烟火气,他从热爱甚至沉迷钻牛角,走向了人生宽阔处。他说自己变成熟了,脑子里不再只有自己,他更关心的是家人和朋友。“这是有了女儿以后渐渐发生的改变。随着女儿的成长,大家都是在一起成长。”他说。





不再拧巴,去享受生活 



尽管多次入围国际A类电影节,尽管首部电影作品就是《青红》的男主角,尽管是娄烨和王小帅偏爱的演员,尽管早就得到了电影圈的认可,但秦昊真正走入大众视野,是因为早前的两部作品,《无证之罪》和《隐秘的角落》。


《无证之罪》是个好剧本,秦昊觉得它差不多是那三年碰到的最值得拍的剧集。但他纠结了一阵。对于一直都在拍电影的他来说,网剧实在陌生。要不要尝试下小屏幕?秦昊甚至发朋友圈提问。



最终促使他下定决心接拍的,除了《无证之罪》的优质剧本外,还有小米粒。看到《无证之罪》剧本的那年,正是小米粒出生当年。“我想让女儿生活得更好,决定多接一些工作,还有什么是比女儿的幸福更重要的事呢?但奇妙的是,正因为接了这些剧后,找我的戏、剧更多了,有些是以前我没机会演的。似乎放下执念后,好的作品自然而然就来了。”


经过那两年,秦昊放松了对影视类型的限制,2020年,《隐秘的角落》帮助秦昊成为当下最炙手可热的男演员之一。2020年,大家经常在微博热搜上看到他,2021年他全年无休:进组娄烨新片,之后拍《亲爱的小孩》《大博弈》......


把这样密集的工作表说成演员秦昊的厚积薄发,或是整个影视行业对秦昊的偏爱都不为过。他觉得每个剧本都值得拍,心里却矛盾着:“确实变得很忙。小孩这个阶段是最需要陪伴的,我却陪伴不了。”他说,“以前我真的不了解、不理解,不管是做生意的,做任何职业的,说忙啊,忙到不能回家陪孩子吃个饭,我说这都是扯淡,后来我知道就是真的没时间。”


2022年,长居上海的秦昊休息了八个月,这又是一次罕见的日程安排。“我以为今年也会是那样,一部戏接一部戏,没想到会休息八个月。”


“终于在小米粒重要的成长期,给了她一个长时间的陪伴。小孩子三到六岁时,父母的陪伴对她性格的形成非常重要。而且我也确实感觉,这段时间我和小米粒的感情不一样了。小孩子的变化太快了,懂事程度都是几何级地增长。”秦昊说起小米粒,整个人生动又放松,“去年的时候,小米粒根本坐不住。但半年后,就可以坐着看书了。我妹妹的孩子比米粒小半年,现在就跟米粒去年一样,特闹腾。我也说不清孩子的变化速度是什么样,其他朋友隔两三个月见小米粒,就觉得她变化很大。我们天天相处在一起,可能不会这样觉得吧。”





创造一个不缺爱的环境



2019年冬天,秦昊在台北住了三个多月,每天接送米粒上下学,散步。他形容那是特别轻松、舒服的日子。他与妻子去电影院看了格伦·克洛斯主演的《贤妻》,电影讲述了一对获得诺贝尔文奖的夫妻的故事。“这个戏让我特别感兴趣的就是表演、台词,不需要灯光、镜头等辅助手段都非常吸引人。”


一直以来,秦昊都在追求没有痕迹、非常生活化的表演。《春风沉醉的晚上》是他的第二部电影,他同娄烨商量,说自己的表演目标是把自己扔到人群里,分不清谁是群众演员,谁是职业演员。但自己要完成群众演员无法完成,职业演员必须完成的事情。“是完全扔掉在戏剧学院学到的东西去做生活化表演,这种表演我在那部戏里实现了。”秦昊说,“从这部戏到《推拿》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按照这个方式去表演,但我也面临着不知道怎么继续突破的问题,所以我在《推拿》里尝试了更为过火,有一点喜剧化,但又不是喜剧的表演方式。”


秦昊非常清楚,他所要诠释的是人物,他演的不是“戏”,是人物。他欣赏那些主要依靠表演而非技术手段的戏,比如即将播出的《大博弈》和《小满生活》。前者他饰演商业弄潮儿孙和平。“这部戏最打动我的不是剧情,而是孙和平这个人物个性非常鲜明。他有点像《亮剑》里的李云龙,有传奇色彩,但你不能按照传奇去演传奇人物,我需要把这个人表演得真实,这是最有意思的地方,也是最大的挑战。我也有和导演、编剧商量,往里面加一些人物的小毛病,让这个角色更可信。”


而在《小满生活》中,秦昊饰演一个为了儿子“幼升小”把生活折腾得鸡飞狗跳的父亲叶逸凡。接到剧本时,他被现实带给人的刺痛所打动。“尽管经历不同,但我算是体验过那种不太舒展的感受。”


周围人都知道,刚成为父亲时,秦昊很慌乱,纯粹技术上的慌乱。“怎么喂奶,怎么保护牙齿,怎么找老师等等,这些都是一点点学习的,也会有焦虑。”他拉过小米粒,指着她的嘴说,“比如小米粒睡觉,经常是张嘴呼吸,时间长了牙齿会往外凸,下巴会后缩。我们一开始也不知道这个。所以现在小米粒睡觉,我们就给她贴闭口贴。”


“一个长条贴,像创口贴那样!”小米粒大声接话道。


秦昊说起生活细节头头是道,确实与他在潮湿晦暗、密布着压抑与苦痛的电影里的角色大相径庭。


“你以前会在采访里说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演员,你现在还会这样想吗?”


“当然想,我梦想成为最厉害的中国男演员,这点没有变过,这也是我能够坚持到现在的原因。”秦昊说得斩钉截铁。




即使现在聊起只拍文艺片的那十余年,秦昊也丝毫不掩盖自己身处其中时的沮丧、挫败,即使现在看来那都是宝贵的积累,即使当时妻子伊能静就对他说,羡慕你有这样拍艺术电影的状态。


“那个时候事业不顺,想做的事又做不成。但一直以来,自信在我身上从来没丢掉过,我觉得自己特美,我特有自信我能做成这件事。”秦昊说,“现在总结起来,还是跟我的家庭有关,我生活在一个不缺爱的家庭。”


秦昊明白什么是天赋,什么又是机遇——那都是可求而不可得之物。但无论天赋与机遇是否垂青,他都希望女儿与自己一样,在充满爱的环境里长大,长成自信的人。



秦昊说,“希望我女儿能一直有这样的心态,她不会去乞讨爱,也不会那么在意别人的认可与否。”


这是父亲的愿望。




摄影/任海华 艺人统筹/朱臻祺

创意、造型/Jal Lu 采访、撰文/韦洛昔

妆发 /Quintus  制片 / 陆嘿嘿(Ketchup Studio) 

美术/奚海英(Ketchup Studio) 造型助理/Simon、Lee 

设计/Yan 场地/上德大象上海


#殷桃 不如尽兴

殷桃和郑娟几乎完全不同,她柔软但坚定,飒爽又直接。除了用表演征服观众,殷桃努力在按自己的意愿生活,带着一股爽朗。她说人生很多事情没有意义,不如尽兴。

#吴彦姝 我选择的明天

吴彦姝的故事是被时代需要的范本。它代表着女性的独立选择和成长,挣脱旧式规则与意识的束缚,于耄耋之年盛放。但事实上,对于吴彦姝来说,这仅仅是属于她的生命脉络而已。足以借鉴,却无法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