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首页 > Beauty > 旅游 > 如果辞职后只能去一座城市,那就是特拉维夫

如果辞职后只能去一座城市,那就是特拉维夫

“以色列人好像永远都不用工作吧。”我坐在城市西缘的沙滩边,像特拉维夫人一样喝着冰冻的鹰牌啤酒想。

在清晨的特拉维夫海岸跑步是一种艺术享受

在清晨的特拉维夫海岸跑步是一种艺术享受


那时正是初夏的傍晚,地中海的艳阳强烈地照耀着一切,仿佛要蒸发掉这片海岸。人们在沙滩上打球、健身、晒日光浴,在海中享受难得的凉爽,在沿海公路上跑步或遛狗,整个特拉维夫的人都来到了海岸,事实上从上午开始海岸就已经人满为患了,沙滩上的人群像极了搁浅的沙丁鱼,直到夜幕降临,所有人才离开变得阴冷的水域,转而涌进Dizengoff大街的酒吧里。


老照片告诉人们,特拉维夫的海滩从来便是度假胜地

老照片告诉人们,特拉维夫的海滩从来便是度假胜地


特拉维夫的人(注意,不是特拉维夫人)大多都很年轻,这与这座新颖的充满魅力的艺术之城的气质十分贴合,太多的来自海法、耶路撒冷和阿克里的以色列青年将特拉维夫作为工作或短期度假的首选地,后者似乎解释了为什么有那么多年轻人看似奢侈地将大把时间耗费在海滩之上和阳光之下等待蒸发,而前者就如我的以色列朋友Roy一样,离开故乡小镇,来到这座堪称以色列国际化最完善的大城市,找到了让自己开心的工作,成为“漂泊首都”的一分子。这种“漂泊”,也包括每天在日落西山后,步行到Johnny Boy酒吧喝上一杯,这多么“地中海”呀。


08:00 @高登海滩


沿着地中海漫长的海岸线,高登海滩、弗莱什曼海滩、耶路撒冷海滩等白色的沙岸从东北向西南依次排开。那里就像一座艺术市集,或是开放的艺术博物馆。在特拉维夫靠北的高登海滩和弗莱什曼海滩之间,经过政府的着力改造,已经成为一个高档酒店云集的娱乐休闲购物地,并很近地联结了酒吧街。防波堤以木栈道铺设,造型简洁的光滑石头被当作椅子也被当作艺术装置。


高登海滩

海边的旅馆由曾经的救生警卫岗改建而成


经过绘画着颜色鲜明的涂鸦的Brown Hotels,那里曾经是海滩上的救生警卫岗,不久之前才在政府的支持下成为酒店,不过因为房间过少需求紧俏,通常只提供给特殊体验需求者。继续向南的海滩则被艺术环绕着,不经意间可以遇到造型各异的神秘雕塑、倒立的卡通爱因斯坦或街头画作,它们给艳阳下的沙滩带来了更多魅力。

« 1 2 3 4 »

四月,去仙台市偶遇羽生结弦

因为鲁迅笔下《藤野先生》而知道仙台,因为“日本三年签”而对这个地方心动,因为羽生结弦,我决定来这里走一走。

窦靖童:型格girl,别样年华

一大早被“偶遇窦唯窦靖童“吸引了眼球,​难道是这父女俩骑着车子逛街去了。窦唯身后的人,看身形是个女孩子,疑似窦靖童。俩人穿着都很休闲,球鞋套脚,宽松衣衫,相当接地气了。果然够随性也够可爱~话说窦靖童真的是一个很不一样的明星,够率性,也够潇洒。这样的她,你喜欢吗?