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

下载App

首页 > Lifestyle > 明星 > 秦舒培 #一瞬之光

秦舒培 #一瞬之光

温暖是恒常的,烦恼是琐碎的。关于生活的快乐与忧愁,秦舒培需要想一下,短暂停顿后的答案是:似乎也并无特别之处。在日本度假的秦舒培声音听起来格外地轻快,她正享受和女儿相处的明媚春光,从女儿的身上学会如何看这个世界,“很单纯、很直接,我们曾经也是如此,只是长大后,以为自己懂了许多,却忘了当初的感受”。有时,沉下心,就能看见一瞬之光照耀进来,每分每秒都是美的。

秦舒培的女儿Alaia正巧放春假,于是,一家人来到日本度过悠长假期。这样的日子自然就不再需要早起了,秦舒培说人都变懒了,若是女儿上学的日子,她早上六点就必须起床,“记得以前,除非有早起的工作,不然我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做了妈妈之后,没这个机会了,每天早上我都会送Alaia上学”。等将女儿送去学校,差不多八点钟,秦舒培索性到海边散步。早上八点的大海是另外一副模样,秦舒培偶尔会看到有人独自面朝大海做瑜伽,天再热一点,就会出现两三个人在沙滩上打排球。大多数时候,她只是一个人,慢慢地走,“很少见这么安静的海滩,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甚至可以看到海豚,不知道是不是季节的缘故,或许是我比较幸运,每天都能看到海豚从海里飞出来”。



我们的生活常常只因为一点小小的改变,比如仅仅是改变了时间,世界就展露出它的另一番面貌。曾经习以为常的事情变得“陌生”,陌生化让我们的感知变得敏感而细腻。突然之间,我们又对世界充满了好奇,又可以去发现细节之美。


又或者,如秦舒培那样,因女儿无意间的一句话、一个表情、一个动作而改变。


一家人都喜欢艺术。趁着春假,这对父母就带着Alaia逛美术馆——秦舒培关注建筑、室内装潢,Edison关注绘画、雕塑,“我们俩的影子在女儿身上都能看到那么一点,不过,我发现她最喜欢的还是粉粉嫩嫩的东西”。有时,孩子看东西反而更细节,他们专注于某个被大人忽略的角落,“我常常惊讶于她是怎么发现的,慢慢觉察到,只要肯静下心来,每样东西都有其独特之处”。曾经以为是大人在教孩子,实际上,孩子每时每刻也在教大人,也许是“提醒”,提醒我们一些我们原本具备,却随着年龄的增长而逐渐遗忘掉的能力。



春假正逢日本樱花季,Alaia又喜欢户外,秦舒培便和Edison带她进行了一场“樱花Picnic”。“我们一家人都喜欢旅行,在一起总会商量今天去吃什么,明天去哪里玩。从来不是一个人做决定,我喜欢的地方,Alaia喜欢的地方,Edison喜欢的地方,大家都说出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越来越深入地了解彼此。”今年,一家人选定了东京皇居旁的千鸟渊,本来打算在樱花之下泛舟水上,却没找到游船入口,于是干脆在长达四百米的樱道选定一处,铺上野餐布。“大家都知道,日本一到某个季节,就会出‘季节限定’,所以我们带的零食、饮料很多是樱花口味的。我正好有一件缎面的衣服,上面的纹样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樱花,只觉得应景,于是特地穿上。”


通常女孩子穿上华服,做好装扮,又在稍纵即逝的自然美景之中,很难抗拒照相的诱惑。但作为模特,秦舒培却极少自拍,多数时间她分享的照片是和女儿、Edison在一起。“其实,以前我也没有很喜欢拍照,总觉得那是我的工作,私下干吗还要拍呢?尤其是两三年前,我对拍照一点兴趣也没有了——甚至工作也不想做,更不要说自己拍照了。最近偶尔我接下一些工作,进入那个状态后,怎么说呢?不能说想念,只觉得蛮熟练的,这才发现‘不想工作’的念头已经不在我的脑海里了。”



