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首页 > Lifestyle > 旅游 > 穿越京畿道 享受余生

穿越京畿道 享受余生

京畿道温柔地中和了首尔的都市气息和济州岛的原生形态,成为了取其二者所长的存在。从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一刻起你就可以做好穿越的准备了。从城市到乡野,从传统到新潮,从过去到未来。



周末看了荻上直子的电影《眼镜》,其中有一个片段—— 前来度假的妙子在早餐时问海岛小镇上旅馆的主人裕二:“那,来这儿玩的人都做些什么啊?”裕二和樱对视了一眼,缓慢、郑重地答:“享受余生。”末了还肯定地点了点头。这片子让我想到在京畿道的五天四夜。抵达的第二天,看到加平一带山林中雨后云雾缭绕的景象,就顿生了类似的心思:“世上还有什么能比享受当下更重要吗?”



比起京畿道闻名的onemount、熊津蒲蕾乐园之类适合亲子前往的现代娱乐场所,眼前的景象似乎更打动人心。如果你也看过森淳一的《小森林》,请不要大意地脑补,就是那样:天色微沉,青山同白云绵延交织,飘零的雾气像是他的呼吸。


眼前逐渐出现的星星点点,便是坐落于这团山林环抱中的“小法兰西”。在雨天出行也不赖,对雨水费心,所以会走得慢些。所有你听到的声音或许是大自然的窃窃私语,提醒你既来之,则安之。八音盒房、欧洲娃娃之家、传统提线木偶表演⋯⋯行至大半,天气转晴,温度骤升,才想起来该感激阴雨的凉爽。但天一热就没精神,便开始恍恍惚惚地期盼着午餐。



再次落座已是到达了位于抱川的“二东排骨”店。有幸和当地人一桌,这一顿才得以吃得不那么手忙脚乱。韩国人对于食物的态度一直让我心存敬畏。眼前的大肉、蘸料、配菜看似和平常所见的别无二致,可真正有别于国内韩国料理的,除了这一盆盆整装待发、品质精良的排骨以外,更多是位于异乡的青山绿水间、与同行围坐在一起享受美食的心境吧—— 炭火上的排骨正“吱吱”地发出声响,对面的人认真地翻烤着肉,抬眼是湖面映照着碧绿的山林,微风拂面而来,空气中食物的香气也让人心猿意马⋯⋯


“heiss wie durch Zufall Mensch - und hier bin ich. Was hatt'ch zu befuechten, mit was zu kaepfen,bald ist es Zeit die Lasten zu legen. Erteile mir noch mehr kraft, Kraft zur Liebe.Mir ist bewusst was Freiheit bedeutet, mir ist bewusst was Freiheit bedeutet.(某人不经意间告诉我 所以我偶然来到了这里/在惧怕着些什么 在与何物斗争/是时候放下肩上的重担/给予我更多的力量给予我更加善良的力量/我知道什么是自由 我知道什么是自由)”


行程的最后一天总是免不了感触良多。一清早前往了位于华城的综合射击场,能扳动警察的配枪确实新奇又刺激,意犹未尽之余也留下了位置奇特的乌青块。兴致盎然没多久,一行人已经抵达了下一站:隆陵。同我之前见过的陵园不同,眼前的“正门”精小得让我吃惊。往里走,更是和印象里其他的陵园截然不同—— 身边随处可见粉嘟嘟的小朋友,需要手牵手一起走路的那种,甚至比老人还多。然而却一点也不喧闹。安详、和谐、太平,这就是隆陵给我的感受。


隆陵是朝鲜第22代皇帝正祖的父亲庄祖和其妃子洪氏的合葬陵。关于庄祖,大多数人得知其故事的原因,恐怕是因为电影《思悼》。但站在这里的我,实在是很难将这片安详之地与那位被关进米柜8天,最后活活饿死的世子联想到一起。这样的反差实在让人唏嘘。平和也庄重,肃穆却有生气。游览过程中工作人员尽心尽力地讲解,翻译逐字逐句地转述。顿时觉得,可能我们这些看似成年了的人类,在历史和那些已逝之人面前,同小朋友们毫无区别吧。

« 1 2 »

Z时代旅行新义

就好像过去的游牧民族一样,出生于Z时代的年轻人正在积极寻找和创造新的旅行路径,同时社交媒体上的意见领袖们也在“诱惑”着他们去探索世界陌生的角落,感受真实而本土的文化。2020年已经来临,随着人们对环保的重视,对体验的高要求和差异化,旅游这件事也将变得更加环保,有趣且更有满足感。

隔离病毒不隔离爱|待疫情过后,邀你相约武汉赏风光

这个春节假期,因为新型冠状肺炎的爆发,湖北武汉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隔离病毒,不隔离爱。武汉只是暂时生病了,它的山川楼阁依然不会变更壮美本色,它的小吃美味也不会因此大打折扣。待疫情过后,Alina邀你相约武汉赏风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