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首页 > Beauty > 旅游 > 塔斯马尼亚,直到世界尽头

塔斯马尼亚,直到世界尽头

提起广袤的澳大利亚,通常会让人想起美轮美奂的悉尼歌剧院,令人赞叹的大洋路,大片大片无法徒步穿越的广袤沙漠……而远离大陆的塔斯马尼亚岛则是这张清单上最新,也最令人向往的名字之一——它是澳大利亚唯一的岛州,是最靠近南极的岛屿,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它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受到过污染的地方,正是这样的纯净,让塔斯马尼亚成为世界尽头的仙境。

塔斯马尼亚


提起广袤的澳大利亚,通常会让人想起美轮美奂的悉尼歌剧院,令人赞叹的大洋路,大片大片无法徒步穿越的广袤沙漠……而远离大陆的塔斯马尼亚岛则是这张清单上最新,也最令人向往的名字之一—它是澳大利亚唯一的岛州,是最靠近南极的岛屿,电影《加勒比海盗:世界的尽头》也曾在此取景,同时它被称为“最不澳大利亚”的澳大利亚景点,甚至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它也是唯一一个没有受到过污染的地方,正是这样的纯净,让塔斯马尼亚成为世界尽头的仙境。


塔斯马尼亚


苦中取乐的农场生活

塔斯马尼亚岛是澳大利亚最小的州,也是唯一一个人们可以用几天就能转一圈的州。如果从天空上俯瞰,这个岛屿就像一个心形,它除了被称为“世界的尽头”外,也被叫作“世界的心脏”。来这里的游客相比起大陆来说并不太多,也因为塔斯马尼亚连绵的丘陵、山谷、高原、火山和陡峭的海岸,自然资源非常丰富,因此把这里称为“小新西兰”也并不过分。


我去的时候,恰逢处于收获的季节,很多农场急需人手,我在网上搜寻了一些“打工换宿”的信息,发现在天津和福建漳州教过英语的Wayne回归了田园,交流了几封邮件后,我就顺利入住离首府霍巴特50公里远的有机农场,以实际劳动换取免费住宿和食物。


塔斯马尼亚


Wayne迟到了一小会儿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他45岁,因为长年从事体力劳动,身材瘦削,精神矍铄,并且行动迅猛,下车后一把抓起我的大包放在货架上,并招呼我上车。还因为嫌麻烦,直接把墨镜戴在了近视镜外面,然后扬起一路尘土载我开往农场。大概40分钟车程,在手机信号完全消失之后,我们到达了农场。这里绿树成荫,绵羊和马儿悠闲地在草地上散步。从车库走出来的时候,迎面而来欢迎我的是一些无组织无纪律的丛林苍蝇,我已经和澳大利亚人民一样习惯了“人蝇共存”,就用一只手胡乱地在眼前驱赶了事。


塔斯马尼亚

△农场的奶牛正在有序地进食早餐


塔斯马尼亚

△绵羊也是澳大利亚农场中必不可少的物种,羊毛和羊肉品质都极好


Wayne先带我参观了农场的住宿部分,简单的一套房子分为3个卧室,一个客厅,一个厕所和一个厨房。整体色调为白色,干净简单,一如他的性格。转了一圈,我有些激动,想必他看了出来,拍拍我的肩膀说:“冷静,好好睡一觉,明天迎接艰苦的一天。”


塔斯马尼亚

△德国姑娘Laura,每天要很早起床给牛挤奶


夏天的澳大利亚天亮得太早,我被该死的闹钟吵醒后,用力撑开粘在一起的眼皮,发现Wayne已经体贴地在做早饭了。因为手机在这里没有信号,所以他唯一的娱乐就是一台收音机。洗漱,吃早饭,装水,涂防晒霜,喷防蚊虫喷雾,戴草帽后,7点整我和Wayne翻过铁栅栏来到菜园,先进行除草和拔蒜的工作。Wayne告诉我,这里有蒜、花菜、萝卜、卷心菜、土豆、西红柿、豌豆等。每天都要过来检查它们的生长情况,根据实际需要进行浇水、施肥、除虫等工作。“可是这些工作听起来不是太复杂,为什么我们要这么早起来?”我疑惑地问道。Wayne说:“在农场工作,太阳是最大的敌人,澳大利亚在臭氧洞的边上,紫外线是出名的厉害,所以在农场工作都尽量选择清晨和傍晚。除草和采摘其实不算很辛苦,挤牛奶更辛苦,不仅需要凌晨起床,还要求专业和娴熟的技法。”


« 1 2 3 »

坂茂:心灵触发是建筑的灵魂所在

在设计界、建筑界,被尊为大师者,多如繁星;但被称为“侠客”的,或许只有他。善于突破材质局限,挑战不可能的他,更是一位积极的设计探索家。纸管、竹子、木材……都是他建筑中最常用也最为普遍的非传统材料,化柔软为坚韧,变临时为永恒,创造出独属于他的设计标签。他,就是日本建筑大师坂茂。

又是一年国庆节,今年你要跑去哪里浪

心心念念的国庆假期终于近在眼前,想好去哪里玩了吗?鉴于每年国庆,国内各个景点都是人山人海的模样,今年不妨就避开拥堵的人潮,去国外浪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