秦舒培放松下来,尤其是在疫情持续的那几年,她将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留意自己内心的想法,参与拍摄工作的时候反而更放松、自在。每当秦舒培登上杂志封面,丈夫Edison都会第一时间在Instagram献上夸赞。“我们总是互相支持,无论我做什么事情,他从来不会说‘不可以’,或是流露出不希望我去做的意思。”Edison对秦舒培从不吝赞美,他总是骄傲地宣布“我的最爱”。


赞美声,在秦舒培的职业生涯中从来不缺:“人都喜欢好听的话,但其实别人的赞美和我没有太大关系,我对这些赞美只有‘谢谢’;家人的赞美不同,你知道那全无客套,是发自内心,你也由内而外地感到开心,感到温暖。”


比起成为封面上的模特,秦舒培更享受私下生活中的那些真实时刻:“如果静下心来去观察,你真的会发现很多美。有时候我觉得天空好美,就拍一张;海水好美,也去拍一张;看到Alaia在思考,觉得她那个表情很美,会拍一张,或者她好玩的样子,也拍一下……”超模转身成为摄影师,抓拍喜欢的人和美好的状态……听到这些的评价,秦舒培忙道:“不至于、不至于,我是乱拍的呀!我的灵感都来自生活,我又喜欢旅行,每次旅行的过程中,灵感就会自己冒出来。”


秦舒培十五岁的时候离开家独自到纽约,那时她的梦想如此简单:“赚钱,然后回家。”但梦想还有另一面,那就是周游世界——“而这成了我唯一没有变过的梦想”。如今,她没有返回家乡,而是留在了另一座城市,这是她的选择,还是生活的选择呢?对此秦舒培没有细想,也不觉惊讶:“我喜欢的就是随性的选择。如果你问我有什么目标,我会告诉你,我没有计划。如果我有太多太多计划,最后却没能实现,我会感到非常失落。所以我选择不做计划,就等待着生活给我惊喜。”



二十几岁的时候,秦舒培和所有人一样,曾有过年龄焦虑,无法想象自己到了三十岁或四十岁是什么状态,但时间就这样毫不留情地一点点向前推进,等到抵达三十岁的时候,秦舒培发现这是一段如此美好的时间:“三十岁后,我觉得好爱自己,越来越爱自己,因为放松而变得开心。”回忆起曾经的自己,秦舒培忍不住笑出声。当年那个女孩是什么样的呢?“曾经脑袋里乱乱的,对一切都没有清晰的认识。”秦舒培总结道,“现在我做任何事情都变得思路清楚,有些东西,该抛就抛;有些东西,须留则留——我只能说,现在我做什么事情都感觉是对的。”


秦舒培记得自己发现第一根白发的时候,不知为何大哭了起来。但就在前几天,她照镜子,恰好看到自己又多出不少白发,于是平淡地向Edison提了一句,恰好被Alaia听到。Alaia走过来,摸了摸妈妈的头发,说:“妈妈,我好喜欢你的白头发呀。”


“为什么啊?”秦舒培问女儿。

“因为你的白头发在光下面,就像钻石一样闪。”



摄影/陈漫 策划/Ting 造型/Ting、Norie Kurakata@W

化妆/Risako Matsushita 

发型/Aki@The Oversea 制片/A Whale 

采访、撰文/陈惊雷 艺人统筹/朱臻祺

 造型助理/Masami Okita、Kiukei

 灯光助理/Yiting Yang、Wenjun Fu、Hanyi Cheng 

场地/Tea Bucks、Sorcery Dressing、Saidera Paradiso 

设计/Yan


刘诗诗 #制造刺客

就在见到刘诗诗的那一天,《一念关山》恰好官宣定档。这是她时隔5年之后,再次回归古装剧集。即使杀青已经快一年,那些连绵不绝的打戏,那些灵感迸发的对手戏,还有孤狼一般的女刺客任如意,在她的叙述中都还是那么清晰而鲜活。于是一个大漠戈壁黄沙漫天、女侠仗剑天涯的世界,从刘诗诗的回忆里慢慢浮现。

童瑶 张与弛

最近这几年,童瑶总会在秋天悄悄出现在乌镇。今年也不例外,正逢戏剧节期间,乌镇迎来一年之中最热闹也最浪漫的季节。人潮涌动,好戏不断,每个角落都有新鲜的事情发生。来自世界各地热爱戏剧、热爱艺术的人都聚集在这里,共同组成一个关于创作和灵感的乌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